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王灿劫粮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官道上,匹匹驽马拉着装载粮草的马车,朝东南方向的粮仓行驶而去。小≯说 ≥> .

    押粮的士兵约莫百来人,都是步兵。押粮队伍最前方,名校尉骑在马上,昂头挺胸,趾高气昂,微眯着双眼,睥睨四方,摆出老子天下第的模样。校尉身后,押粮的士兵懒洋洋的,精神头很差,校尉回头瞪着神色恹恹的士兵,大吼道:“给老子精神点,还有个时辰,就可以休息了,加把劲儿,快点!”

    西凉兵抬头望着校尉,没有丝毫的动静。

    我行我素,依旧如是!

    见到这样的情景,校尉心不悦,却没有作,毕竟还有个时辰的路程。

    “哒…哒…哒……”

    马蹄声从远处传来,西凉兵斥侯纵马跑到校尉身旁,大声道:“大人,前方有情况!”

    “说!”

    校尉说话简明扼要,没有丝毫的赘言。

    斥侯大声回禀道:“前方两里外有处夹道,大军押送粮草前往粮仓,必须要通过夹道。但是夹道两侧的山谷上现有人埋伏在夹道两侧,看密林晃动的情况,埋伏在夹道上方山谷两侧的人约莫四百余人,如何处理?请大人定夺!”

    校尉听了后,神色怔了怔。

    虎牢关内,西凉军押送粮草,谁敢劫粮?

    这不是在老虎屁股上拔毛么?

    校尉嘴角上扬,露出冷厉的笑容,说道:“大军继续前进,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光天化日之下抢劫西凉士兵的粮草。哼,老子就不信了,还有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校尉大声咆哮,神色冷厉,眼眸闪烁着冰冷的杀机。说话的时候,凛冽的气势从校尉身上散出来,让周围的士兵缩了缩脑袋。

    校尉下达命令,押粮的士兵又开始缓缓前进。

    刻钟后,大军已经抵达了夹道处。

    押送的粮草都停留在夹道外,西凉校尉微眯着眼睛,望着夹道两侧的山谷上方晃动的树林,以及树林扑腾扑腾飞起的鸟儿,心连连冷笑。由密林树林晃动的情况,可以推测出人数不低于四五百人,和斥候禀报的情况相差不多。这样的情况,押送粮草的百士兵显然不是对手。

    校尉瞪大了双眸,大吼道:“我乃西凉骁骑校尉杨威,押送粮草前往粮仓大营。山谷上方的人是哪路人马?竟敢拦截董太师的粮草,莫非是活腻了,想被抄家灭族?识相的话,立即撤退,若是与董太师抗衡,身死族灭距离你们为期不远了。”

    浑厚的吼声在夹道不停回荡,经久不息。

    声音回荡过后,寂静无声。

    山谷上方晃动的密林也停止了,没有丝毫的动静。

    斥侯站在校尉身旁,问道:“校尉大人,山谷上埋伏的人没有动静,怎么办?”

    校尉皱着眉头,说道:“山谷上方有四百余人,进入夹道肯定要被偷袭,粮草也无法运过去。不过既然知晓了有埋伏,还害怕什么?粮食放在这里他们还敢下来硬抢?我们就呆在原地不动,派斥候前去粮仓报信,等候大军前来接应我们。哼,大军抵达,我看山谷两侧想要劫粮的人怎么办?”

    “诺!”

    斥侯当即双腿夹紧马腹,朝夹道跑去。

    斥侯进入夹道后,山谷两侧没有任何的动静,然而眨眼间的时间,斥侯进入夹道看不见人影的时候,突然传来惨厉的大吼声,旋即没有了声音。

    “死了?”

    校尉神色凝重,脸色有些难堪。

    因为押送粮食的地方在董卓麾下,防守不严。而且只有个斥候,个校尉,其他的都是步兵,没有更多的兵力,使得报信的只有斥候人,现在斥候被杀,校尉的神色也异常的凝重了。

    怎么办?

    校尉心有些不知所措,强冲夹道,肯定保不住粮草。但是既要保住粮草,又要保住性命,该怎么做呢?

    正当校尉心考虑着如何抉择的时候,支弓箭刺破了空气,带着尖唳的刺耳声,直奔校尉面门。校尉察觉到危险,眼眸陡然睁开,迅的拔出腰间战刀,劈向了激射而来的弓箭,只听见嚓咔声,凌厉的刀光斩断了弓箭,断为两截的弓箭旋即掉落在地上,。

    “雕虫小技!”

