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大幕拉开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咚!”

    “咚!”

    ……

    黑夜,鼓声冲霄而起,剧烈的冲击震散了天空飘散的小雨,那如惊涛骇浪般的鼓声雄浑无比,好似鼓声响起的时候,夜色都为之凝滞了。>≥≥  <.≤1ZW.

    战鼓敲响,虎牢关城楼上轰然间变得混乱起来。

    “敌袭,敌袭!”

    带着惊恐、畏惧的大吼声在虎牢关上响起,站在城楼上的西凉兵望着远处漆黑色的夜幕,眼露出凝重之色,大雨过后,盟军居然攻城了?这样的场景,让许多士兵惊恐的同时又带着满腹的疑惑。尤其是虎牢关守将郭汜,他站在城墙上,弄不明白诸侯盟军想要做什么事情?

    按理说刚刚下了大雨,道路泥泞,不适合出兵,而且又是深夜,夜色浓厚,不好出兵作战。但是诸侯盟军偏偏选择在这时候攻打虎牢关,莫非是算准了李傕会离开?

    郭汜心想了想,突然想到这样的种可能。

    粮仓,或许真是诸侯盟军所为。

    而李傕往粮仓赶去,则是诸侯盟军设下的套子,好让虎牢关没有李傕镇守。

    念及此,郭汜心又升起无尽的愤怒,他从来都认为不会有盟军潜入虎牢关,现在想想,粮仓被焚肯定是盟军所为,郭汜心就觉得窝火,到头来还是他错了,李傕是对的。然而,好歹他郭汜也是虎牢关的主将,负责虎牢关的所有事情,盟军眼根本没有郭汜这个虎牢关守将。

    李傕在虎牢关,诸侯盟军不敢放肆。

    现在李傕刚刚离开,诸侯盟军就立刻疯涌前来攻城了。

    “快点,快点…准备防守的器械,准备圆木、准备油锅…不要乱,不要着急…稳住,稳住……!”郭汜心思绪万千,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变化,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士兵防守虎牢关,没有丝毫的慌乱。

    西凉兵,全都动起来,井然有序的为防守虎牢关做准备。

    虎牢关外,袁绍、曹操两人并辔而立。

    荀攸、裴元绍骑马微微靠后,没有和袁绍并排站立。荀攸望着漆黑浓厚的夜色,眼露出浓浓的担忧。不管如何,王灿带着赵云潜入虎牢关,身处险境,荀攸在没有确定王灿已经完全安全的情况下,心都无法平息下来,毕竟虎牢关内全是西凉兵。

    袁绍眼眸圆睁,拔出腰间长剑,大吼道:“攻城!”

    霎时,孙坚作为攻城的先锋军,率领程普、韩当、祖茂、黄盖四大部将飞快的攀爬上云梯,如猿猴般跳跃上了城楼,开始屠戮城楼上的西凉兵。同时,袁绍、曹操麾下的士兵也纷纷攀爬上城楼,和西凉兵交战。

    “甲兵,准备!”

    郭汜神色凝重,看着越来越多的盟军士兵爬上了城墙,神色狠直接让城楼上负责防守的甲兵出战,甲兵装备精良,很难击败,只要让甲兵碾杀过去,那些刚刚爬上城楼的士兵就会被全部杀掉。

    和上次的阵型、招式摸样,甲兵身穿铠甲,头戴铁盔,手拿着尖锐锋利的长枪,甲兵从正央分为二,成为两部分,分别朝城楼左右两侧碾杀过去。

    甲兵所过之处,盟军士兵纷纷被戳成了肉窟窿,没有办法阻挡甲兵。

    郭汜见到这幕,心嘿嘿冷笑,诸侯们都知道城楼上有甲兵驻防,却还敢来攻城,还真是群不怕死的人啊!

