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破军营冲锋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黑夜,周遭片漆黑。≯ ≯ ≤.1ZW.

    孙坚营寨,火把噼噼啪啪燃烧个不停,照亮了整座大营。

    然而,诺大的营寨空荡荡的,没有人。

    不管是孙坚麾下的士兵,或是王灿麾下的士兵,全都离开了,直扑吕布大营。

    半道上,孙坚、王灿两军分开,孙坚走的是官道,王灿率领士兵走的是小路近道。王灿、孙坚交谈番,然后王灿带着麾下士兵从小道直奔吕布大营后方,等到达吕布营地之后,等待孙坚动进攻,就可以袭击大营后方。

    程普望着王灿大军消失在夜幕,眼流露出思索之色,旋即沉声道:“主公,王灿麾下的破军营实力还是很不错的,应该让他们正面攻击吕布营寨,由我们抄小路袭击吕布的大营后方,这样才方便……”

    程普话未说完,孙坚就呵斥道:“我要斩杀吕布,何须借他人之手,此时休要再提!”

    说话的时候,孙坚身上散着无与伦比的自信。

    自信!

    骄傲!

    这切都源自于实力,源自于武者的骄傲。孙坚作为长沙太守,虽然牧守方,麾下士兵凶猛勇武,但更多的时候,孙坚的所作所为更像是个纯粹的武将,勇猛善战,由着心的想法做事情。

    这样的做法,也影响了黄盖、祖茂、韩当,以及孙坚长子孙策。

    程普砸吧砸吧嘴,脸上升起无奈的神色。

    孙坚武艺出众,性子火爆,做事情很容易冲动。孙坚如此,孙坚的长子孙策也是如此,性格和孙坚摸样,两人几乎是个模子印出来的,只有孙坚次子孙权性格沉稳,年纪虽小,却表现出非同常人的气质。

    孙策、孙权,虽说和孙坚起参加讨董,却被孙坚留在了大军,和袁绍大军起。

    孙坚目光看向吕布大营的方向,神色坚毅,大喝道:“出,前往吕布大营!”声令下,孙坚士兵飞快的消失在了夜空。

    ……

    “报!”

    大军急赶路的时候,名斥侯骑在马上飞快的朝孙坚跑去。

    孙坚问道:“生了什么事情?”

    斥侯拱手道:“将军,前方现了大量的西凉兵,很有可能是吕布亲自率领的大军,西凉军前进的方向也是直奔我军营寨而去,已经快要和我们相遇了。”

    “哦,吕布来了。”

    孙坚闻言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是大笑了起来。他率领大军要去找吕布,没想到吕布竟然亲自来了。

    天助我也!

    孙坚心如是的想到。

    沉默了片刻,孙坚命令道:“大军留在此地,等候吕布来此。”

    “诺!”

    斥侯闻言,立刻拨转马头传达命令去了。

    半个时辰之后,吕布大军赶到了孙坚大军停留的地方。两边的士兵都拿着火把,火把熊熊燃烧,照亮了漆黑的夜晚,通红的火光将所有士兵的脸映照得通红,双方士兵彼此看着对方,眼都露出狰狞的神色。

    杀戮!

    不论是哪边的人,都想杀死对方。

    孙坚骑在战马上,看着对面的吕布神情凝重。

    眼看去,只见吕布头戴三叉束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粗大的腰间挂着柄大黄弓,掌擎着杆近乎两米长的方天画戟,胯下赤红色赤兔马如火精灵,耀眼无比。

    吕布跨坐在赤兔马上,威风凛凛,霸气十足。

    饶是孙坚自信不属于任何人,但是看到骑马站在远处望着吕布,心也是感叹闻名不如见面,吕布这厮果真是气质卓群,昂藏威武。

    “孙坚在此,来人可是吕布?”

    孙坚腰间古锭刀铿锵声拔出,刀锋直指吕布。

    锋利尖锐的刀锋闪烁着冷冽的光芒,让人遍体生寒。

    吕布手方天画戟槊空,大喝道:“某家正是吕布,你既然是孙坚,想必王灿小贼也在此处了,让王灿小贼也出来吧。本侯将王灿和你道解决了,免得夜长梦多。”吕布根本没有正眼看孙坚,这样的神情让孙坚非常窝火,心的怒火逐渐的升了起来。

    孙坚大喝道:“想要和王灿打,先击败我再说!”

