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王灿放冷箭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吕布,虎狼之徒,天下第武将!

    孙坚邀请赵云联手对战吕布,王灿心还是有些犹豫不定。  .

    吕布征战沙场,早就是沙场宿将,孙坚也是样,经验老道。唯独赵云刚刚学成下山,虽说赵云武艺高强,却还显得有些稚嫩。想到这里,王灿目光投向赵云,只见赵云神色坚毅,眼流露出浓烈的战意,显然是非常想和吕布战的。

    也罢,赵云若是有危险,自己还可以站在远处放冷箭。

    “好,就按照台兄的建议,由子龙和台兄对战吕布。”王灿经过番权衡后,同意了孙坚的请求。

    赵云神色欣喜,揖礼拜谢道:“多谢主公!”

    孙坚也是搓了搓手,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说道:“走,吕布的大军快要到了,我们先准备番,让士兵做好防御工事,以免被吕布打个措手不及。”

    王灿点头,跟着孙坚离开了营帐。

    听闻吕布来袭,所有的士兵都急急忙忙的准备防御工事,整军备战。

    营地外,里三圈外三圈的拒马摆放着,专门用于防备骑兵冲击。

    王灿又将五百陷阵营士兵分散之后关押在营地,还特意吩咐士兵严加看管,才带着高顺慢悠悠的来到营地,等待吕布大军的到来。

    孙坚见王灿带着个抓回来的将领,问道:“为先,他就是你抓住的西凉军将领?”

    王灿笑说道:“是吕布麾下的将领,不是西凉军将领。”

    “吕布么?”孙坚闻言,眼精光闪烁,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只听见铿锵声,孙坚拔出腰间的古锭刀,对准高顺,说道:“为先,你将这个将领交给我处理,算我欠你的人情,你看如何?”

    孙坚的想法,王灿也能明白二。

    祖茂手臂被砍断,孙坚便想杀掉高顺泄愤。

    可是高顺是什么人?能交给孙坚么?

    显然不能!

    王灿摇摇头,拒绝了孙坚的提议,说道:“台兄,高顺是我抓住的人,我有权处理。按理说台兄想要处置高顺,本应该将高顺交给台兄,任由台兄处置。可此人我还有大用,不能交给台兄,还请谅解!”

    “哦,既然如此,那就算了。”

    孙坚见王灿摇头拒绝,心不免有些失望,却没有继续胡搅蛮缠。

    “哒!哒!……”

    远处,战马奔腾的声音由远及近。

    “来了!”孙坚看见远处抹火红色的身影奔驰而来,神色欣喜,眼眸流露出浓烈的战意。有赵云相助,再加上又是在自己营地,不管如何,这次他要为祖茂报仇雪恨。

    “孙坚小儿,可敢应战?”

    吕布大军驻留在营地外,也没有攻击拒马,而是由吕布搦战。

    孙坚想也不想,当即拍马冲了出去。

    王灿看着旁跃跃欲试的赵云,笑说道:“子龙,注意安全!”

    赵云郑重的点点头,伸手拍拍马背,胯下白龙驹好似感受到了赵云心的想法,昂头嘶鸣,战意浓烈,甩开雪白的四蹄飞奔而去。营地外,赤兔马听见白龙驹怒吼嘶鸣,也跟着仰起头唏律律的大声嘶鸣,好像是被白龙驹的嘶鸣声激怒了样。

    “咦,居然还有人?”

    吕布看见孙坚跑出营寨后,又跟着跑出个身穿银色铠甲,手持杆银白色长枪的年轻小将,心有些惊愕,两个人同时对战他,看来孙坚也有自知之明嘛。吕布见到这样的情景,不仅没有怒,反而大笑道:“两个人就两个人,我吕布生平从未怕过谁,你们就是三个人,或者是群战本侯依旧不惧。”

    孙坚哼了声,没有说话。

    赵云持枪立在孙坚身旁,神色显得有些凝重。

    越是靠近吕布,就越能感受到吕布身上传来的压迫感。

    “你是王灿?”吕布方天画戟指着赵云,大声问道。这厮在洛阳的时候就听说了王灿的名号,只是直没有和王灿见面,又没有差人收集王灿的画像,才不认识王灿。看见赵云表人才,气度不凡,便先入为主的认为赵云是王灿。

    赵云摇头道:“我是主公麾下赵云,无名小卒,不足挂齿!”

    吕布眸精光闪烁,笑道:“赵云,就是斩杀华雄的人,好,好……华雄那蠢货骄傲自大,目无人,就应该被你杀死。你放心,你斩杀了华雄,我也会斩杀你的,虽说你不是王灿,但是我斩杀你和孙坚之后,再斩杀王灿,都是样的。”

    言语,看得出吕布和华雄之间有些嫌隙。

    赵云听了后,眉头微皱,喝道:“猖狂!”简单的两个字,让吕布瞪大了眼睛,赵云还真是猖狂啊,居然敢这么说他。

    “杀!”

