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吕布反击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营帐,灯火通明。≯≯≯ .

    王灿和孙坚说身体疲乏,需要休息,然后带着赵云、高顺回到自己的营帐。

    然而,回到营帐后,王灿依旧精力充沛,没有丝毫疲惫的模样。

    王灿坐在主位上,高顺坐在下方,两人都是闭口不言,没有说话。王灿目光时不时瞥高顺眼,而高顺直微眯着眼睛,闭目养神,丝毫没有说话的意思,营帐就这么寂静、沉默,两人都没有率先打破大帐寂静的气氛。

    约莫刻钟后,大帐外由远及近传来阵脚步声。

    这时候,高顺才睁开了眼眸,盯着营帐门口。

    门帘掀开,赵云和裴元绍身穿着甲胄,大步踏走了进来。然后又同时朝端坐在主位上的王灿揖礼道:“赵云(裴元绍)拜见主公!”

    王灿点点头,摆手示意二人坐下。

    顿了顿,王灿才问道:“裴元绍,陷阵营的士兵可有反抗?”

    裴元绍咧开嘴笑了笑,道:“主公,那些陷阵营的士兵听说吕布率领大军来袭,都非常兴奋,还有几个士兵想要偷袭末将呢……嘿嘿,可惜陷阵营的士兵没了盔甲、兵器就是拔了牙的老虎,没有任何威胁,那几个士兵都被末将解决了。”

    “解决了?”

    高顺眸子圆睁,脸上满是愤怒之色,喝斥道:“你居然杀了他们,他们可都是手无寸铁的士兵,你居然……”

    裴元绍挠了挠脑袋,脸错愕,道:“我什么时候杀人了,没有啊?”

    高顺接着道:“狡辩之徒,你刚才还说将几个陷阵营士兵解决了。”

    裴元绍听了后,恍然间反应过来,说道:“你说的是这个啊,我只是说解决了几个人,并没有说杀人。至于那几个出头鸟,只是被我敲晕了而已,不会有事的。”

    高顺这才松了口气,如释重负。

    赵云见高顺脸上的神情,心对高顺心也升起抹钦佩。

    不提身份,光是高顺这份爱兵如子的心,以及七百陷阵营为了高顺能够放下武器抵抗,这就足以证明高顺的统兵能力了。

    看着高顺松口气,王灿心不喜反忧。

    高顺越是如此,就更加难以收服。

    想要将高顺收为己用,暂时肯定没有机会。

    想到这里,王灿目光看向赵云,吩咐道:“子龙,高顺是你擒下的,你负责看管高顺,不能有任何闪失。”

    “诺!”

    赵云看着王灿似笑非笑的面庞,心替高顺感到高兴。至少赵云认为,吕布虽然武艺卓绝,难逢敌手,却没有做方霸主的胸襟、气度,若是高顺能够归顺王灿,在王灿麾下做事情,高顺绝对能施展才华。

    王灿打了个哈欠,道:“好了,夜已经深了,都回去吧。”

    裴元绍、赵云起身朝王灿揖了礼,然后带着高顺离开了。

    高顺走出大帐的时候,心依旧是满腹疑惑,不明白王灿打的是什么主意。按理说王灿将高顺带到营帐,肯定要礼贤下士的招揽他,让他投降。可王灿竟然言不,根本没有理会高顺,而且直接将高顺扔给了赵云,由赵云看管,这样不闻不问的处理方式,让高顺有些难以适应。

    同时,高顺心也有些烦躁不安。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可是总觉得不舒服。

    几人离开后,大帐只剩下王灿人。

    夜奋战,王灿回到营帐的时候还是精力充足,仍旧兴奋的想要招揽高顺,可是见到高顺的神情,王灿又临时改变主意了。对付高顺,得用钝刀才行,需要刀刀的切割,才能折服高顺。若是王灿现在询问高顺是否归降,得到的肯定是宁死不肯投降的结果,因此王灿才临时改变主意,将高顺、赵云、裴元绍打走了。

    ……

    吕布率领大军退去,依旧是神色阴郁,怒气冲冲。

    高顺的背叛,让吕布有种奋起杀人的冲动。

    正当吕布心怒不可歇的时候,曹性骑马走到吕布跟前,说道:“主公,营地被焚烧殆尽,所有的东西都烧完了。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既不能埋锅造饭,又不能搭建帐篷休息。目前的情况只能是露宿山林,等明天董太师的大军抵达后,才能得到补给了。”

    “什么?”

    吕布满脸惊讶,眼眸露出挫败的神色。

    李傕被王灿弄得灰头土脸,现在他自己也是这样。

    这样的情景,让吕布近乎狂。

    想到王灿能这么容易焚烧营地居然是高顺帮助的,吕布就忍不住大喝道:“高顺小人,竟然帮助王灿焚烧本侯的营寨。若无高顺,本侯焉能落到如此地步,哼,若是让本侯抓住你,本侯定将你碎尸万段,五马分尸!”

    曹性听着吕布的话,眉头微皱,道:“主公,高顺忠心耿耿……”

    话刚说出口,吕布就打断道:“不用替他辩解了,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今日的情况你也看见了,若是高顺没有背叛我,为什么不拿下王灿。而且王灿说是高顺帮忙焚毁营地的时候,高顺为什么不辩解……所有的事情,都表明高顺已经背叛本侯了,这点毋庸置疑。”

    曹性还不死心,道:“主公,可能是高顺有什么苦衷呢?”

    “苦衷?”吕布哂笑道:“他能有什么苦衷?”

    曹性闻言,怔了怔,心也是颇为无奈。

    他也想不出高顺能够有什么苦衷,只能摇头叹息。顿了顿,曹性继续道:“主公,营地虽然被焚烧得干干净净,不过还有些火星子,周围也比较暖和,我们就在营地周围露宿吧,这样既能防止睡着之后野兽突袭,还能够防寒,主公意下如何?”

    吕布哼哼道:“这样的环境你能睡得好?”

    曹性道:“这不是没有办法了么?”

    吕布神色阴狠,字顿道:“我不能睡好,孙坚、王灿也甭想睡好,哼,将我的营寨焚烧殆尽,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曹性眼睛雪亮,问道:“主公有何计策?”

    “袭营!”吕布当即说道。

    曹性闻言,又看了周围士气低落,神情疲惫的士兵,心不免有些失望。本想吕布能有什么好计策,居然又是袭营,刚刚才从孙坚营地返回,现在又去,能有用么?曹性想了想,道:“主公,大军疲乏,恐怕难以支撑啊!”

    吕布说道:“谁说我要大军起去,只需要几个人去就行了。”

    说到这里,吕布贼笑两声,道:“你、侯成、魏续、宋宪轮流去孙坚营寨袭营,只需要让他们误以为我们要偷袭就行了,不用攻击,只需要躲在暗处放冷箭、吹号角,让孙坚、王灿睡不好就行了。”

    “诺!”

    曹性大喝声,眼露出惊喜的神情。

    这招,还是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