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吓退吕布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高顺!

    吕布看见高顺骑马站在孙坚营,神色不悲不喜,淡然处之。≯ ≥ <.≦<1≦Z﹤W≤.≦≤

    这幕,让吕布心震惊得无以复加。

    原以为高顺纵然不敌王灿带领的士兵,肯定也会带着陷阵营士兵躲藏起来,却没有想到高顺会堂堂正正的骑马站在孙坚营寨,难道高顺投降了?

    这样的念头升起,瞬间就让吕布心升起了滔天巨浪。

    旋即,吕布大喝道:“高顺,你站在营做什么,还不杀了王灿?”

    至于高顺身旁放冷箭的人,吕布也猜测出是王灿了。

    带着浓浓的期待,吕布望着高顺,期待着高顺能够回心转意。不管如何,高顺总应该表现出没有投降的意思啊。可惜吕布注定失望了,高顺听了吕布的话,神情冷漠,动不动,没有丝毫反应。

    吕布见此情况,心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了。

    高顺是吕布麾下最忠诚的人,现在竟然不听他的命令了,显然高顺已经投降了王灿,否则以高顺的性格,是不可能不听吕布命令的。吕布越是往坏的方面想,心就愈加愤怒,他大声吼道:“高顺,你个悖逆之人,竟然投靠王灿,该杀!该杀!”

    最后的‘该杀’二字,吕布几乎是咬紧牙齿,从牙缝吐出来的。

    高顺骑在马上,身体微不可查的颤了颤,清冷的面颊上浮起抹诡异的红色。

    他咬紧嘴唇,丝丝鲜血从嘴唇上渗透出来都没有察觉。自始至终,高顺个字都没有说,都是吕布个人在说话。

    王灿见吕布愤怒,又喝骂高顺该死,心笑翻了天,继续添油加醋的嘲讽道:“吕布,你知道你的营地为什么这么容易就被我来被烧毁了,嘿嘿,这其可是有高顺的功劳啊!若无高顺相助,我怎么可能容易烧毁营地,哈哈哈……”

    王灿的笑声得意张扬,吕布听了后面红耳赤,鼻息咻咻。

    目光望向高顺,依旧等着高顺作答。

    可惜,高顺依旧是木头般骑在马上,没有丝毫反应。

    “高顺,高顺……吾誓杀汝!”

    吕布听了后,双眼通红,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高顺挫骨扬灰。

    相比于焚烧营地的王灿,吕布竟然更加愤恨高顺,被心腹大将背叛让吕布如同愤怒的狮子,嘶声大吼。

    即使吕布心仍有丝不相信,不相信高顺会背叛他。可是王灿亲口说是因为高顺的帮助,才能轻易的焚毁营地,高顺也没有出言反驳,明显是承认了王灿的话,这样的结果让吕布如何冷静得下来?

    沉默就是承认,至少吕布是这样认为的。

    王灿看着暴怒的吕布,嘴角上扬,露出抹得意的笑容。

    王灿越得意,高顺神色越凄苦。

    高顺忠诚于吕布,从来没有改变过,而王灿往他身上泼脏水,高顺根本不能出言反驳。同时因为王灿席话,就让吕布恨不得杀了高顺,这样的结果,让高顺心也是冷冷的,至少吕布没有表现出个君主该有的胸襟,以及对下属的相信。

    高顺不是不能说话,而是被王灿威胁着不能说话。

    王灿让人将高顺带到营寨门口的时候,就曾威胁高顺,只要高顺说个字,就是杀个陷阵营士兵;说两个字,就杀两人……

    这般情况,高顺也只有不说话,保住陷阵营士兵的命,而不失向吕布表忠心。

    王灿见目的达到,捻起直弓箭,大喝道:“吕布,看箭!”

    “嗡!”