    “咻!”

    道尖唳的声音响起,孙坚手古锭刀划破空气,带着呼啸声横在身前。

    “跳梁小丑,本侯看你能如何?”

    吕布双腿夹住马腹,胯下赤兔马仰头嘶啸,甩开四蹄就朝孙坚冲了过去,赤兔奔驰的瞬间,团闪耀的火红色顿时闪耀无比。赤兔奔跑,吕布手方天画戟没有多余的招式,仅仅是缓缓地扬起,旋即闪电般朝孙坚砸了过去,方天画戟所过之处,呼啸声不断响起。伴随着吕布前进,摄人的气势从吕布身上散出来,如山呼海啸般涌向了孙坚。

    两军交战,从吕布冲向孙坚的刹那,跟在吕布身后的西凉兵也冲了过去。

    同时,孙坚也冲了上去,率领大军冲向了吕布。

    大战,触即!

    ……

    王灿率领大军抄小道,走近路,没用多久的时间就赶到了吕布营寨。

    大军隐藏在黑暗,双双眼眸盯着火光升腾,被照亮得如同白昼的营寨,露出饿狼般的眼神,眼神没有畏惧,有的只是兴奋。

    赵云骑在马上,盯着营寨来回巡逻的士兵,沉声问道:“主公,我们怎么办?”

    王灿心早有打算,说道:“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孙坚大军还没有抵达营寨,不过也有可能是被吕布的西凉军挡住了。不管如何,我们都不知道营寨的虚实,得先试探番才行。若是吕布没有率领士兵去偷袭营寨,就只能等着孙坚的大军抵达之后再行动。若是吕布没有在营寨,嘿嘿,那就证明吕布率领大军离开了,营寨空虚缺人,正是我们动攻击的大好机会。”

    顿了顿,王灿喝道:“吹号角,试探下情况!”

    王灿传达了命令,几名士兵麻利的拿出号角,吹响了号角。

    “呜呜……”

    寂静的黑夜,悠扬的号角声显得是如此的突兀,飘渺的声音如同颗石子落入平静的水面打破了宁静的局面,使得井然有序的营寨突然间变得慌乱了起来,不过这也只是营寨的士兵听见号角声的条件反射。

    眨眼间,这些士兵飞快的集合在起,整兵列阵。

    个个士兵神色严肃,目光冷冽,好似凶猛的猎豹豺狼样。

    士兵最前方,个年龄约莫二十五六的精壮青年身穿铠甲,手握着口大刀,正对着号角声传来的地方,目光望着远处漆黑的夜空,眼露出凝重之色。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留在营寨的高顺。

    高顺面露沉思之色,心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按理说吕布率领大军直扑诸侯的前锋军,就算有前锋军前来袭营,也会相互遇到。可现在营寨外居然有号角声传来,这些人显然是错过了吕布的大军,这样的情况让高顺心没底,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号角声悠扬响起,持续了约莫刻钟的时间。

    刻钟,高顺以及守在营的士兵依旧站在营寨门口,动不动。

    然而,这时候号角声突然停止,紧接着传来唏律律的嘶吼声。

    战马奔腾,马蹄声响起。

    漆黑的夜色响起阵阵轰隆声,黑压压的群骑兵朝营寨冲锋了过来。高顺见此情况,心颤了颤,骑兵冲锋,可不容易抵挡啊。他的陷阵营虽然精锐,可是全都是重装步兵,面对着战马冲锋,纵然陷阵营装备精良,精锐骁勇,也要吃亏!

    远处王灿嘿嘿直笑,从刚才的情况,王灿已经能断定吕布袭营去了。

    营剩下的人,肯定是防守营寨的。

    不过驻守的人也不差,从听见号角声的反应就能判断出来。然而没有了吕布的大军,王灿麾下破军营无所畏惧。

    “破军营,冲锋!”

    纵马奔驰的时候,王灿大吼声,心的血液彻底沸腾了起来。

    劫营,这样的情况才好劫营嘛!

    ps:今日更新完成,迟了个小时,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