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毁粮,还以颜色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雨潺潺,风萧萧。≧ ≯≥ ≤.≦﹤1≤Z﹤W.

    深夜的时候,瓢泼大雨逐渐停歇下来,变成了稀疏的小雨。

    漆黑的夜幕下,两个人影从营帐走了出来。

    这两人自然是王灿,以及赵云。

    两人出了营帐,躲开巡逻的士兵,直奔囤积粮食的仓库。雨已经小了,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在今夜完成。天亮之后,士兵肯定会现李陌、以及粮仓的偏将、校尉都已经躺在营帐死了。这事情旦被现,粮仓肯定片混乱,而且粮草被烧,李傕也可能率领士兵前来,若是遇到李傕,王灿也会有危险,因此必须今夜焚毁粮食,然后赶紧离开。

    王灿腰间挂着柄长弓,身后背着插满弓箭的箭囊。

    赵云手口战刀,锋利无比。

    两人带着武器,迅的消失在夜幕,朝粮仓奔去……

    粮仓囤积粮食的仓库大门口,篝火闪耀,两只火把噼啪燃烧着熠熠生辉。两个士兵昂挺胸,左右站在仓库门口,负责粮食的安全。

    “谁!”

    仓库门口,左侧的士兵睁大了眼睛,望见黑夜两个人影冒了出来,大喝声。士兵条件反射般的突然拔出了腰间的战刀,凝神以待,全神戒备,不过士兵想到粮仓没有其他人,又将手的战刀入鞘,等待着夜色的两个人走近。

    正当士兵放松警惕的时候,刺耳的锐啸声从远处传来。

    “咻!”

    道黑芒在夜幕闪过,瞄准了左侧的士兵,噗的声穿透了士兵的喉咙。旋即又是支弓箭激射而出,将站在右侧的士兵射死了,两个站在粮仓门口的士兵,眨眼间横尸当场,失去了生命。

    “子龙,劈开铁锁!”

    王灿将长弓挂在腰间,心放松了下来。

    他手的长弓是在李陌大帐看到的。因为换了衣衫,原来的猎弓扔在了山林,抵达粮仓后,王灿还没有趁手的兵器。恰巧在李陌大帐看见了大弓,王灿当即拿来自己用了,反正留在李陌帐也是浪费,不如让王灿用大弓多杀几个西凉兵。

    “铿锵!”

    王灿身旁,金铁摩擦的声音响起。

    只见赵云握紧战刀,手战刀高高擎起,旋即大喝声,战刀劈下,凛冽的刀光闪烁,直接将锁住大门的铁锁劈断了,不过战刀上也留下了豁口,这柄刀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走,进仓库!”

    王灿、赵云拿着火把,溜进了仓库里面。

    仓库,无数的粮食用大麻袋装着,堆积成山,难以计量。纵然赵云提出了焚毁仓库的粮食,可是亲眼看到仓库囤积的粮食后,心也是非常的惋惜。这么多的粮食,足够王灿的军队支持近年的时间。

    把火烧了,确实很可惜。

    王灿深吸口气,沉声道:“子龙,烧吧!”

    说完之后,王灿拿着火把点燃了仓库容易燃烧的麻袋、干草。

    因为仓库囤积粮食,要保证粮食干燥不受潮,因此仓库干燥通风,没有什么水汽存在。王灿用火把将仓库的麻袋、干草等易燃的东西点燃之后,微小的火星噼噼啪啪燃烧起来,眨眼间,小火苗就如同星火燎原般聚集成了熊熊燃烧的大火,通红的火苗子熊熊燃烧,将王灿、赵云的脸映照得通红。

    李傕劫粮未遂,王灿却毁掉了李傕的粮草。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子龙,撤!”

    王灿、赵云点燃大火之后,飞快的溜走了。

    破军营士兵歇息的大帐,所有的士兵都穿好了铠甲,手拿着战刀,在大帐凝神以待,等待着王灿、赵云返回营帐。

    “将军,完成了么?”