    “狗日的,老子就知道你要让这群龟孙子出战。”

    孙坚看见甲兵缓缓碾压过来,嘴角上扬,勾勒出抹残忍的笑容,只见孙坚猛地回头大喝道:“黄盖,命令弓箭手准备,给老子放箭。”

    孙坚命令下达,身后黄盖、程普、祖茂、韩当四大部将,以及周围的士兵纷纷从腰间取出长弓,又伸手从后背上捻起弓箭,不管三七二十,对着甲兵的阵营拉满弓弦直接射箭,阵箭雨飞射过去,顿时有许多甲兵被射面颊。

    饶是甲兵装备精良,从脚上武装到脑袋上,但是也有许多的士兵被弓箭射,纷纷躺在地上翻滚嘶吼,大声惨叫。

    这招,是孙坚特意用来对付甲兵的。

    近身交战,因为甲兵是集合在起的团体,又有长枪这样的远距离武器,很难对付,还没有接近甲兵,就被甲兵的长枪戳了。

    然而,无法接近甲兵,弓箭却可以远程攻击。虽说弓箭射在西凉兵的铠甲、护胸、护臂上很难造成伤害,但是正如甲兵的枪林样,无数弓箭形成的箭雨密集如林,很容易射到甲兵的面颊上,这样的无差别攻击,甲兵很容易受到伤害。

    因为孙坚的这招,甲兵失去了优势,没有形成边倒的屠戮。

    两边的战局,变得僵持起来。

    城楼上,盟军英勇杀敌,防守的西凉兵也是悍不畏死。波波攀爬上城墙的盟军士兵被西凉兵挡住了。不过,这次攻打虎牢关,集合了袁绍、曹操、孙坚、公孙瓒,四大诸侯的兵力,实力不可谓不强大,士兵也都是精锐之师。

    “哐当!”

    “哐当!”

    ……

    城楼下,攻城车下下的撞击着虎牢关城门。

    不管如何,攻击城门都是最简便、最快的方法,只要城门被破,虎牢关也就沦落了。郭汜听见城楼下盟军的大吼声,大声命令道:“赵岑,让人稳住城门。你率领率领二十个西凉兵在城楼上往城门下撞击大门的士兵砸木头,务必要在烧好滚油之前稳住局面,不能让盟军撞破城门。”

    “诺!”

    赵岑抱拳大喝,旋即带着二十个西凉兵离开了,专门负责防守城门。

    根根圆木从城楼上砸下,使得撞击城楼的攻城车受到了定程度的损伤,圆木滚下,士兵也是死伤了无数,但是曹操、袁绍都是铁了心要攻下虎牢关的,没有心思理会麾下士兵损失了多少,波波的士兵不要命的涌上去,扶着攻城车撞击城门。

    战事越来越激烈,双方的交战逐渐趋于白热化。

    胡轸满身是血,神色狰狞恐怖,拎着口大刀跑到郭汜身前,说道:“郭将军,李将军暂时离开了,无法率领飞熊军支援虎牢关。我们是不是点燃狼烟,好让李将军现虎牢关被诸侯大军围攻了。狼烟起,李将军得了消息,定会立即率领西凉兵返回虎牢关,我们也能轻松些了。”

    郭汜大怒道:“狗屁,老子不能守住虎牢关么?”

    胡轸说道:“郭将军当然可以守住虎牢关,我这不是担忧出现变故,因此才建议将军点燃狼烟,让李将军现虎牢关出事了。”

    郭汜闻言说道:“好,立刻点燃狼烟!”

    说完后,郭汜心阵烦躁,摆摆手,示意胡轸去点狼烟。

    胡轸得了郭汜许可,笑了笑,屁颠屁颠的跑去传信去了……

    虎牢关远处,袁绍偏头朝荀攸问道:“公达,为先怎么还没有打开城门?”虽说雨雾朦朦,夜色漆黑浓厚,但是虎牢关城楼上的篝火、火把噼噼啪啪燃烧个不停,照亮了整个虎牢关。袁绍看着死伤的士兵越来越多,激动的心也逐渐的沉底了。

    越早打开城门,对盟军就越好。

    而王灿没有打开城门之前,袁绍是不能够下令收兵的。

    攻克虎牢关,是袁绍给曹操下达的命令,曹操又给王灿下了命令。袁绍、曹操都答应了王灿,给兵、给将、给粮……凡是王灿的要求,袁绍、曹操都没有理由拒绝,谁让两人想不出办法,将担子托给王灿了呢?

    荀攸目光掠过袁绍,停留在了曹操身上。

    旋即,目光又转到袁绍身上,说道:“盟主,主公信号让我们攻城接应主公,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已经被吸引到虎牢关城楼上。主公想要打开城门,还得伺机寻找机会,还请盟主耐心等候。”

    袁绍不置可否的说道:“好,我就等王灿打开虎牢关。”

    说是如此,其实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撤军?

    王灿没有打开城门之前,袁绍不能撤军。

    ps:第二更,周,俺继续求鲜花、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