第213章 董卓的怒火(上)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朝霞升起,红光满天。>≥≥  <.≤1ZW.

    吕布大军被王灿、孙坚追杀了半宿,西凉兵十不存,死伤惨重,千多人的前锋军竟然只有百余人逃了出来,其他的士兵都被王灿、孙坚联手杀了。

    大败而回!

    吕布此役,可谓是赔了大将又折兵。

    高顺已经投靠了王灿,魏续、侯成、宋宪、曹性四个将领都是杳无音讯,估摸着已经被王灿杀了。交战到现在,吕布身边就只剩下郝萌、成廉两个亲随大将。这样的事情仅仅是个夜晚,吕布先是营寨被毁,后又被王灿逼迫狼狈逃窜,麾下大将也死得差不多了,此情此景,让吕布真的是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躲着不见人。

    百余人东倒西歪的停留在官道上,喘着粗气,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笑容。

    “轰隆隆……”

    正当大军放松下来的时候,官道前方又传来了阵阵轰鸣声。

    “敌袭,敌袭!”

    不知是谁,率先反应了过来,扯开嗓子大声吼叫。其他躺在地上的士兵听了后都是鲤鱼打挺,麻利的站起身拿好武器,瞅着吕布。

    只要吕布声令下,士兵接着继续逃窜。

    吕布瞥了眼声音传来的方向,却松了口气,喝道:“没看清楚就不要乱讲话,前方是董太师的大军,不是王灿、孙坚的人。”语气,带着深深地无奈,奔逃了宿,不仅是麾下士兵,连吕布自己都快成惊恐之鸟了。

    远处的黑线飞快的蠕动着,越来越近,冲霄的气势越来越浓。

    杀气冲天!

    吕布看了眼奔驰而来的骑兵,望见大军那杆矗立的黑色大旗在空猎猎飘扬,大旗上没有绣字,而是绣着肋生双翅的飞熊图案,吕布心惊讶,没想到董卓连压箱底的飞熊军都出动了。

    眨眼间,飞熊军就靠了上来。

    前方领军的将领手长剑高高扬起,大军便停了下来。

    “吕将军,你这是怎么了?”

    统帅飞熊军的将领赫然是李傕,身旁跟着郭汜、胡轸等西凉军的其他将领。李傕望见吕布的情形,心非常惊讶,莫非吕布也被王灿击败了?郭汜看了吕布的狼狈模样,也不管吕布生了什么事情,心不忧反喜,幸灾乐祸起来。

    想当初李傕、郭汜打了败仗,吕布牛气冲天,猖狂倨傲,讽刺他们居然败给王灿这样刚出茅庐的无名小卒。

    现在吕布被击败了,郭汜心终于爽了把。

    吕布叹息道:“李将军,言难尽呐。王灿小贼,卑鄙无耻,尽使用些阴招,可恼,可恨!”顿了顿,吕布又说道:“我被王灿焚毁了大营,后来被王灿袭击,死伤惨重,当真是难以报答义父知遇之恩,此次作为前锋军,布难辞其咎,这就去找太师请罪。”

    李傕面带笑容,好像没有记恨吕布当初讽刺他的情形,笑说道:“吕将军不用着急,先随我起走吧。太师随大军起,现在不可能接见吕将军,还是等大军安营扎寨,稳定下来后,吕将军再去向太师请罪。”

    吕布点头道:“好,就依李将军之言。”

    李傕颔笑道:“吕将军,我现在让士兵将事情通报董太师,让太师心有数,也好给太师足够的时间泄怒气,以免吕将军直接将消息说给太师听的时候,使得太师雷霆大怒,牵连了吕将军。吕将军,你看如何?”

    吕布望着李傕,眼露出感激之色,没想到李傕这么大度。

    他弯腰朝李傕深深地揖了礼,谢道:“将军大恩,布感激不尽。”

    李傕微微笑,脸上神情依旧,但是听见吕布感谢的话,眼闪过不屑的神色,吕布为了功名利禄能杀死义父丁原,他的感激有屁用,李傕显然是把吕布的话当做耳旁风,没有放在心上。

    李傕找来名飞熊军,让士兵立即前去向董卓禀报吕布的事情。

    随后,大军继续朝前方赶路。

    吕布率领麾下的士兵跟着飞熊军,李傕、郭汜几人跑在前方,郭汜捅了捅李傕的腰,低声道:“老李,吕布那小子就是白眼狼,你还帮他作甚?”