    吕布猛然大喝,声如炸雷。

    伴随着声音传出,滔天的杀意从吕布身上蔓延开来,直逼孙坚、赵云二人。

    旋即,道火红色影子窜出,赤兔马载着吕布飞奔向孙坚。吕布武艺绝世无双,观察力非常好,看了眼孙坚和赵云,就判断出了孙坚、赵云之间的优劣。即使孙坚的力量、经验都处于巅峰时期,但是和赵云相比还是差了截,吕布想要解决赵云、孙坚,就先攻击弱者,将孙坚解决之后,再来全力对付赵云。

    “子龙,上!”

    孙坚见吕布冲来,凛然不惧。

    锋利的古锭刀横在胸口,孙坚双手推刀,朝吕布的方天画戟撞去。两口兵器转瞬间就碰撞到了起,孙坚如遭雷击,身体秫秫抖,胯下战马也是嘶鸣声,险些站立不稳。刚才吕布的击凝聚了吕布所有的力量,孙坚身体本就有伤,现在又被吕布方天画戟砸,伤上加伤,压制不住翻腾的血气,口鲜血吐了出来。

    虽是如此,孙坚却咬紧牙关,继续作战。

    吕布的度极快,刚刚劈孙坚古锭刀,手方天画戟抡转,瞬间又挡住了赵云的龙胆亮银枪。长枪、戟尖碰撞叮叮作响,两人都感觉到了来自对方的压力。吕布眼睛雪亮,战意越高涨,手方天画戟在空划过道道弧线,不仅将孙坚压制得死死地,还能够和赵云交战,两人你来我往,不相上下。

    吕布边打,边说道:““赵云,只要你归顺本侯,本侯就亲自指导你习武,你看如何?有了本侯教导,等你武艺大成后,肯定能够成为继本侯之后,又个天下第武将。”

    赵云不屑道:“吕布,你虽然现在号称天地第武将,难逢敌手。可是你身怀绝世武艺,却朝秦暮楚,助纣为孽,没有丝毫令人钦佩的心胸德行。你那样的天下第赵云视之如草芥,战便战,哪有这么多废话。”

    吕布怒斥道:“赵云,本侯怜惜你身武艺来得不易,若是继续顽抗……”

    话刚刚说出口,赵云就打断道:“吕布,你还打不打了,婆婆妈妈像个娘们儿。”

    两人边打,边说话,旁边孙坚被吕布压制得死死地,只能拼命地抵抗,若不是赵云牵制着吕布,孙坚早就成了吕布的戟下亡魂。

    “哼,不识时务!”

    吕布神色冰冷,身上猛然撒出暴戾凶狠的气息。

    “铛!”

    方天画戟和龙胆亮银枪碰撞,迸出溜火星,熠熠闪耀。

    赵云瞪大了眼睛,露出惊骇无比的神色,原以为能够和吕布打个不相上下,但是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吕布不愧是天下第武将,力量霸道无匹,纵然赵云枪术精湛,可是兵器碰撞的时候,枪杆上传来的力量根本无法卸掉,让赵云双手有些麻。

    瞬间,吕布方天画戟转动,又挥动方天画戟朝孙坚劈了过去。

    “呼呼……”

    方天画戟劈下的时候,戟杆在空划过,出呼呼的声音,戟尖锋利尖锐,所过之处纷纷响起刺耳的锐啸声。

    赵云双手虎口酸麻,自顾不暇,顾不了孙坚。

    眼见方天画戟朝孙坚砸去,赵云根本没有能力阻止。

    孙坚深吸口气,咬紧牙关,双手托着古锭刀迎向了方天画戟,虽然不敌吕布,但是士可杀不可辱,孙坚纵然拼着重伤也要博上把。

    “咻!”

    正当吕布面色得意的时候,道尖唳刺耳的声音传来。

    只见营寨王灿搭弓射箭,瞄准了吕布胯下的赤兔马,弓箭脱弦而出,急朝赤兔奔驰而去。赤兔马灵性十足,感受到威胁后连连嘶吼,吕布五官灵敏,也察觉到射来的弓箭直奔赤兔马,若是他不顾赤兔马,很有可能杀死孙坚,可是赤兔马对于吕布来说显然高于孙坚,吕布画戟半空改变方向,舍了孙坚,将飞射来的弓箭劈断了。

    放眼望去,只见王灿脸上满是戏谑的神情,让吕布心怒火燃烧。

    “无耻之徒!”吕布大喝声,戟尖对准王灿,喝道:“等我解决了孙坚、赵云,定然先斩你狗头。”

    话刚说完,吕布瞳孔缩,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