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大战落幕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郭汜饮恨逃窜,心恨不得将王灿挫骨扬灰。≯> ≧ ≤.<<1≤Z≤W<.≦≦

    但是形势比人强,虎牢关陷落,使得西凉军的局面变得难过了起来。

    虎牢关内东南方的粮仓被毁,使得西凉军暂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但是西凉军依托虎牢关,依旧退可守,进可攻,而且洛阳的粮食也能够以最快的时间送到虎牢关,保证虎牢关的粮草补给不受影响。

    然而,虎牢关旦陷落,洛阳就成了扒掉最后层遮羞布的女子,赤裸裸的站在诸侯们眼前,没有丝毫的遮掩。

    郭汜就是用屁股也能猜到董卓知道虎牢关陷落后,会是什么神情,会是多么的愤怒。

    可是,郭汜现在已经不得不面对董卓的愤怒了。

    郭汜夺路而逃,天色已经逐渐的明亮了起来。此时郭汜率领的西凉军七倒歪,稀稀疏疏的狼狈不堪,所有的西凉兵脸上都露出庆幸的神色,终于逃出来了。虎牢关城楼上诸侯盟军凶悍无比,而虎牢关城门被破,城楼下又有骑兵奔驰杀戮,西凉兵简直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由诸侯盟军宰割。

    好不容易,终于逃出生天了。

    “将军,前方有骑兵!”

    士兵,站在郭汜身旁的西凉兵突然伸手指向官道远处,只见簇簇黑影在官道上蠕动,飞快的朝郭汜这边奔跑了过来,伴随着黑影的蠕动,马蹄声震动,使得大地为之颤抖,郭汜骑在战马上,也是心颤抖。

    “大军集合,集合!”

    郭汜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神经高度的紧绷着,听见士兵说有前方有骑兵过来,想也不想,当即召集士兵集合。

    做完这些,郭汜放眼看去,只见黑压压的骑兵飞快奔驰。眨眼间就已经能够看清楚骑兵的情况,郭汜望见为的人正是前往粮仓的李傕,心顿时松了口气,长久的压抑使得郭汜都快要崩溃了,看见李傕率领骑兵赶回来,郭汜心的大石终于落地了。

    郭汜放松了,李傕却是神色凝重。

    尤其是看见官道上的人是郭汜,而且郭汜、赵岑、胡轸还狼狈不堪,衣衫褴褛,这样的情况更让李傕心戚戚然。

    目光落在郭汜身上,郭汜只穿了件内衫,铠甲不见了,颌下胡须也不见了……

    生了什么事情?

    李傕心疑惑,瞬间想到了种可能,虎牢关丢了!

    他扬起马鞭吆喝声,胯下战马迅朝郭汜冲过去,问道:“郭阿多,你怎么成了这个模样,虎牢关被诸侯盟军攻下了么?”

    郭汜闻言点点头,没有说话。

    这时候,沉默就是最好的武器,越是说话,反而越让李傕愤怒。

    “郭阿多,你,你……你是西凉军的罪人!”李傕伸手指着郭汜,脸色阵青阵白,胸腔起伏不停,肺腑内感觉五内俱焚,气血翻腾。好阵沉默之后,李傕脸色突然变得血红,张嘴吐出口血雾,斑斑血迹直接喷洒在郭汜脸上。被李傕吐出的鲜血沾到脸上,郭汜不仅没有愤怒,还有着浓浓的愧疚。

    诚如李傕所言,他真的是西凉军的罪人。

    守住虎牢关,诸侯盟军只能屯聚在关外,没有用武之地,

    然而,虎牢关失去,洛阳就成了诸侯盟军的眼钉、肉刺,诸侯们肯定会率领大军直逼洛阳,攻打董卓。

    “铿锵!”

    郭汜见李傕的神情,心也是懊悔不已,咬咬牙,拔出腰间的长剑就要自刎谢罪。

    “混账!”