    李傕冷笑道:“帮他?嘿嘿,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说话的时候,李傕回头望了眼跟着飞熊军的吕布,眼露出冰冷的光芒。

    善人?

    他李傕可不是什么善茬,讲究以德报怨,当初李傕被王灿打败,灰溜溜回到洛阳的时候,可没有少遭到吕布的冷嘲热讽。现在吕布打败仗了,李傕怎么可能帮助吕布渡过难关,李傕表面上帮助吕布,派士兵先将事情告诉董卓,让董卓有个缓冲的过程,可是董卓听了之后,能缓得了么?

    李傕被王灿击败!

    吕布被王灿击败!

    两员大将,都被同个人击败了。

    再加上王灿还是董卓亲自拔擢起来的,王灿越厉害,证明董卓的眼光越好。可是这个董卓现的人才却成了董卓的敌人,这样的情形就不同了。种种情况叠加在起,董卓的怒气只可能是怒火烧,更加的愤怒,不可能安慰吕布。

    郭汜听了李傕的话,心终于舒坦了。

    吕布这小子,仗着身武艺,猖狂得很,现在终于遭到失败了。

    想到吕布被董卓惩处,郭汜心就兴奋不已,拉住马缰催促胯下战马快奔驰,只要安顿好营地,就能看到吕布的狼狈模样了。这样的情景,想想都是件令人兴奋地事情,郭汜回头望了眼吕布,眼露出的目光让吕布莫名其妙,满腹疑惑。

    约莫个时辰,大军选择了处地势开阔,周围没有树林、杂草、丘陵的地方作为营地。

    飞熊军布置好营寨,等待着董卓大军到来。

    李傕、郭汜、吕布站在营寨门口,静静地等候着。

    吕布不似李傕、郭汜两人那样轻松,心非常难受,等待的时间越长,心就越低沉。尤其是看见李傕、郭汜风情云淡的神情,吕布心就莫名的担忧。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看见远处黑压压的大军了。

    大军最前方,董卓坐在马车上,微闭着眼睛,闭目养神。

    董卓的马车华丽宽敞,长两米,宽米五,马车上有华盖遮挡,车内铺着大红的毯子,摆放着漆黑楠木案桌,案桌上是些竹简。

    “嘎吱!”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驾车的人低声道:“太师,已经到营寨了。”

    董卓掀开门帘,从马车走了出来。这时候,驾车的马夫跪在地上,双手撑地,将自己的后背作为董卓下马车的台阶,董卓脚踩在马夫背上,走了下来,看着营寨门口神色忐忑的吕布,心便升腾起股怒火。

    董卓马车后面,李儒也下了马车,缓步走了上来。

    李儒轻声道:“太师,进营吧!”

    董卓嗯了声,大袖挥,龙行虎步的朝营寨走去。

    “拜见太师!”李傕、郭汜等人见董卓走上来,连忙朝董卓揖礼。

    吕布也是弯腰揖礼道:“布拜见义父!”

    董卓先是微笑着朝李傕、郭汜等人点头示意,旋即脸色阴沉,喝道:“吕布,这是军营,不是家宴。”

    吕布脑袋也不笨,瞬间就明白了董卓话语的意思。

    不要搞特殊,要和其他将领样的称呼‘太师’。

    这丝轻微的变化,足以看出董卓肯定心存不满,怒了。

    吕布偏头望去,看见郭汜、李傕等人似笑非笑的神情,心蓦地升起不妙的感觉。传闻李傕睚眦必报,怎么可能充当好人?想到这里,吕布恨不得扇自己巴掌,肯定是李傕的暗算了。

    现在董卓愤怒,吕布也想不到好的办法化解董卓的愤怒。

    这时候只有沉默,别无其他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