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吕布逞威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陷阵营骁勇善战,是久经沙场的精锐之师。≯≥  ﹤.≦≤1ZW.

    可是,任谁都想不到这样支无往而不利的军队会被用来押送粮草。

    五百余陷阵营士兵,全都押送着粮草抄小路往营地前进。

    王灿和孙坚分道扬镳的时候,选择了不同道路前进。分开的时候孙坚还没有遇上吕布。那就意味着吕布即使和孙坚交战,地点也不可能选在孙坚、王灿分叉的地方。不过也不排除孙坚挡不住吕布,节节败退,退回了营地的情况。

    事实上,孙坚挡住了吕布,不过情况相当严峻。

    此时此刻,孙坚身上已经多处挂彩,全都是被吕布方天画戟划伤的。不止孙坚受伤,孙坚麾下的士兵也都是伤亡惨重,连带着黄盖、程普、韩当、祖茂都受了定的伤害。由此可见,吕布麾下将士的能耐可见斑。

    吕布神色倨傲,大喝道:“孙坚,下马投降,本侯饶你命!”

    冷风吹起,吕布身后大红色披风哗啦下扬起,在空猎猎作响。

    此时吕布骑在赤兔马上,身体笔直如青松挺拔,微微昂着头,斜眼睥睨孙坚,眼眸透射出无与伦比的骄傲和自信,手丈二长的方天画戟凌空指着孙坚,眼看去,端的是威风赫赫,令人望而生畏。

    这幕,落在吕布士兵眼,更让麾下士兵热血沸腾,嗷嗷大吼。

    征战沙场,纵横无敌。

    男儿当如是!

    孙坚嘴角上扬,露出不屑的神色,冷哼道:“吕布,男子汉大丈夫,宁可站着生,不能跪着死。我孙坚堂堂尺男儿,岂能投降董卓,和你同朝共事。你这种为了苟活能杀死自己义父丁原的小人,也只有你吕布才能拜董卓为义父之后还能睡得香吃得饱。董卓目无君上,霸占朝纲,人人得而诛之,只要孙坚还活着,就不会放过董卓。要取孙坚的命,那就来吧,我孙坚虽死而无悔!”

    吕布怒极而笑,咬牙切齿道:“好,好,既然你想死,本侯成全你。”

    杀死丁原,转而投靠董卓,是吕布心的软肋。

    吕布拜丁原为义父,本无可厚非。

    毕竟拜其他人为义父这样的事情早已有之,而吕布却为了金钱、权利将丁原杀死了,不仅如此,吕布杀了丁原之后还能脸不红气不喘的拜董卓为义父,这样的人就显得有些另类了。不过说到底,吕布就是谁给他肉,他就投靠谁的人。

    利益!

    吕布是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的人。

    “死!”

    吕布张嘴大喝,声如炸雷,随着大喝声传出的时候,道火红色的影子已经窜了出去,赤兔马撒开四蹄,度越来越快,所过之处隐约能听到呼呼作响的风啸。吕布骑在赤兔上,手方天画戟凌空,猛然间朝孙坚直劈下去。

    “铛!”

    方天画戟和古锭刀都裹挟着巨大的力量碰撞在起,刹那间,兵器碰撞的地方迸出溜璀璨的火星,在黑夜显得尤为耀眼。

    “铛!铛!……”

    吕布得势不饶人,方天画戟劈下后借着反弹的力量再次劈下。

    连续不断的劈砍使得孙坚面色红涨,胸腔内气血翻腾。

    不仅是孙坚抵挡不住吕布,连孙坚胯下的战马也是不停地喘着粗气,四蹄颤,疲乏不堪。孙坚、吕布都是骑在战马上交手,战马的体能就显得非常重要,因为力量碰撞的时候,不仅孙坚需要承受巨大的力量,胯下的战马也是如此。

    “主公,我来助你!”

    眼见孙坚岌岌可危,很可能被吕布斩杀,祖茂拨转马头立刻舍弃了周围的西凉兵,飞奔跑向孙坚。

    吕布手的方天画戟已经扬起,蓄势待,然而正当方天画戟要劈向孙坚的时候,祖茂奔跑了过来,手双刀削出,直奔吕布腰间。若是吕布执意要劈杀孙坚,祖茂手的双刀也要削到吕布的腰。

    和孙坚交战,吕布已经看出孙坚力量不继,无法抵挡了。

    正当吕布要彻底解决孙坚,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祖茂,让吕布非常的愤怒。

    “混账,找死!”

