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攻克虎牢关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骑兵的力量,毋庸置疑。≯>   ≤.<≦1﹤Z≤W≤.﹤

    裴元绍率领破军营士兵横冲直撞,挡在前方的西凉兵士兵纷纷被撞飞,亦或是被裴元绍的狼牙棒砸烂了脑袋,猩红的鲜血随着裴元绍狼牙棒挥舞,四处飞溅,那黝黑的面庞笑起来的时候显得是如此的狰狞恐怖。

    兵败如山倒!

    前刻,西凉兵还悍不畏死的冲上去想要杀死王灿。

    然而,城门大开,裴元绍率领骑兵冲进来之后,西凉兵纷纷后撤,四下逃窜,想要抱住性命。

    “主公,裴元绍来了!”

    裴元绍战马奔驰,眨眼间就冲到了王灿跟前。旋即,裴元绍翻身下马,手持狼牙棒站在王灿身旁警惕的望着周围,说道:“主公,请上马!”

    王灿也不推辞,翻身上马,骑在马上。

    裴元绍如同马前卒样,手持狼牙棒跟在王灿身边。

    见赵云手拎着口战刀,裴元绍大吼道:“将赵将军的武器拿过来。”话音落下,破军营个士兵拿着赵云的龙胆亮银枪跑了过来,将龙胆亮银枪交到了赵云手。这微小的细节落在赵云眼,让赵云对裴元绍的感观瞬间生了变化,常言裴元绍莽撞无礼,恐非如是!

    摩挲着手的长枪,赵云说道:“老裴,多谢了!”

    裴元绍大笑道:“有什么好谢的,杀吧!”

    “杀!”

    赵云点点头,大吼声。

    裴元绍、赵云,两人如同两头疯狂的狮子,张开了血盆大口,朝城门内的西凉兵杀去,赵云长枪纵横,龙胆亮银枪化作银白色的厉芒,在通红的火光熠熠生辉,闪耀个不停,银白色的长枪,枪尖撩起,顿时勾起丝丝血珠……

    赵云之威,让西凉兵为之胆寒。

    若说赵云龙胆亮银枪杀人,是艺术性杀戮,充满了美感。那裴元绍就是狂野派,状若疯魔,癫狂不已,手狼牙棒不管三七二十,只知道砸烂挡在前方的西凉兵。狼牙棒砸在西凉兵士兵身体上,旋即又是挥,狼牙棒尖端的尖刺勾起坨血肉,在空撒落下片血雨。

    凶残,暴戾!

    这就是裴元绍的杀戮方式。

    王灿被破军营保护着,看着赵云、裴元绍两人大展神威,眼露出满意的笑容。战场才是男人展现能力的地方,尤其是赵云、裴元绍这般武将,更应该在战场上挥洒青春,封侯拜将,流芳百世。

    卫、霍之功,谁都羡慕。

    任何个热血男人,心都有着效仿卫青、霍去病封狼居胥,牧马贺南山。

    正当王灿陷入沉思的时候,整齐划的大吼声从城门外传来。

    “白马义从,忠义无双!”

    “白马义从,忠义无双!”

    ……

    只见清色的纯白色战马奔驰而来,那纯白色的战马之,个个骁勇健儿大声吆喝,手战刀不停地挥舞。为之人,正是北平太守公孙瓒,只见公孙瓒胯下匹纯白色战马,战马的毛洁白无瑕,没有任何的瑕疵,非常注目惹眼。

    手口大刀,直奔西凉兵。

    “白马义从,杀!”

    公孙瓒奔跑的时候,手大刀扬起,冲进城门之后,身体突然前倾,贴近了胯下战马的脖子,整个人的胸膛贴在马背上,右手握紧的大刀猛地往前撩,刀光闪过,挡在前方的西凉兵身体从胯下到胸膛,直接劈成了两半。

    马借人力,人借马势。

    公孙瓒大刀劈出,力量强大无比,而且公孙瓒骑在战马之上,居高临下,更加具有侵略性,这就是骑兵的优势,冲阵的时候,力量非常强大。

    城门打开之后,已经是盟军占据优势,开始屠戮郭汜麾下的西凉兵了。

    城楼上,郭汜面色铁青,看着被撞开的城门,心片冰凉。

    郭汜心终于理解李傕驻守虎牢关有多大的压力了,因为李傕主持虎牢关防守的时候,郭汜什么都不过问,全部由李傕说了算。现在李傕有事离开,盟军攻城,战就攻克虎牢关,郭汜心死的心都有了。

    “郭将军,败局已定,撤吧!”

