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再杀两人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营留下裴元绍、韩当守营,王灿、孙坚率领大军沿着官道,朝吕布大军退去的方向奔驰而去。≯ .

    夜色下,黑压压的人群飞快的移动着,在黑夜显得是如此的渺小。

    孙坚、王灿并辔而行,王灿说道:“台兄,现在还不能确定吕布大军停留的位置,斥侯可都全部派出去了?”

    孙坚说道:“为先放心,我麾下的四十余斥侯全都派出去查探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之后,就能找到吕布大军停留的位置。”

    王灿点头道:“嗯,这就好,若是找不到吕布的位置,就白忙活晚上了。”

    两人边说话,边赶路,时间倒也过得快。

    “让开,让开!……”

    大军前方,名斥侯大声疾呼,挥舞着马鞭催促胯下战马加快度。挡在斥侯前面的士兵纷纷让路,眨眼间,斥侯就已经跑到了孙坚跟前,喘着粗气说道:“禀,禀将军,前,前,前方现西凉兵,斥侯已经和西凉兵交手了。”

    王灿微微皱眉,说道:“仔细说清楚,有多少西凉兵?是谁带队?”

    “诺!”斥侯深吸口气,平复了下浮躁的心情,说道:“前方现了十余个西凉兵,其两员将领骁勇剽悍,都有十多个斥侯被他们杀了。”

    孙坚闻言,望向王灿,等待着王灿的答复。

    随着王灿焚毁吕布营寨,又击退吕布,孙坚对王灿的意见也越来越看重。

    这情形,孙坚也没有现,好像是水到渠成,又或者是很自然的做法。

    王灿说道:“他们人不多,肯定也是准备前去骚扰我们营地。台兄、子龙、黄将军,以及我和高顺,我们五人先行步,前去支援前方的斥侯,程将军押后,带着大军跟上来。”

    孙坚道:“好,出!”

    孙坚拍板,行五人立刻策马扬长而去。

    夜色,喊杀声不断。

    曹性、宋宪两人带着十余个西凉兵准备前去替换魏续、侯成二人,继续骚扰孙坚的营地,只是在半路上居然碰到四十个斥侯兵。曹性认为孙坚的斥侯肯定是为了打探吕布的消息,立即和宋宪带人冲了上去,想要杀掉碰到的斥侯兵。

    曹性、宋宪跟着吕布,武艺还过得去,武艺属于二流武将,对付斥候兵没有问题。

    番厮杀,四十余斥侯兵就损失过半,只剩下二十多人。

    除了跑去报信的斥侯,剩下的斥侯都抱成团,紧缩在起,尽量减少损失。

    宋宪桀桀冷笑,眼浮现出阴鸷的狠色。只见宋宪双腿夹马腹,胯下战马飞快的奔跑,冲向了斥侯兵。冲锋的时候,宋宪手战刀扬起,旋即猛地劈了下去,最前方的斥候举刀格挡,却被宋宪震得双手麻。

    宋宪得势不饶人,手战刀扑棱棱转向,长刀横削,朝斥候兵腰间横削过去,只见刀光闪过,那骑在马上的斥候兵被宋宪削断了腰,身体拦腰被削成两截。

    宋宪逞威,曹性也不甘示弱,两人左右,如突刺般不停地杀戮着。

    抱成团的斥候兵越来越少,根本挡不住曹性和宋宪。

    “哈哈哈……”

    宋宪朗声长笑,脸上满是得色,手战刀在夜色散着冷冽的杀机,溜溜血滴从刀尖上滑落下去,无声无息的溅落在地上。

    “哒!哒!哒……”

    正当宋宪猖狂大笑的时候,马蹄声由远及近,声音越来越大。

    夜色,两道银白色身影不停地闪烁奔腾,度非常的快。

    “无胆鼠辈,拿命来!”

    孙坚接近斥候的时候,看见四十余斥侯只剩下十余个,心冷冰冰的。刹那间,怒火从孙坚心底升腾起来,他握紧了手的古锭刀,身体微微前倾,策马朝曹性的方向奔驰而去。曹性放眼望去,听着马蹄声越来越近,猛然间现奔驰而来的竟是孙坚,心吓了大跳,孙坚可是和吕布交手的人,他如何打得赢?

    想也不想,曹性当即拉住马缰,喝止了朝前方奔驰的战马,想要拨转马头转身。

    就在这瞬间,孙坚已经追了上来。

    “杀!”