    吕布大喝声,怒吼声仿佛带着风雷之力,让祖茂心颤了颤。

    方天画戟戟尖转动,只见道冷冽的光芒从天而降,直劈祖茂,祖茂举刀格挡,然而方天画戟上携带的力量根本不是祖茂能够抵挡得了的。

    “镗!”

    祖茂左手的战刀被方天画戟磕飞,右手的战刀也是险些握不住。

    饶是如此,祖茂都是被吕布招震得虎口流血。

    吕布见此情况,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方天画戟方向不变,却闪电般继续劈砍而下,劈在了祖茂的手臂上。刹那间,祖茂的手臂鲜血喷涌,猩红的鲜血从手臂上飞溅出来,半截尚且温润的手臂嘭的掉落在上翻滚了两下。

    “嗷……”

    祖茂仰天怒吼,声音惨厉凄楚。

    招,吕布仅仅是挥动方天画戟就砍掉了祖茂的半截手臂。

    “大荣(祖茂的字)!”孙坚看见这幕,睚眦欲裂,眼眸通红。

    祖茂跟随孙坚征战多年,早已经不是般的君臣关系了,更多的还有种兄弟之情。现在祖茂为了保护孙坚,手臂被砍断了。若是没有祖茂,被吕布劈的肯定是孙坚,可如今却换成了祖茂,让孙坚心非常的伤痛。

    “吕布逆贼,我和你拼了!”

    孙坚须皆张,虎目圆睁,手古锭刀扬起,策马就冲向吕布,要和吕布拼命。

    吕布神色从容淡定,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孙坚现在已经是外强干了。换做是孙坚全盛的时候,吕布还需要留点心。可是现在孙坚气血不继,力量不足,再加上身上的伤,根本不足以对吕布构成威胁。

    “战决,然后领兵夺了孙坚营地,取得功!”

    吕布心闪过这样的念头,手的方天画戟再次扬起。

    正当吕布要解决孙坚的时候,吕布麾下的大将魏续突然大吼道:“将军,营地方向起火了,起火了,诸侯盟军肯定有人领兵袭击营寨了。”

    “什么?”

    吕布大惊,脸上露出惊愕的神色,方天画戟的力道也小了许多。

    兵器相互碰撞,孙坚碰即退,旋即大笑道:“吕布,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好个王灿,竟然将营地烧了,好样的,好样的!”

    孙坚越是高兴,吕布神色就越阴沉。

    大营是吕布的根本,不仅有陷阵营,还有粮草,对于吕布来说,非常重要。

    吕布心念头不停的转动,想到高顺率领陷阵营抵挡袭营的人,肯定能坚持到吕布回援,现在立即带兵回去,肯定还来得及。念及此处,吕布和孙坚交战的心情下没有了,当即策马转身大喝道:“回营,立刻回营!”

    转身离开的时候,吕布大笑道:“孙坚,把脖子洗干净,等着本侯来取,哈哈……”

    “驾!驾!……”

    官道上,声声大喝声响起,吕布麾下的西凉兵纷纷后撤,救援营寨去了。

    孙坚见吕布离开,心松了口气,对吕布的话充耳不闻。

    只是,孙坚看见祖茂光秃秃的手臂,心阵伤感。

    他翻身下马走到手臂断落的地方,捡起落在地上沾满了尘土的手臂,触手处还犹有余温,这样的感觉更让孙坚心悲恸,回头望着脸色苍白,却强自露出笑容的祖茂,孙坚颤声道:“大荣!”

    祖茂神色痛苦,强笑道:“主公,祖茂没事,主公不必担忧。”

    程普看见祖茂受伤,心也不好受,但还是说道:“主公,吕布营寨起火肯定是王灿料到我们和吕布相遇,才引燃营寨吸引吕布回去的。王灿这样做是为了我们摆脱吕布,赶紧回营吧!”

    孙坚搀扶着祖茂,回头望了眼吕布消失的方向,咬牙切齿的说道:“回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