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临时决定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夜深人静,冷风吹拂。≧   ≦.≦1ZW.

    营地内,除了火苗子燃烧得劈啪作响和士兵巡逻的脚步声,非常的安静。

    三更将尽,接近四更天的时候,营外突然传来阵阵急促的号角声。

    那号角声急促尖锐,让巡夜的士兵变得紧张起来。

    “敌袭!”

    “敌袭!”

    ……

    守夜的士兵纷纷大声呼喊,让沉浸在睡梦的士兵都清醒了过来。

    士兵集合,所有的人全都站在营寨门口,警惕的望着漆黑的远方,防止有人突袭。不过号角声吹响之后,远处并没有其他的反应,这样的情形有些诡异,让站在营寨门口的士兵面面相觑,有些莫名其妙。

    不会儿,孙坚身穿甲胄,拎着古锭刀急匆匆的跑了出来,问道:“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吕布又来袭营了?”

    巡夜的小校拱手道:“回禀将军,除了远处传来的号角声,再没有其他动静了。”

    孙坚有些惊讶,皱起眉头道:“就这么简单,没有其他的事情?你再仔细想想,有什么事情漏掉了没有?”

    小校神色坚定,道:“将军,事情就是这样,没有其他的动静。”

    孙坚深吸了口气,脸色阴晴不定。

    听小校的话,孙坚隐约觉得这是吕布的袭扰之策。

    可是两军交战,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即使是吕布扰营,但是面对吕布这头猛虎,孙坚也必须要小心谨慎。正当孙坚陷入沉思的时候,王灿也穿戴好盔甲,赶到了营寨门口,看着营地外空旷漆黑的片,王灿顿时明白肯定是吕布那厮耍无赖,扰营了。

    这种小伎俩,或许上不得台面,却让人不得不重视。

    王灿也曾使用过这种方法,既有用,却又用不了多少人力、物力。

    “台兄,有何现?”

    王灿走到孙坚身前,礼节性的问了句。

    孙坚摇头答道:“为先,营地外传来阵号角声之后,就没有了动静,我估摸着是吕布想要报复我们,故意让人在营外吹号角,让我们的士兵无法休息好。不过,这也不定是袭扰,也有可能吕布率领士兵躲藏在暗处,等我们放下戒心的时候来个突然袭击,想要打我们个措手不及。”

    王灿连连点头,先是肯定了孙坚的话,道:“台兄说的有理,最多也就着两种可能。”说到这里,王灿顿了顿,才又说道:“不过我更趋向于第种袭扰,让我们无法休息才是吕布的真实目的。”

    孙坚道:“为先是怎么想的,说说看。”

    王灿笑说道:“原因有三,其是今日夜晚吕布率领大军往返几次想要击败我们,可是都无功而返,使得吕布的士兵士气低落,身心疲乏,没有足够的精力奋战了;其二是我们大军合拢,武将众多,又有子龙和台兄,挡住吕布肯定不成问题,而且还有黄盖、程普、裴元绍等武将,对战吕布的时候,绝对占据优势;其三是吕布心疼赤兔马,害怕赤兔马被我射,因此畏头畏尾,投鼠忌器而不敢出兵。”

    “有此三点,我相信吕布只是骚扰,而没有袭营的打算。”

    “至于营外躲藏在暗处的人,根本不用搭理。”

    王灿侃侃而谈,番话说出口连孙坚都为之侧目,略显浮躁的心也安稳了下来。

    蓦地,孙坚脑闪过个疯狂的想法。

    深吸口气,孙坚将激动地心情平复下去后,慢条斯理的说道:“为先,既然吕布不是袭营,那肯定是大军露天宿营,而我们营外的西凉兵也仅仅是哨探而已。这种情况,我们为什么不率领大军直奔吕布,趁着吕布大军士气低落,举击溃吕布。”

    王灿神色惊愕,问道:“台兄,你可想清楚了?”

    孙坚点头道:“自然是想明白了,大好机会就在眼前,岂能放过。”

    王灿问道:“台兄,如何确定吕布大军位置?”