    孙坚猛然大喝,双腿力,身体竟然直接从战马上跃而起。孙坚身体腾空,从空如天神般威风赫赫,古锭刀高高扬起,带着刺耳的锐啸声划过夜空,刀芒闪过,曹性怔怔的骑在马上,动不动,好像被控制住了。

    眨眼间,曹性的额头上崩现出道血痕,这道血痕从额头上逐渐的蔓延,最终到胯下才停止。同时,曹性胯下的战马也是嘶鸣不已,血痕从马头上崩现出来,整个马头竟然也被古锭刀劈。

    “哗啦!”

    曹性身体突然崩裂开来,成了两半。

    那战马也是被孙坚古锭刀劈成了两半,刀之威,竟至于斯。

    孙坚站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身体有些秫秫抖,刚才从战马上跃而起,虽说斩杀了曹性,但是回想起来还是相当的危险,人在空不像站在地上,可以随意腾挪闪躲,好在还是劈死了曹性。

    离孙坚不远处,赵云直奔宋宪而去。

    龙胆亮银枪在空闪烁,寒光点点,令人生寒。

    赵云言不,眼眸盯着宋宪,人马,散着无穷的威势。白龙驹奔跑过程,好似和赵云融合在起,越接近宋宪,白龙驹的度就越快,到最后只能看见道白色的影子在夜幕下狂奔。

    接近宋宪之后,赵云大喝:“杀!”

    宋宪见赵云纵马跑过来,暗道不好,心畏惧赵云就要准备逃跑。

    可是白龙驹的度太快,宋宪根本来不及逃窜。赵云手长枪已经刺出,枪尖闪烁,幻化出朵朵枪花朝宋宪杀去。宋宪被赵云的长枪笼罩住,无法逃跑,只能被迫的举刀格挡,可是战刀横在胸前却没能挡住赵云的长枪,长枪破开了防御,直奔宋宪胸口处。

    “噗!”

    长枪戳入宋宪身体,宋宪顿时如遭雷击,身体颤颤抖,瞪大了双眸,眼露出不甘之色。

    “杀!”

    “杀!”

    ……

    赵云声声大喝,龙胆亮银枪戳宋宪身体后也不抽出来,双腿夹住马腹,胯下白龙驹载着赵云继续往前冲。巨大的力量从龙胆亮银枪上迸出来,直接将宋宪的身体撩了起来。赵云纵马奔驰,长枪枪杆上挂着宋宪的身体,这样的情景在夜色显得是如此的突兀,如此的恐怖。

    孙坚回头看见被赵云戳在枪杆上的宋宪,心恶寒。

    和他刀将曹性劈成两半相比,赵云更狠。

    长枪戳宋宪的身体,身体挂在枪杆上被举在半空,想想这样的事情,都觉得头皮麻,活下来的几个西凉兵也被赵云的动作吓呆了。眨眼间,两大将领就被杀,这样的事情简直太恐怖了,活着的西凉兵纷纷扔下武器,跪在地上求饶。

    这时候,王灿、高顺、黄盖也跟了上来,王灿、黄盖看见两员大将被杀死,两人都松了口气。

    高顺阴沉着脸,不知道心想些什么。

    王灿见还有西凉兵活着,立刻说道:“台兄,留几个活口,问清楚吕布大军歇息的营地在哪里?我们才好找准地放下手。”

    孙坚点了点头,伸手指着跪在最前方的士兵,喝道:“你,过来!”

    那西凉兵见孙坚指着他,神色惊恐,脸上满是恐惧的神情。虽说心很不想站起来,但是刚才孙坚斩杀曹性的幕还留在士兵脑海,无奈之下只能慢腾腾的走到孙坚身旁,说道:“将军,您有什么事情么?小人定配合,定配合!”

    孙坚直接问道:“吕布的营地在哪里?”

    西凉兵答道:“将军,吕布的营地还在被焚毁营地的地方,没有改变。”

    顿了顿,西凉兵又说道:“将军,我可以离开了么?”

    “离开,当然可以离开了。”孙坚咧开嘴嘿嘿笑了笑,手古锭刀突然劈出,刀就削掉了西凉兵的脑袋。祖茂手臂被吕布砍断,孙坚心正憋着股气,怎么可能放过吕布麾下的西凉兵,只能怪他们跟错了人,成了吕布麾下的士兵。

    孙坚看着其他的西凉兵,喝道:“全都杀了,个不留!”

    西凉兵闻言,当即就要反抗,可是面对孙坚、赵云、黄盖,西凉兵根本没有翻起任何浪花,眨眼间就被全部消灭了。

    继魏续、侯成之后,曹性、宋宪再次成了刀下亡魂。

    吕布麾下的四个主要将领,都被斩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