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无赖招数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赵云的枪法诡谲多变,变化莫测,难以看清楚杀招在哪里?杀招是什么?

    伴随着赵云长臂来回划动,龙胆亮银枪跟着赵云长臂舞动的时候,股杀伐之气却又有着诡异多变的气势从长枪上迸出来。≯ ≯ ≤.1ZW.

    刁钻、诡谲!

    难以应付!

    这是高顺给赵云枪法的评价。

    与赵云的枪法相反,高顺的刀法雄浑霸道,刚猛精进,大长刀挥出的时候好像是让人置身于炼狱当,接受千刀万剐的刑罚。

    两个人,两种不同的风格。

    通红的火光照耀下,刀光闪烁,枪影穿梭。

    “叮!叮!叮……”

    大刀与长枪碰撞在起,出清脆的金铁交击声。

    赵云骑在战马上,步步紧逼。高顺站在地上,连连后退。

    “投降吧,你不是我的对手!”赵云骑在马上,斜眼睥睨着高顺,说道:“若是步战交锋,你支撑的时间还能长些。但我骑在白龙驹上,而你双脚踏在地上,这种情况,仅凭着口大刀和我交手,迟早都是死路条。我家主公见你训练士兵还不错,有套方法,只要你愿意归顺……”

    话刚说到这里,高顺就喝断道:“混账,我高顺岂是朝秦暮楚之人。你要战,我便奉陪到底,不到最后,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说着话,他猛然向后退出步,只是在脚落地的刹那间,身体猛然绷紧,手大长刀嗡的声划破了空气,如同蓄势待的猛虎蹬腿扑向了赵云。

    刀、枪撞击在起,巨大的力量使得高顺连连后退。

    赵云骑着白龙驹,战马承受着高顺力量的冲击,也是往后退了步。

    “咳咳……”

    高顺伸手捂着胸腔,嘴角流溢出丝鲜血,虎口微麻,仔细看能观察到高顺的手有些颤颤抖。望着威风凛凛的赵云,高顺眼露出无奈的笑容,清冷的面颊上浮现出坚毅的神情,手大长刀砰的抡起,刀杆尾部砰的插在地上,大声吼道:“陷阵营,死战不退!”

    他的声音雄浑洪亮,似大漠雄鹰飞扬,往无前。

    正在酣战的陷阵营士兵听见了高顺的大吼声,脸上都露出狰狞的神色。

    “陷阵营,死战不退!”

    “陷阵营,死战不退!”

    ……

    无畏无惧,才能战胜内心的怯弱之心。王灿目光掠过这群神色坚毅,脸上露出拼命死战的士兵,心波涛汹涌如惊涛拍岸。陷阵营的名号王灿不可能没有听过,那是吕布麾下最精锐的部队之,由大将高顺统帅。

    陷阵营士兵,精锐骁勇。

    这群士兵钦佩吕布,因为吕布拥有绝世武艺,无人能敌。

    然而他们又拥戴高顺,这种拥戴和钦佩截然不同。

    高顺爱兵如子,对麾下的七百陷阵营士兵可谓是看做自己的儿子样,都是高顺点点滴滴付出了心血训练出来,充满了高顺的汗水苦累。

    这些大头兵大字不识,但心思其实很简单,你对他好,他也能为你效死命。

    陷阵营士兵亦如是!

    高顺声大吼,瞬间点燃了陷阵营士兵的拼死之心。

    七百陷阵营,无畏无惧的冲向王灿、裴元绍率领的士兵。因为陷阵营的士兵身上穿着铠甲、头盔,又有盾牌防身,陷阵营士兵不要命的冲杀起来,气势如虹,转瞬间就把王灿率领的士兵气势压了下去,胜利的局势开始逐渐的朝陷阵营边倾斜。

    即使裴元绍凶威赫赫,杀人如麻,也抵挡不住陷阵营士兵不要命的冲锋。

    以命搏命,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可是,你若说他们是不要命,却又小看了这群陷阵营士兵。

    所有的陷阵营士兵都有足够的装备保护自身的安全,而破军营、汉兵却没有陷阵营这般精良的武器装备,这也是陷阵营士兵能够悍不畏死冲锋的缘故之。

    王灿看见这样的情况,颗心慢慢的沉了下来。

    按照目前的情况展下去,最终的结果肯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陷阵营覆灭,王灿麾下的士兵也要死伤殆尽。

    士兵死得干干净净,王灿就成了光杆司令!王灿不能看着这样的情况继续展下去,他深吸口气,大吼道:“子龙,抓紧时间,擒拿高顺!”

