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吕布溃逃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冷风吹拂,夜凉如水。 .

    吕布盘腿坐着,右手握住插在地上的方天画戟上,眯着眼睛,好似已经睡着了。

    零星遍布在周围的西凉兵也是东倒西歪,也不管地上湿气重,直接蜷缩在地上进入了梦乡,睡得鼾声大作。几个负责守夜的士兵围坐在火堆旁,时不时朝火堆丢些枯枝木棍进去,保证火堆熊熊燃烧,让周围睡着的士兵不被寒气侵袭。

    “魏将军、侯将军都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不会生意外了吧?”火堆旁的士兵瞥了眼眯着眼睛睡觉的吕布,压低声音说道。说话的时候,士兵脸上露出不安的神色,这士兵显然被晚上遭遇的场景吓到了。

    “嘘!”坐在士兵对面的小校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瞪着说话的士兵,低喝道:“你小子不要命了,这话若是让侯爷听到了,小心你的狗头保不住。”

    “是,是!”

    士兵也察觉自己失言,看着吕布的方向缩了缩脑袋,感觉冷汗直冒。

    气氛,顿时凝滞了起来,几个士兵都没有再说话了。

    守夜的士兵都静静地看着噼啪燃烧的火堆,不知道心想些什么事情。几个士兵盯着火堆呆,都没有现闭着眼睛睡觉的吕布突然睁开了双眸,目光瞥向刚才说话的两个士兵,眼光复杂,嘴巴蠕动了两下,却没有说话。

    士兵或许是无心之语,但是话传到吕布的耳朵,让吕布的心变得紧张了起来。

    莫非魏续、侯成真出了意外?

    吕布突然觉得不该让侯成、魏续等人去扰营,既然都已经撤退了,何必做这种无所谓得扰营,想到这里,吕布沉稳的心变得非常的浮躁,再也无法平静下来。

    “轰隆隆……”

    吕布盘腿坐在地上,感觉到大地突然在轻微的颤抖着,股风雷之音从远处传来。察觉到这样的情形,吕布心咯噔下,本就浮躁的心变得更加的躁动不安起来。若是侯成、魏续生了意外,那曹性、宋宪呢?

    吕布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五味杂陈么?但他的心情似乎更加复杂。

    轰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吕布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骑兵,居然是骑兵。

    吕布的脸色变了,其他沉浸在睡梦的士兵也察觉到了异样,都坐了起来。所有士兵都望着漆黑的远方,眼露出恐惧的神色,这些士兵也是久经沙场的人了,眼观六路耳听方,看到吕布的神色后,都明白生了什么事情。

    “列阵,准备迎战!”

    吕布站起身,猛地握紧方天画戟,将方天画戟提了起来。旋即,吕布翻身骑在赤兔马身上,等待着远处的骑兵。

    周围的西凉兵也是飞快的列阵,准备迎战。

    郝萌、成廉分别骑马站在吕布两侧,静静地等待着前方奔驰而来的骑兵。两人先是相望眼,眼露出无奈之色。吕布不退,他们两人也是不敢后退的。吕布有吕布的坚持,天下第武将不可能遇到骑兵后闻风而退。

    不战而退,不是吕布的风格!

    借着地上火堆散出来的火光,吕布终于看清楚了前方的人。

    赵云!

    居然是赵云率领骑兵奔袭,吕布目光扫,看见孙坚、王灿跟在骑兵后,也都是纵马奔驰,两人身后是步兵。吕布看着王灿、孙坚汹涌而来,突然怔住了,他看见了个最不愿意看见的人,高顺居然也在王灿身旁,他也骑马拎刀来了。

    痛!

    吕布只觉得心在抽搐,疼得撕心裂肺。

    虽说吕布说抓住高顺后,要将高顺如何如何?但是心还是留着丝期望,期望高顺没有背叛他。但是眼前的情景彻底击碎了吕布心最后的坚持。不知道是为什么,吕布看着高顺,心忽然想起了丁原,那个被他亲手杀死的义父,或许丁原死的时候和现在的他有着样的心情,都是被最信任的人背叛。

    功名利禄,高顺也是为了功名利禄么?

    吕布有些想不明白,脑很混乱。

    正当吕布呆的时候,赵云已经越来越接近吕布了。

    “标枪,投射!”

    赵云距离吕布五十米的时候,翻手从马背兜囊取出杆六十厘米长的标枪,身体微微往后仰,口出巨雷般的大吼声,振臂投掷,手的标枪带着股风声,呼啸着朝吕布飞去。赵云投掷出标枪,身后的破军营士兵也迅猛的把手的标枪投掷出去。

    刹那间,几百支六十厘米长的标枪如大雨倾盆而下,落在了吕布阵营。

    “噗!”

    “噗!”

    ……

    标枪落下,有的戳入士兵的身体,有的从空掉落在地上,有的标枪被士兵挥舞着手战刀磕飞了出去……轮标枪投射,没有对整齐列队的西凉兵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密集的标枪投射,使得整齐的队列变得松散凌乱了。

    王灿见吕布骑着赤兔马,大吼道:“吕布,小心你的赤兔马!”

