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联手对战吕布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吕布骑着赤兔马,飞快的往营地奔驰。≯≥  ﹤.≦≤1ZW.

    身后,曹性、魏续、宋宪、侯成等武将紧跟着吕布,也是纵马奔驰。

    大军路过处,烟尘四起。

    行人,用了近半个时辰才赶回营地。

    当吕布以及麾下将士赶到营地门口的时候,所有人都张大了嘴,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眼前片通红,火势滔天,熊熊燃烧的火焰已经淹没了整座营寨,漫天的灰尘在空飘荡起舞,肆意飞扬,噼啪的爆鸣声时不时从营寨传来,声音不大,却让所有的士兵心颤。

    诺大的营寨,竟然就把焚毁了。

    而且,高顺以及七百陷阵营士兵也是个都没有现。

    这样的情形相当诡异,陷阵营的实力众所周知,战斗力非常强悍,不可能轻易被全部杀死。可是到底生了什么情况,不得而知。

    吕布皱着眉头,胸腔起伏不定,呼吸显得非常的急促。

    李傕、郭汜驻守虎牢关,粮草被焚后灰溜溜的回到洛阳请罪,最终又被任命为大军统帅,这事情吕布是非常的不高兴的。而且,吕布心非常鄙夷李傕囤积的粮草竟被王灿把火烧了,可是现在王灿的把火烧又到了他吕布的头上,让吕布心怒火冲霄。

    吕布身后,侯成伸手扯了扯魏续的铠甲,朝魏续努努嘴,示意魏续问话。

    魏续和吕布有亲戚关系,又是吕布的心腹大将,由魏续说话比较靠谱。魏续深吸口气,问道:“主公,营地已经被毁了,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吕布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冷声问道:“你说该怎么办?”

    听着吕布阴测测的语气,魏续脑袋猛然缩,感觉背脊有些冷。

    想了想,魏续试探性的问道:“主公,营寨已经被毁了,我们要不要重新安营扎寨,等着董太师大军到来?”

    “啪!”

    魏续的话刚刚说完,吕布大手挥出,巴掌扇在魏续脸上。

    打了魏续后,吕布仍旧不解气,呵斥道:“蠢货,混账,营地被焚毁了还要等着董太师到来,哼,是你去受罚还是我去受罚?是你去挨骂还是我去挨骂?现在营地被焚烧殆尽,高顺下落不明,更需要场胜利来鼓舞士气。诸侯盟军毁我营寨,当然要以牙还牙,毁掉他们的营寨。”

    “是,是,是,主公说的有理!”

    吕布怒,魏续不敢正视吕布的目光,低着头连连称是。

    侯成揣摩透了吕布的心思,道:“主公,兵攻打孙坚营地吧,这次定要斩杀孙坚、王灿,再毁掉他们的营地,报仇雪恨!”

    吕布闻言,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直接去攻打营寨,才是正道嘛。

    不过,吕布心还是有些后悔,早知道营地被王灿焚烧得干干净净,就先斩杀孙坚,领兵直接杀向孙坚营地,这样不仅斩杀孙坚立功,还能够毁掉孙坚的营地。相比于自己的营地被焚,有了孙坚的脑袋,董卓肯定非常高兴。

    可现在大营被焚烧干净了,又寸功未立,吕布心非常的不爽。

    侯成身旁,曹性突然说道:“主公,高将军下落不明,是否派人寻找高将军?”

    吕布大袖挥,不耐烦的说道:“高顺的事情先撇在旁,等击败王灿、孙坚,回头再派人搜寻高顺。”

    至今为止,吕布、曹性和其他人都不相信高顺被王灿抓了。

    毕竟陷阵营战斗力强悍,不可能全军覆没。

    曹性闻言,立刻沉默了下来,吕布决定了的事情,就不可能改变。

    继续劝说吕布,无无疑是自讨苦吃。

    吕布瞥了曹性眼,目光便盯着官道远处,朝王灿、孙坚营地方向看去,大喝道:“出,前往孙坚营地!”

    “诺!”