    孙坚笑说道:“派出斥候就行了,吕布大军奔驰,肯定会留下踪迹的,而且吕布顺着官道方向退去,说不定还停留在原来的营地呢?”

    王灿又问道:“那躲在暗处扰营的人如何处置?”

    孙坚脸不屑,笑道:“理他作甚,不用搭理那些人。”

    王灿笑说道:“台兄,我们大军开拔,藏在黑夜的人肯定会现。若是他们前去报信,岂不是泄露了行踪,到时候吕布有了准备,我们也无法突袭吕布,台兄觉得这种情况下有可能重创吕布么?”

    孙坚听了后,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若是吕布有了准备,肯定不容易对付。

    孙坚叹了口气,道:“为先说的对,是为兄思虑不周了。既然如此,大家各自散去,该守营的守营,该睡觉的睡觉,不用理会躲在暗处的人。”孙坚语气透出些许遗憾,正当孙坚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空气突然传来尖锐的刺耳声,支弓箭在夜空划过,箭矢闪烁着冷冽的杀机,直奔王灿。

    “铿锵!”

    孙坚手古锭刀拔出,刀光闪过,将射来的弓箭劈成两节。

    王灿看向远处,眼露出道道精光。

    “台兄,我决定了,按照台兄的主意突袭吕布。”王灿握紧拳头,嘿嘿笑了笑,脸上露出阴险的笑容。孙坚看见王灿的神情,心喜,王灿肯定是有了应对之策,才会说出这番话。

    孙坚面色欢喜,道:“为先,计将安出?”

    王灿道:“台兄,等我会儿,待我将高顺和刚刚抓到的西凉士兵安排好之后,再来和台兄商量。”

    说完后,王灿便离开了。

    高顺和陷阵营士兵都是王灿收获的胜利果实,不能有丝毫差池。尤其是高顺,更是重之重,王灿不能因为攻打吕布就放松了对高顺的警戒,事情必须要早做安排,保证高顺以及陷阵营不生变故。

    王灿直奔赵云营帐,又派人将裴元绍找了过来。

    大帐,赵云、高顺、裴元绍三人都坐在营帐,赵云、裴元绍眼露出期待之色,高顺闭目养神,好似没有看到王灿。王灿也不废话,直接命令道:“子龙,你立即召集破军营士兵,准备出战!”

    赵云抱拳大喝:“诺!”

    王灿满意的点点头,摆手示意赵云去召集破军营士兵。

    旋即,王灿又命令道:“裴元绍,今夜我和子龙率领破军营,以及孙坚大军准备袭击吕布,你统帅汉兵留守大营,要把营的陷阵营士兵守好,不可有丝毫马虎。”

    “诺!”

    裴元绍知道陷阵营对王灿很重要,没有丝毫的犹豫,答应了下来。王灿说完后,又摆手示意裴元绍可以离开了。待裴元绍离开后,王灿看向闭着眼睛的高顺,才说道:“高顺,你和我道袭击吕布。”

    高顺闻言,猛然站起身来,惊呼道:“你们攻打主公,我为什么要去?”

    王灿森冷的目光停留在高顺身上,冷冷的说道:“你以为我留着你的命做什么?就这么养着你?不让你做事……嘿嘿,你想得太美好了,今晚你随我起去袭击吕布,杀几个西凉小兵,开开荤。”

    高顺想也不想,当即拒绝道:“王灿,你欺人太甚,这件事绝无可能!”

    王灿笑说道:“杀不杀随你,你若不杀,我就帮你杀陷阵营的士兵,你自己考虑。”

    高顺听了后脸色阴晴不定,指着王灿,身体怵怵抖,喝骂道:“王灿,你个卑鄙小人,只知道耍阴招,有本事和我单挑,你赢了我归顺你,你若输了……”

    话都没说完,王灿就打断道:“高顺,醒醒吧,你觉得这些话可信?这是战场,不是儿戏,你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应该明白的。”

    高顺闻言,登时沉默了下来。

    王灿嘿嘿笑道:“走吧,别让子龙等太久了。”

    说完之后,王灿率先站起身走出了营帐。

    大帐,高顺脸色难看,神情复杂,最终还是咬咬牙跟着王灿离开了营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