    李傕见状,长剑挥动,直接将郭汜手的长剑磕飞了,喝骂道:“蠢货,你现在死了能有什么用?哼,虎牢关易守难攻,城楼上又有甲兵保护,再加上我特意嘱托你守好虎牢关,你怎么可能将虎牢关丢了呢?给我说清楚,虎牢关是怎么陷落的。”

    郭汜眼眶通红,说道:“是王灿,王灿打开了虎牢关城门!”

    “王灿?他打开城门,怎么可能?”

    李傕惊呼声,脸上露出错愕的神情。

    郭汜神色凄冷寂寥,淡淡的道:“昨日王灿化名王二狗潜入虎牢关,当时我还和他说话了,只是王灿化妆过后,我没有认出王灿,让王灿进入了虎牢关。由此推断,虎牢关东南方向的粮仓被焚毁也是王灿所为,后来粮仓起火,王灿回到虎牢关,打开了城门,接应诸侯大军入城,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虎牢关败于王灿之手啊!”

    李傕摇了摇头,神情沮丧。

    他率领飞熊军已经查看了粮仓,粮仓被焚烧得干干净净。

    驻守粮仓的士兵也跑完了,可以说李傕和诸侯盟军交战,虽然取得了局部的胜利,但仍旧是失败了,败得如此惨。

    粮草被焚!

    虎牢关被攻克!

    李傕真的是没有脸面回洛阳,但是事情往往由不得人,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李傕能够控制的了。念及此处,李傕当即说道:“大军休整半个时辰,然后启程赶回洛阳,将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太师,请罪!”

    “诺!”

    郭汜乖乖的应了声,没有说话。

    ……

    虎牢关,袁绍、曹操、公孙瓒、孙坚、王灿,五人站在城楼上眺望远方。

    虎牢关已经攻下了,下阶段就是直奔洛阳,除去董卓。

    不过,其他各路诸侯还没抵达虎牢关,现在只需要等待各路诸侯抵达商议大事了。

    昨日夜晚,大军追杀了郭汜段时间,公孙瓒、曹操、袁绍、孙坚都收兵了,开始清点这次攻打虎牢关的战绩和死伤,几个时辰之后,才把虎牢关的尸体清理干净。袁绍站在虎牢关上,意气风,神情得意。

    花费了这么大的人力、物力,终于击败李傕的西凉兵了。

    微风吹拂,袁绍身后的黑色披风砰的下飘扬起来。

    此时,袁绍心充满了满足感。

    联军盟主,袁绍心对这个位置又有了新的感受。

    坐上盟主之位,袁绍已经感受到了权利的妙处。袁绍刚刚担任盟主的时候,事必躬亲,什么事情都想着自己做主,什么事情都想要掌控。

    然而,结果却让袁绍近乎崩溃颓废,可后来袁绍将事情直接交给王灿、曹操去做,所有的事情,根本不用袁绍操心,都由王灿、曹操去考虑。袁绍稳坐盟主之位,没有任何的苦恼。随后王灿用计,轻易的攻克了虎牢关。

    这样用人之道,权谋之术,让袁绍心充满了满足感。

    同时,袁绍心的**也开始滋生了起来,盟主职,已经渐渐的不能满足袁绍了,内心更多的想法已经在脑海盘旋上升。

    袁绍目光看向王灿,说道:“为先,此战你当记功!”

    曹操也附和着说道:“盟主说得对,若没有为先潜入虎牢关,打开城门。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容易进入虎牢关,此战幸好有为先啊!”

    对于王灿只身犯险,曹操心还是有些愧疚的。

    因此,曹操没有吝啬夸奖的话,张口就是夸奖王灿的话,为王灿捞取战功。

    王灿摇摇头,谦虚的说道:“盟主过誉了,灿不过是做了点小事而已,那里及得上盟主和孟德兄运筹帷幄,指挥大军。”

    袁绍闻言哈哈大笑,脸上露出志得意满的神情。

    曹操笑了笑,心如明镜,知晓王灿的想法。

    ps:第更咯,继续求收藏、鲜花,拜请各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