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王灿的转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深夜,虎牢关。≯≧  ≦.≦≤1≤Z≦W≤.﹤

    厢房,暗黄的火苗子微微摆动着,两道模糊的人影映照在墙壁上,影影绰绰。

    王灿、荀攸相对而坐,荀攸神色严肃,王灿睡眼惺忪。

    揉了揉酸的眼睛,王灿看着荀攸,打了个哈欠,瓮声瓮气的问道:“公达,都已经三更天了,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急事么?”

    三更天,换做24小时计算,属于23点~1点的时间段。

    这个时候,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王灿也不例外。

    荀攸急匆匆跑到王灿房间,将王灿从睡梦惊醒了过来。虽说睡得正酣的时候被叫醒,精神显得有些倦怠,但荀攸深夜的时候前来拜访,肯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因此王灿打起精神,等待着荀攸禀报。

    荀攸坐在屋子,精神贼好,好似点倦意都没有。

    他慢条斯理的从袖口摸出封书信,递到王灿手,说道:“主公,这是王越从洛阳快马加鞭送来的书信,刚刚才送到军营。我想信可能有重要信息,就急忙来找主公了,打扰主公歇息,请主公原谅!”

    王灿摆摆手,表示没有大碍。

    “嗞啦!”

    王灿撕掉了信封上的封条,拆开信封,将信封的信纸抽了出来。信封足有好几页纸张,王灿目十行,浏览的度非常快,没用多长的时间就已经将信纸上的内容看完了,旋即又将手的书信递到了荀攸手上。

    荀攸接过书信,仔细浏览了起来。

    第张、第二张信纸上的内容荀攸仅仅是晃了眼,就略过了。因为第、二张信纸上面记载的事情都是说王越如何将蔡邕弄出洛阳,送往汉的事情。后面的信纸上记载的内容都是关于董卓在洛阳做的事情,以及董卓麾下大军的动向。

    “呼呼……”

    好半响,荀攸才看了信纸上的内容,长长地舒了口气。

    旋即,荀攸叹息道:“主公,洛阳的局面有些严峻啊!”

    王灿点头说道:“是啊,董卓在洛阳恣意横行,强征暴敛,又纵容麾下的西凉兵劫掠富商、豪族,现在洛阳的局面已经非常混乱了……”

    说道这里,王灿眉头挑。

    抢劫!

    董卓纵容西凉兵四处抢劫,这不是意味着董卓搜刮钱财,开始谋划着迁都长安了么?不过信封上还没有提及董卓劫掠皇家陵墓的事情,距离迁都应该还有段时间,而且董卓现在还想着如何击败盟军。

    不过西凉军真被盟军击溃,恐怕董卓真的要准备迁都了。

    “主公,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不对么?”

    荀攸见王灿话说到半,心满是疑惑,难道又有什么事情?

    王灿摇摇头,没有说出心的想法。董卓迁都的事情还是未知之数,他说出来也不过是危言耸听,骇人听闻罢了。不过王灿心却留了心思,这样的事情迟早会生的,早些准备,也能够从谋取到更多的利益。

    “公达,董卓以吕布为先锋,李傕为大将,起兵直逼诸侯盟军,你怎么看?”

    王灿话题转,回到王越信封上提及的最后件事情。

    荀攸想了想,说道:“以攸看来,这次董卓以吕布为先锋,肯定不会出现避而不战的情况。吕布世之骁将,骁勇善战,勇猛无敌,董卓这样的安排肯定是打算和诸侯盟军堂堂正正的交锋,借吕布击败盟军从而恢复西凉军的士气。”

    王灿点点头,微眯着眼睛,考虑着吕布的事情。

    “公达,夜已经深了,你回去休息吧!”王灿摆摆手,轻说道。

    荀攸拱手道:“主公,攸告退!”

    说完之后,荀攸站起身离开了王灿的厢房。

    屋子,王灿个人静静的坐着,被信上的内容搅和,已经没有了睡意,吕布的能耐,但凡是对三国有所了解的人都非常清楚吕布那非人的战斗力,强悍无匹,简直是个人形战斗机器。手方天画戟锋利刚猛,胯下赤兔千里绝尘,再加上吕布自身的武艺,王灿有绝对的理由相信现在的赵云还不是吕布的敌手。

    吕布出战,谁人可挡?

    如何应对吕布?

    如何保存实力?

    如何乱取利?

    所有的事情,都需要王灿深思熟虑,考虑清楚,王灿现在只有百士兵,基本上不用出战。但是有点对王灿不利,王灿的人数太少,不能够形成大规模的杀伤力,即使百士兵悍不畏死,勇猛作战,也还差些火候,终究是人数少了。

    似董卓三千飞熊军,全是精良骑兵,战斗力就相当强悍。

    若是王灿的破军营有千人,王灿都满意了。

    利益!

    王灿现在需要的是真正实在的利益,其他的太过飘渺了。

    此前,王灿从汉出的时候,心想的是练兵、练将,通过讨伐董卓提升名望。通过战场厮杀,士兵确实练出来了,悍不畏死,勇猛刚进,可是只剩下百余人,损失了近四分之三的汉士兵,同时通过讨伐董卓,王灿的名望也有了。

    但是归根究底,王灿仍旧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粮草、兵源、钱财,好似样都没有捞到。

    经过虎牢关之战后,王灿的思想才逐渐的开始转变,打仗不能从谋取利益增强自身,王灿干脆不来,窝在汉低调的展自己的实力。

    ……

    曹操厢房,也是灯火通明。

    曹操神色凝重,手拿着封书信,眼露出遗憾之色。

    若是采纳他的建议,在董卓还没有布局的时候,盟军趁着大胜追击西凉兵,兵临洛阳,肯定能打董卓个措手不及。现在给了董卓调兵遣将的机会,盟军就要和董卓的大军硬碰硬,这种情况,又不知道多少诸侯心会有其他心思,畏惧不前了。

    曹操心愤怒,却无法阻止。

    他对袁绍坚持将大军留在虎牢关有意见,对王灿的做法也很不愉快。明显王灿也知道趁胜追击的好处,却支持袁绍留在虎牢关。

    “诶,可惜,可惜!”

    曹操连连叹息,脸上露出无奈之色。

    各路诸侯起兵讨伐董卓,表面上派和气,暗地里却各自为政,心思各异。这样的情况让曹操心非常担忧,当盟军面临强势凶猛的西凉军的时候,所有的诸侯能否众志成城的兵对抗董卓,这是目前即将面临的问题。

    ……

    袁绍也得到了消息,坐在床榻上,久久不能入睡。

    与曹操、王灿不同,袁绍面色铁青,神色狰狞。

    洛阳生的事情,与袁绍料想的相差太大了,可谓是差之千里。按照袁绍的揣测,董卓知晓西凉军大败,肯定会愤怒而杀人,可是董卓不仅没有怒,反而非常的心胸宽广,再次任命李傕为大将,由李傕率领大军攻打诸侯盟军,同时由吕布担任先锋。这样的事情完全出乎袁绍意料之外,让袁绍心充满了怒火。

    皇帝没死!

    朝大臣没死!

    早知道这样的情况,袁绍就挥兵攻打洛阳了。

    可惜,事情没有重来的机会,袁绍自己设下的局,酿成的苦果只有袁绍自己吞下去,现在诸侯盟军面临的是董卓大军,只有战了。

    ……

    与曹操、袁绍相同,其他许多诸侯也收到了来自洛阳的消息。

    各路诸侯,心都开始盘算着自己的事情了。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