    校尉鼻息咻咻,神色愤怒。

    目光落在地上断为两截的弓箭上,弓箭的是最简易的木头做成的,箭头也只是用木头削尖,不是钢铁锻造的箭头。看着木头制作的弓箭,校尉心道遇到的肯定是土匪。

    军队的弓箭,不可能由木头削成。

    而现在的情况,明显是遇到贼匪劫粮了。

    但是校尉的心却有些焦急了,事情的展已经不是他能够控制的。而且校尉也看出来了,这群准备劫粮的贼匪显然是精心准备,专门为了劫粮来的。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已经让校尉开始烦躁了,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退回去,显然不可能!

    进入夹道,又要被埋伏。

    两者都让校尉难以抉择,正当校尉愣的时候,尖锐刺耳的锐啸声传来,支锋利尖锐的弓箭瞄准了校尉的额头,直奔校尉面门。校尉大喝声,瞬间扬起战刀,斩断了激射而来的弓箭,但是校尉斩断弓箭,刚刚放松警惕的时候,连续两只弓箭直奔校尉。

    连珠箭!

    支对准面门!

    支对准喉咙!

    两只弓箭的度又急又快,力量又大,校尉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噗!”

    鲜血飞溅,两只木头削成的弓箭射了校尉的面门和喉咙,仅仅是校尉放松的瞬间,两支弓箭就射死了校尉。由此可见,射箭的人箭术群,不是般的贼匪能做到的。校尉睁大了双眸,张大了嘴,眼露出不甘之色。

    旋即,校尉只觉得周遭变得漆黑起来,身体失去平衡,往右倾斜倒在了地上。校尉躺在地上,猩红的鲜血从校尉的面门和喉咙处汩汩流溢出来,染红了大地。

    见此情景,押粮的士兵被吓蒙了,大声吼道:“有人偷袭,防备,防备!”

    “校尉大人死了!”

    “啊!”

    ……

    局势,因为押粮校尉的死亡变得混乱起来。

    “杀!”

    突然,前方官道上传来雄浑的大吼声!

    只见个剑眉朗目,面容俊逸的青年骑着斥侯的战马飞快的冲出了夹道。青年手握着杆长矛,策马奔驰的时候,气势十足,威风凛凛。尤其是青年如刀般的眼神凛冽无比,让些许士兵为之恐惧。

    不过,也有不怕死的西凉兵拎着战刀朝青年冲了过去。

    青年嘴角上扬,露出冷厉的笑容。

    双腿猛地夹住马腹,胯下战马飞快的奔驰起来,只见青年手的长矛快转动,锋利的矛尖划破空气,出咻咻的刺耳声。

    “噗!噗!噗!”

    长矛飞快刺出,在空留下道道模糊的影子,刺破了血肉,飞溅出溜溜血珠。

    眨眼间,冲上去的几个西凉兵都被青年的长矛刺死了。这幕落在停留在原地的西凉兵眼,青年的形象瞬间拔高了许多,那并不强壮的身躯变得伟岸起来,好似座巍峨的高山,挡住了士兵的去路。

    “逃,赶快逃!”

    士兵,传来声惊呼声。

    旋即,百余西凉兵如同鸟兽散,纷纷往后撤。

    正当西凉士兵舍弃了粮草,往后撤退的时候,只见十个手持长矛,身穿麻布粗衣的人站在官道上。十人右侧,还站着个手持弓箭,正拈弓搭箭的年轻人,只见青年捻起腰间束好的弓箭,对准了逃窜而来的士兵,大喝道:“射!”

    青年手弓箭激射出去,旁边十个人也是手持杆木头制作的标枪,身体微微后仰,手的标枪形成四十五度角,旋即腰间劲,手的标枪瞬间投掷了出去。锋利的枪尖好似勾魂使者降临在西凉兵面前,刺入西凉兵身体,迸出殷红的鲜血,血雾飞溅,正急促往后退去的士兵全都停了下来。

    惨厉的吼声从西凉兵种响起。

    虽说投掷标枪的人不多,但是杀伤力却非常大。

    而且押送粮草的西凉兵也不是精锐士兵,见到官道上的人这么凶悍,顿时失去了往前重的勇气。往前,骑马的青年凶猛无敌,而且进入夹道又有埋伏,不敢前进!往后,又是投掷标枪的人,标枪投掷出来,杀死个个西凉士兵。

    前后都无法躲开,朝哪里逃窜?

    个个西凉兵左右张望,寻觅着如何脱身。

    “山林,往山林里跑!”

    西凉兵,肩胛上被标枪射的士兵突然大吼声,然后飞快的朝密林跑去。

    ps:第三更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