    弓弦声响起,漆黑的弓箭如流星般刺破了空气,出尖锐的刺耳声。

    吕布望着急射来的弓箭,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大喝道:“雕虫小技也敢在本侯面前放肆!”说着话,吕布手方天画戟扬起,等到弓箭接近的时候,猛然劈下,直接将弓箭劈成两截。

    弓箭落下,吕布朗声长笑,脸上满是不屑的神情。

    同时,吕布目光掠过高顺的时候,森冷阴鸷,冰冷无比。

    弓箭被吕布劈断,王灿不以为意,继续捻起弓箭搭在弦上,瞄准了赤兔,喝道:“吕布,看我射杀你的赤兔马。”

    吕布不屑道:“就凭你王灿想要射赤兔,痴人说梦话?”

    王灿我行我素,弓箭瞬间脱弦而出,直奔赤兔马。

    吕布依旧是老招式,慢条斯理的扬起方天画戟,等弓箭接近方天画戟的范围之位,劈落了王灿的弓箭。连续两支弓箭,都被吕布劈成了两截,没有任何的偏差。

    遇到这样的事情,王灿心也是早有准备,没有什么沮丧。

    毕竟王灿面对的是吕布这个战斗机器,而且吕布也是弓箭高手。演义吕布为了劝架,就曾辕门射戟缓和袁绍、刘备之间的矛盾,当时吕布将方天画戟放在百五十步之外,百五十步,已经是百二十多米,这么远的距离吕布还能够射方天画戟的小枝,可见其箭术也是非常厉害,比王灿也不遑多让。

    王灿依旧笑容满面,大声喊道:“吕布,若是你凝神戒备,我射不赤兔马,可是你还得和赵云、孙将军交手,到时候我看你如何防备。知道到你们交战的时候,我箭射出,是赤兔马被我射?还是你因为分心被赵云、孙将军刺呢?嘿嘿,你可要小心点哦,若是受伤了,可就丢了吕布天下第的名头了。”

    “无耻!”

    吕布咬牙切齿,然后又看了眼旁边虎视眈眈的赵云,心怒气升腾。

    王灿说的的确有道理,高手过招,不能有丝毫分心。吕布和赵云、孙坚交手,若是王灿躲在旁放冷箭,吕布既要考虑赤兔马的安全,又要面对赵云、孙坚联手作战,这样的情况让吕布非常的难办。

    “撤!”

    吕布脸色阴晴不定,权衡番后最终下命令撤退。

    大军来的时候气势汹汹,大有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可现在吕布却被王灿三言两语吓到了,无奈之下只能撤并回去。没有了营寨,吕布以及麾下大军只能在野外露宿,这样的情况吕布显然还没有想到,等大军退回去之后,吕布就得为此苦恼愁了。

    孙坚、赵云望着吕布离开之后,才策马返回营地。

    经过今晚的事情,孙坚对王灿既感激,又佩服。

    不仅是孙坚救了他的命,还有王灿三言两语就把吕布逼到进退维谷的境地,让吕布不得不退回去。策马走到王灿身旁,孙坚拍了拍王灿的肩膀,说道:“为先,这战你可是厉害了,三言两语就吓退了吕布,传出去之后,可就是无人不识王为先了!”

    语气欢喜,却仍有股落寞之意。

    没能杀死吕布,这或许就是孙坚最大的遗憾。

    王灿摆摆手,说道:“台兄,这样的事情只是戳了吕布的软肋,因为赤兔马对吕布来说非常重要,不能失去,因此吕布被吓退也就这次而已,下不为例。等下次吕布搦战的时候,肯定会给赤兔马披上铠甲,将赤兔马的要害部位保护好,到时候面对吕布,可就不能威胁他了。”

    孙坚笑说道:“无妨,无妨,明日袁本初就带着大军抵达,我们还担忧什么。”

    王灿也是点点头,道:“台兄说得对,大事自有袁本初定夺,我们就不用考虑了。”

    顿了顿,王灿又说道:“我看台兄身受重伤,还是早些治疗为好,不要留下了病根,而且连夜袭击吕布,大家都有些疲乏,是该休息了,台兄,灿失陪了。”

    孙坚摆摆手,示意王灿自便。

    王灿抱拳揖了礼,带着赵云、高顺,以及麾下的士兵离开了。

    ps:第二更,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