    魏续、宋宪、侯成等人抱拳大喝,率先响应。

    马蹄声、脚步声在夜空回荡,黑压压的士兵飞快的消失在夜色。

    ……

    先锋军营寨,孙坚、黄盖等人已经回到了营地。

    大军回到营地后,除了警戒的士兵,该休息的休息,该疗伤的疗伤。祖茂也被士兵搀扶着包扎治疗去了,至于黄盖、程普、韩当也都在处理身上的伤痕,只有孙坚独自坐在大帐闷闷不乐,其因为自然是祖茂的手臂被吕布砍断,使得孙坚心非常愧疚。

    孙坚眼眶通红,滴清泪从眼流淌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

    然而祖茂跟随孙坚征战多变,感情深厚,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祖茂断臂,孙坚岂能不伤感!依靠着案桌,孙坚无声的哽咽着,晶莹的泪珠从眼眶流淌出来,在孙坚沾满污渍的面颊上流淌而过,留下两条印迹。

    “哒!哒!……”

    大帐外,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孙坚闻言,连忙伸手擦拭掉脸上的泪痕,揉了揉通红的眼眶,深吸口气,又恢复了冷峻严肃的神情。这刻,那个杀伐果断,刚毅勇猛的孙坚又回来了,只是眼眸深处那抹淡淡的忧伤却萦绕在眼,久久无法散去。

    大帐门帘掀开,程普走了进来,看见孙坚通红的眼眸,心叹息声。

    朝孙坚揖了礼,程普道:“主公,大荣手臂已经断了,主公再悲伤也无济于事。主公的心情黄盖也能理解,心也非常的悲恸。可是主公应该知道,我、公覆(黄盖字)、义公(韩当字),还有大荣,我们四人跟随主公东征西讨,早就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征战沙场能够不死就算是好的了,大荣虽然失去了左臂,却还活着。难道大荣没有了左臂,主公就看不起大荣了?”

    孙坚听了后,脸色突变,当即喝道:“我怎么可能看不起大荣,大容的手臂是为了我才被吕布……”

    说到这里,孙坚也反应过来,程普是在劝说他。

    刹那间,孙坚默然不语。

    程普站在旁,也没有打扰孙坚。

    良久,孙坚脸上才露出了笑容,问道:“德谋,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程普见孙坚眉宇间笼罩的阴霾消散了,心才放下心来,道:“主公,王太守押送着五百余西凉兵,还有许多粮草回到营地了,您是否去迎接下?好歹也是王灿点火焚烧了吕布的营地,我们才能够平安归来。”

    孙坚立刻站起身来,道:“去,定要去!”

    说完,孙坚便拿起头盔,整理好衣衫走出了营帐。孙坚刚刚走出营帐,就看见王灿翻身下马,他连忙疾走几步,走到王灿身旁,深深地揖了礼,拜谢道:“为先,为兄在此多谢为先救命之恩了。”

    王灿急忙道:“台兄,言重了,言重了。”

    虽是如此,王灿却没有搀扶孙坚。

    孙坚的神情看郑重严肃,非常认真,显然不是作秀。

    孙坚朝王灿揖礼拜谢的时候,心也熄灭了和吕布较高下的念头。但是杀死吕布为祖茂报仇的想法越来越炽烈。虽说孙坚不是吕布的对手,但是人多力量大,个不行就两个人,两个不行还可以更多人的……

    孙坚站起身,笑道:“为先,走,营帐说话!”

    王灿摆手道:“台兄,请!”

    两人联袂朝营帐走去,进入大帐,孙坚当即问王灿焚烧吕布营地的事情,王灿也欣然作答。不过关于高顺的事情王灿隐瞒了下来,将高顺说成了普通的将领,这也是王灿留了手。有道是逢人只说三分话,况且他和孙坚即使目前交好,但是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会生什么,故此只是说了个大概情况。

    王灿说完后,问道:“台兄,看你的情况,和吕布交战了?”

    孙坚点头,将和吕布大战的情况说了出来。

    两人你言,我语,相互了解情况。不知何时,营帐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赵云飞快的走了进来。

    王灿见赵云神色急切,急忙问道:“子龙,生了什么事情?”

    赵云拱手道:“主公,斥侯传来消息,吕布率领大军直奔大营来了。”

    王灿眉头皱起,道:“吕布这厮营地被毁,居然又来攻营了,还真是头猛虎啊!”

    孙坚听见吕布来袭,猛然站起身来,说道:“为先,吕布武艺高强,我看由子龙和我联手夹击吕布,你看如何?”

    ps:这章写的比较久,有些迟了,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