    赵岑面色难堪,眼露出惊恐之色,跑到郭汜的身旁,大声的建议道。

    话音落下,西凉兵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郭汜身上。

    甲兵已经被弓箭手逐渐的消耗掉,力量越来越小,袁绍、曹操等人狠采用人海战术,纵然甲兵厉害无敌,但也架不住盟军士兵悍不畏死的冲杀。甲兵原本还能维持僵持的局面,现在已经逐渐的变得岌岌可危,有些支撑不住了。

    郭汜神色落寞,无奈的说道:“撤!”

    声音很低,却让所有的西凉兵都听见了。

    这句话说完,郭汜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好似被抽干净了,变得颓废无比。

    ‘撤’字刚刚说出口,郭汜就觉得自己失败了,心明白了李傕两次都没有击败诸侯盟军的感受,那种沮丧的心情让郭汜为之狂。凶威赫赫,所向无敌的西凉军,竟然败了,败得如此的干脆。

    不知何时,胡轸也溜到了郭汜身旁。

    驻守虎牢关的三个将领,都聚集在起,开始后退。

    与此同时,城楼上的西凉兵也纷纷跑下城楼,跟着郭汜、赵岑等人往后撤退。

    在西凉兵的护送下,郭汜下了城楼,往李傕率领飞熊军离开的方向撤去。

    王灿骑在战马上,眼观四路,耳听方,看见郭汜被群士兵簇拥着从城楼走出来,心动,脸上露出恶魔般的笑容,旋即大声吼道:“众将听令,背后披着赤红色披风的人是虎牢关守将郭汜,抓住郭汜,赏百金!”

    王灿话音落下,盟军纷纷朝郭汜涌去。

    不谈‘百金’奖励,能够抓住大将郭汜,亦或是斩杀郭汜就是无上的荣耀了。

    郭汜听见王灿大吼,回头望见无数的盟军涌了过来,心恨死了身后的披风,嗞啦声将背后的赤红色披风扯了下来,扔在了地上。正当郭汜扔掉了劈在身后的披风,又听见王灿大吼道:“身穿银白色铠甲的人是郭汜,抓住郭汜,赏百金!”

    句话,使得郭汜身体颤,刚刚放松的心又紧绷了起来。

    郭汜骑在战马上,三两下将身上的银白色铠甲也脱了下来,扔在地上,只剩件普通的内衫穿在身上。做完这切,郭汜心才放松了下来,终于解脱了,应该不会有事情了。然而,事情往往出乎于意料之外。

    郭汜心放松的时候,又传来王灿的大吼声:“下巴长着山羊须的是郭汜,抓住郭汜!”

    这时候,郭汜心都快要崩溃了。

    咬紧牙齿,郭汜心狠拔出长剑将颌下的胡须也割断了。

    郭汜做完这切,恨恨的回头望了骑在战马上的大声吼叫,将矛头对准他的王灿眼,当郭汜望见王灿面容的刹那间,郭汜突然想到了个人,那个押送木料往洛阳去的佝偻青年‘王二狗’,王灿的面容不正是和王二狗相似么。

    “诶,计了!”

    郭汜落寞的叹口气,心悲恸不已。

    绕来绕去,事情的根源还是出在自己身上。

    王灿潜入虎牢关,同时麾下的士兵也全部打散进入虎牢关。王灿率领士兵将东南方的粮仓焚毁,调虎离山,将李傕调离了虎牢关。最后诸侯盟军攻城,王灿趁着战乱打开了虎牢关的城门,接应诸侯大军入城。

    想清楚了事情,郭汜心恨不得将王灿五马分尸,喝其血,食其肉。

    愤恨!

    郭汜从来没有这么愤恨个人,王灿将郭汜绕得团团转,不仅利用小伎俩骗过了郭汜,最后又夺下了虎牢关。

    王灿所做的切,都构成了郭汜愤恨的源泉。

    不过,郭汜现在想的是逃跑,先保住性命,然后伺机报仇。

    ps:四更完成咯,收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