    到现在,王灿已经不能斩杀高顺了,若是高顺被杀,陷阵营士兵不仅不会有逃窜之心,反而可能奋力击,和王灿的士兵拼命。因此王灿要赵云尽快抓住高顺,让七百陷阵营士兵投鼠忌器,主动投降。

    赵云闻言,看了奋力抵抗的陷阵营士兵眼,便明白了王灿的心思。

    雪白色战马灵性十足,好似明白了赵云的心意,唏律律嘶吼着朝高顺冲去。

    “叮!叮!叮……”

    枪尖如寒星闪耀,招招夺命。

    赵云骑在雪白色战马上,借着战马冲刺的力量,长枪上裹挟的力量雄浑霸道,让高顺吃尽了苦头,非常的难受。

    “噗!”

    承受着赵云长枪的撞击,高顺脸色涨红,最终还是压制不住胸腔内翻腾涌起的气血,吐出口鲜血。

    “陷阵营,死战不退!”

    高顺深吸口气,喃喃自语声。

    旋即,他拎着手长刀朝赵云再次起了冲锋,长刀扬起,刀刃在火光照耀下,散着凛冽的杀气,让人遍体生寒。赵云骑马站在远处,知道这是高顺起的最后次冲锋了,枪尖频繁的撞击,已经伤到了高顺的肺腑,可以说现在的高顺已经是即将落山的夕阳,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长枪、大长刀碰撞在起,旋即长刀被磕飞了。

    高顺双手颤颤的晃动着,虎口处流出丝丝殷红的鲜血,站在原地感觉浑身没有力量。高顺和赵云交战,虽然高顺武艺高强,但和赵云相比还是差了截,再加上高顺是双脚踏在地上和赵云交战,没有战马相助,就更加的难以抵挡赵云了。

    赵云身体往前探,把抓住高顺,就朝王灿的方向奔驰而去。

    高顺想要反抗,却提不起丝毫的力量,让高顺心沮丧无比。

    “主公,末将不辱使命,擒住高顺了。”

    赵云神色清冷,脸上古井不波,但是依旧能从赵云的眼看到丝得色。

    王灿笑说道:“好,子龙擒住高顺,这战大胜无疑啊!”顿了顿,王灿大声吼道:“你们的主将高顺已经被擒了,立刻缴械投降,降者不杀!”

    正当王灿声音在营寨回荡的时候,高顺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陷阵营,死战不退!”

    这声音,是如此的不和谐,却激了陷阵营士兵的狂野性子。

    王灿当即喝道:“子龙,打晕他!”

    啪的声,赵云直接将高顺打晕了过去。

    王灿满意的点点头,看着被高顺大吼着激了士气的陷阵营士兵,拔出腰间的战刀指着高顺,大声吼道:“高顺已经被擒拿了,若是还有抵抗的陷阵营士兵,我就砍断高顺条腿,若是再有不放下武器投降的人,我就砍掉高顺两条腿,立刻缴械投降,我就放过高顺条性命!”

    无赖招数!

    用高顺的性命威胁士兵,王灿这是典型的无赖招数。陷阵营士兵是真心拥戴高顺,怎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高顺的腿被王灿当众砍断。

    “哐当,哐当……”

    武器掉落在地上的声音不断响起,越来越多的士兵缴械投降。

    然而,即使大部分士兵缴械了,但是也有几个心思灵透的人看穿了王灿的想法,大吼道:“不能投降啊,不能投降啊,将军不会让我们投降的!”

    可这样的话出口,就被其他的士兵瞪着,那凶戾的眼神恨不得将说话的人吞噬了。

    陷阵营士兵,怎么会不知道高顺的想法。

    但是明白归明白,遇到事情怎么做又是回事。人心都是肉长的,陷阵营士兵怎么可能看着高顺被砍断大腿。

    王灿见此,嘿嘿笑了笑。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能达到目的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