    王福见王灿、赵云急匆匆的回到帐篷,询问了声。

    赵云点点头,说道:“走,立刻撤退,返回虎牢关。”

    赵云命令出,破军营士兵纷纷拿着武器溜出了大帐。因为仓库着火,所有西凉兵都被吸引了过去,王灿、赵云等人飞快的消失在夜幕。

    与此同时,囤放粮食的仓库燃烧的熊熊大火已经无法扑灭了,冲天而起的烟雾吹散了零星小雨,从高空降落下来的雨滴还没落到地上,落在半空的时候就被仓库燃烧的熊熊大火蒸成了水汽。

    大火燃烧,巡逻的士兵纷纷朝仓库赶去。

    也有士兵见事态紧急,跑到李陌营帐喊叫李陌。

    只可惜,李陌早已经尸体冰冷,死去多时了。

    不仅是李陌,其他的偏将、校尉也都尸体冰冷,失去了气息。

    五百西凉兵见主将全部被杀,秩序突然间变得混乱起来,士兵们没有了约束的枷锁,心都开始滋生其他的想法。看着熊熊燃烧,烟尘四起的仓库,所有的士兵神色凝重,眼露出惊恐之色。

    这些士兵不是惋惜粮草被烧毁,而是惊恐自己的性命不保。

    主将被杀!

    偏将被杀!

    校尉被杀!

    ……

    粮仓,除了伍长、什长、百夫长这些和士兵同吃同住的西凉兵还活着,其他的校尉、将军这些单独有帐篷居住的人都被杀了,每个被杀的人几乎都是脖子被扭断,没有个人的脖子是完好的。

    仓库前方,名西凉兵喃喃说道:“怎么办?粮草全部被烧毁了,若是追究下来,我们可都要被杀头了。”西凉兵话音落下,旁边的士兵就附和道:“是啊,是啊,粮食完了,当官的也完了,我们也快要完了……”

    “狗屁!”

    突然,士兵,个面容粗犷,神色狰狞的士兵说道:“人挪活,树挪死,反正都已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了。逃吧,大不了落草为寇,老子还不信活不下去了。”士兵说完之后,脱掉了身上的铠甲,拎着柄战刀飞快的离开了。

    所有的士兵,都没有想过李陌为什么被杀了?

    亦或是,仓库为什么突然着火了。

    同时,也没有人注意王灿、赵云二十多个押送粮草的人,所有的西凉兵都想着仓库被烧毁之后,怎么样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西凉兵虽然待遇优厚,吃得好,喝得好,走在路上也是昂挺胸,威风赫赫,但是军营法纪却非常严厉,似粮仓的主将全部被杀,仓库的粮食全部被烧毁,五百士兵都难以摆脱责任,都要被定罪。

    因此,所有的士兵都想着怎么样才能活下去。

    当身体精装,面色狰狞的士兵离开后,个个西凉兵也跟着离开了。

    五百西凉兵,眨眼间就逃窜得空空如也,没有人站出来号召其他士兵集合在起,团结起来。不是不能,而是不敢。站出来就意味着必须要承担责任,粮草全部被毁的事情太严重了,没有人能够承担得起,即使李陌也无法承担。

    李陌死了,或许还是种解脱。

    不用忧虑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树倒猢狲散,此时此刻的粮仓士兵便是如此。

    相较于西凉兵四下逃窜,王灿等人已经离开了粮仓,不费吹灰之力就离开了这个火光冲天的粮仓……

    大火燃烧,火势越来越大,通红的火光照亮了天际。

    远在虎牢关的李傕突然觉得心神不宁,辗转反侧都睡不着觉,无奈之下,李傕披着衣衫走到城楼上,看着城楼外淅沥沥的零星小雨,阵呆。

    望着漆黑的夜空,李傕浮躁的心情仍旧难以平复下来,他四下打量番,突然看见虎牢关内的东南方向火光冲天,整个人噌噌噌的往后退了三步,看着通红的天际,李傕终于明白哪里出了问题。

    粮仓,粮仓完了!

    与此同时,汉兵大营,郭嘉、荀攸看见虎牢关内东南方向冲霄而起的火红色,心顿时松了口气。

    生了这样的情况,郭嘉卖命吐血换来的线生机终于起作用了。

    郭嘉看向荀攸,说道:“公达,东南方火起,我猜测东南方估计是粮仓,否则不会有这样的大火,看情况,主公已经取得了胜利,而李傕肯定也坐立不安了。命令裴元绍召集士兵集合,嗯,也通知曹操、袁绍、孙坚、公孙瓒,让他们集合大军,听候命令!”

    荀攸闻言,说道:“嗯,我这就去准备。”

    说完之后,荀攸便离开了。

    ps:四更完成咯,收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