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想法一致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傍晚时分,孙坚、王灿率领的前锋大军安营扎寨。≥ ﹤.≤﹤1﹤Z≤W≦.≦

    大帐,摆放着两张案桌,案桌上放着酒食。

    孙坚、王灿相对而坐,两人左右坐在大帐左右两侧。

    孙坚呷了口酒,抬头说道:“为先,吕布大军远来,长途跋涉,肯定士兵疲乏,我准备率领大军连夜偷袭吕布,为先以为如何?”

    王灿怔了怔,不明白孙坚为什么急切的想要攻打吕布。

    想了想,王灿轻笑着反问道:“台兄,吕布大军疲乏,我们的大军也是长途跋涉,难道就不劳累了。再说吕布安营扎寨,不可能不设防,即使偷袭吕布,恐怕也不可能取得什么效果,台兄还需要三思啊!”

    “哈哈哈……为先勿忧,勿忧!”孙坚朗声大笑,说道:“为先,这事情我已经思虑清楚了,你且听我道来!”

    “早有准备?”王灿心咯噔下,对孙坚的做法满腹疑惑。

    不过,王灿神色依旧,笑问道:“台兄,莫非其还有猫腻不成?”

    孙坚脸自信,大声道:“半夜,我就率领麾下大军直扑吕布大营,吸引吕布的注意因为吕布被董卓任命为前锋,率领大军赶来,肯定也是想着急于建功,我前去搦战,虽然是黑夜,吕布也肯定要迎战的,到时候我大军攻打吕布前寨,将吕布的兵力吸引出来,为先就率领麾下士兵走小路,袭击吕布大营后寨,这样前后夹击,大事可定矣!”

    王灿想了想,还是点头道:“好,就依台兄之言!”

    孙坚主动和吕布干仗,王灿没有什么反对的。

    王灿也能明白孙坚主动攻击吕布前寨的想法,所谓擒贼先擒王,若是孙坚擒住吕布,斩杀董卓的前锋军大将,孙坚大功件。而王灿袭击吕布后寨,即使是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和孙坚相比,也是黯然失色。

    这样的计谋,明显不是孙坚想出来的。

    王灿嘴角上扬,噙着抹耐诡异的笑容。

    无第,武无第二!

    孙坚不仅仅是方太守,更是武艺绝伦的武将,虽说听闻吕布武艺天下无双,但是心也是不怎么相信的,是驴是马,还得拉出来遛遛才知道。孙坚心不服,王灿可是知晓吕布那个人形战斗机器的,孙坚和吕布相比,还差了大截儿。

    不过,王灿也没有提醒的意思。

    孙坚表面上为他好,其实也是算计他,想争夺功劳。

    既然这样,王灿也就没有必要了出言提醒了。

    到时候孙坚抵挡不住吕布攻击,最后还得王灿赶过去救命。来回,王灿就成了孙坚的救命恩人,这样的结果无疑是王灿更希望看到的。

    孙坚见王灿面无表情,没有反对,笑说道:“为先,回去早些歇息,养好精神!”

    王灿拱手道:“台兄,灿告辞了!”

    ……

    西凉军,营寨!

    吕布身穿黑色紧身棉布袍,神色从容,俊逸洒脱,端的是表人才。尤其是吕布长得虎背熊腰,身强体壮,整个人坐在大帐主位上,身体挺拔笔直,犹如泰山般岿然不动,眼看去,给人种巍峨大山的感觉。吕布轻咳声,虎目睁开,眼眸如刀,冷冽的目光掠过帐下大将,说道:“诸侯前锋军初到,本侯准备率领大军趁着夜色攻打诸侯前锋军营寨,诸位可有建议?”

    吕布话音落下,大帐左侧位神色严肃,面颊清冷的将领拱手道:“主公,斥侯回报诸侯前锋共有两人,人是王灿,另人是孙坚。王灿狡诈,孙坚武勇,两人安营扎寨,肯定会布下埋伏保护营寨的安全,主公率领大军前去袭营,恐不易啊!”

    说话的人名叫高顺,是吕布麾下郎将。

    高顺有勇有谋,所统帅的部队非常精锐,是吕布麾下最厉害的陷阵营。七百陷阵营士兵,号称千人,每个士兵都骁勇善战,悍不畏死,而且士兵全都配有精良武器,又有铠甲、盾牌,属于重装步兵。

    史载高顺陷阵营曾击败过拥有关羽、张飞的刘备,这样的能力可想而知。

    由此可见,高顺的地位在吕布帐下非常重要。

    吕布听了后,面露不屑之色,霸气无比的说道:“高顺,关外诸侯,本侯视之如土鸡瓦狗,不足为虑。纵然王灿有谋,孙坚有勇,营寨也设下埋伏,本侯又有何惧!西凉铁骑勇猛无敌,大军冲阵,即使营寨有埋伏,本侯也要让它土崩瓦解,烟消云散。”

    见高顺还欲说话,吕布大袖挥,说道:“好了,不用劝阻了。今夜你留在营寨防守,本侯亲自率领大军去攻打孙坚,看他能奈我何!”

    霸道!

    自信骄狂!

    吕布此番作为在高顺眼处处都是失误,都是任性不顾全大局。

    高顺熟读兵书,深谙兵法记载的主不可因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主将因为情感而妄动刀兵,这是兵法大忌,吕布这样强行攻打王灿、孙坚营寨,明显是不顾大局,可是高顺却劝不了吕布。

    与高顺相反,坐在右侧的侯成、魏续、宋宪等武将却面露兴奋之色。

    和吕布起征战,让侯成几人都是激动无比。

    男儿,就应当在战场上杀戮!

    正因为这样的情况,高顺才会在吕布帐下境地尴尬。方面吕布知晓高顺忠诚,但是方面高顺的性格却让吕布不舒坦。所以吕布方面让高顺统帅陷阵营,成为吕布麾下的核心将领;但是吕布却又不怎么理睬高顺,将高顺放在旁,不理会高顺。

    吕布咧开嘴,嘿嘿笑了笑。

    那洁白的牙齿,闪烁着润白的光泽,但是光泽闪烁的时候,却好似刀光闪烁般令人心底寒,感觉背脊凉。

    吕布大袖挥,命令道:“下去准备吧,半夜大军开拔,直奔王灿营寨!”

    “诺!”

    宋宪、魏续、侯成几人抱拳大喝,然后笑嘻嘻的去准备了。

    高顺面无表情,缓缓地离开了大帐。

    吕布看着高顺离去的背影略显萧瑟落寞,心颤了颤,但是这仅仅是闪而逝的情绪而已。转瞬间,吕布就已经被夜袭王灿营寨的激动心情所取代,不管前方有什么陷阱计谋,吕布只需要杀,杀过去,杀出条路来,最终的胜利定是属于他吕布的。

    “王灿、孙坚,本侯定要取你们项上头颅!”

    吕布神情坚定,棱角分明的面颊上露出坚毅的神情。

    ……

    孙坚营帐!

    孙坚独自坐在大帐,眸光冷冽如刀,神情坚毅。

    他望着大帐门帘,冷冽的眼神好似穿越了时空,已经看到了吕布,喃喃自语道:“吕布,本将定然取你项上头颅!”

    ps: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