    知道了吕布暂时的弱点,王灿可不会慈悲的不攻击赤兔马,而是挥舞着战刀冲上去和吕布硬拼。战马飞快奔驰,王灿从容的拈弓搭箭,弓箭挂着风雷之声,呼啸着朝吕布胯下的赤兔马奔驰而去。

    孙坚看见王灿骑在马上行云流水般射箭,心也是欣羡不已。

    骑射,在匈奴这些马背上的民族非常的常见,纵马骑射也是家常便饭,但是汉人想要练出精湛的骑射技术,不下苦功夫肯定是不行的。

    吕布击落了赵云射来的标枪,刚刚松了口气,就听见王灿大吼的声音,紧接着,弓箭破空而来,瞄准了胯下宝马赤兔,这样的情形让吕布非常愤恨。

    征战多年,吕布还是第次遇到这么无赖的人。

    不射人,专门射马。

    换做是其他的战马,吕布理都不理,死了战马重新换匹就是,可是赤兔马日千里,不管是耐力、卖相……各方面都是难得见,比般的战马优秀太多。这样的战马吕布视之如心肝宝贝,舍不得轻易被王灿射杀掉的,使得吕布脖子好像被王灿用绳子套住了。交战的时候,吕布难以施展出真正的实力。

    “主公,孙坚、赵云势大,我们撤吧!”

    郝萌脸色苍白,右手捂着左臂,刚刚轮标枪投射,杆标枪射了郝萌的臂膀,使得郝萌受伤,这厮见赵云领着骑兵冲来,心有些怯弱了。

    吕布好似没有听见郝萌的话,冷声问道:“你说什么?”

    郝萌知道吕布不情愿撤退,还是咬咬牙说道:“主公,赤兔马没有铠甲保护,主公既要保护赤兔马,又要面临孙坚、赵云、王灿的围攻,压力实在太大。纵然主公能够击败赵云、孙坚,可是赤兔马容易受伤啊,主公,撤退吧!”

    郝萌说话绕了几大圈,最终还是劝说吕布撤退。

    这次,吕布听了后没有再问话了。

    郝萌的话说道吕布心坎上了,若是赤兔马能不受伤,吕布个人就敢单枪匹马冲阵,直接冲上去斩杀孙坚、赵云、王灿等人,可是赤兔马受到威胁,吕布束手束脚,不能随意战斗。

    成廉站在旁,也说道:“主公,为了赤兔马的安全,撤吧!”

    这绝对是赤裸裸的讨好,不过吕布也知道借着这个台阶才不丢人。他犹豫片刻,似乎是再考虑事情,半响后才说道:“撤吧!”

    可就是这半响的时间,赵云率领破军营已经冲了上来。

    王灿、高顺也跟着冲了上来。

    吕布回头瞥了眼高顺,神色复杂,大声喝道:“撤!”

    吕布、成廉、郝萌,三个主将率先拨转马头,转身离开。

    后方王灿、赵云、高顺已经展开了杀戮,高顺手战刀劈向西凉兵的时候,手臂都有些颤抖,可是被王灿威胁,高顺又不得不杀人。到现在为止,高顺也知道他走了条不归路,今日杀了西凉兵之后,吕布肯定将他划到了敌人的行列。

    陷阵营对与高顺而言,太重要了,不能舍弃陷阵营。

    其实,放任高顺在战场上厮杀,王灿也是在赌,赌高顺不会抛弃陷阵营独自离开。

    战场之上,王灿没有束缚高顺,任由其挥,这种情况下高顺有可能纵马逃跑,因此王灿还是担了定得风险的。不过,这也就是王灿穿越人士的优势了,知晓个人的秉性,可以大胆去做。

    西凉兵狼奔逐突,快逃窜,孙坚、王灿大军追逐。

    边紧追猛打,边快奔逃。

    王灿也没有考虑什么穷寇莫追的问题,现在的吕布就是掉了牙的老虎,等吕布给赤兔马装备齐全的时候,王灿可能会忌惮吕布。至于现在,痛打落水狗人人都会,最好能够将吕布打得翻不了身,那就是最好的了。

    夜色消散,东方终于露出了抹鱼肚白。

    大军追逐了个多时辰,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吕布麾下西凉兵死伤惨重,带着众残兵败将狼狈逃窜而去。

    王灿看着旁边眉头蹙起的高顺,心嘿嘿直笑。

    经此战,王灿相信吕布对高顺彻底死心了,而高顺也熄了重新投奔吕布的心思,这才是王灿连续和吕布交战的真正目的。王灿击败李傕、焚毁粮草等等已经赚够了名声,却没有获得实际的利益,现在王灿最注重的就是实打实的利益,收猛将,屯粮食,壮大自己。

    若是能将高顺和陷阵营收入囊,王灿的实力就又能够再上层楼。

    乱取利,强大自己。

    这就是经过了系列战事后,王灿得出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