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潜入虎牢关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洛阳周边,因为诸侯兴兵讨伐董卓,形式变得有些紧张。≯>≥ ≤.<≤1﹤Z≦W≤.<≦

    尤其是洛阳东边的门户虎牢关,虽然允许行人通过,但是检查却非常严格。

    涉及到马车装载货物进入虎牢关,全部都要打开进行检查,确认没有私藏兵器,没有夹带违规的物品,才能进入虎牢关。

    可以说,现在的虎牢关已经是层层严查,密不透风,除了进出的牲畜之外,男女老幼,都要经过严格检查。这也是李傕下的死命令,凡是遇到可疑的人,全部收押起来,宁可抓错,也不能放过任何可疑人物。

    这也使得王灿想率领几十个破军营士兵进入虎牢关,非常的困难。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而且王灿还是特种狙击手,最擅长的就是伪装。

    二十个破军营士兵,王灿全部打散,都单独行动。按照王灿的安排,将所有的士兵乔装成不同类型的人,或是乞儿、或是庄稼汉,或是世家公子等等,天的时间,二十个破军营士兵没有任何损失,全部混入了虎牢关,剩下的只有王灿、赵云两人。

    ……

    虎牢关,城楼下。

    排排拒马摆在城楼外,防止大军冲击,道路央只留下五尺宽的道路让百姓通过。

    城门口,个西凉兵手持长矛,腰悬战刀,身穿铠甲,昂挺胸站在虎牢关大门前,锋利如刀的眸子在进入虎牢关的百姓身上扫过,那冰冷的神情,冷漠的眼神,都让路过的百姓心颤,不敢正视西凉兵的眼神。

    同时,郭汜也在城楼下来回巡逻。

    只不过郭汜神情有些恍惚,好似飞到了九天之外,正想着其他的事情。

    “轱辘…轱辘……”

    城楼外,匹瘦驴拉着木板车缓缓朝城楼行驶而去。

    驴车两边,两个身穿麻布粗衣的青年人手持鞭子催促着瘦驴赶路。驴车右侧的青年披头散,髻蓬松散乱。两条眉毛浓密厚实,但是眉毛却是弯月眉,看上去差了些阳刚之气,仔细打量青年的时候,青年的脸模子相当不错,但是脸上却长着斑斑黑点,彻底使得青年的面貌奇丑无比,让人反胃。

    驴车左侧的青年形象好些,面目干净,没有什么斑点。

    不过青年却佝偻着背,本是米左右的身高,佝偻之后,就显得有些大煞风景了,二十出头的青年,竟然天生驼背,可惜!

    两个青年都低着头,朝城门行驶而去。

    “停下,接受检查!”

    驴车行驶到城门口的时候,名西凉士兵站出来拦住驴车,冷厉的目光在右侧青年的脸上掠过,问道:“你们是哪里人?从哪里来?往哪里去?”

    右侧青年长大了嘴,依依呀呀说不出话来。

    满是污渍双手不停地挥动着,时不时指下马车,又指下西凉兵。

    左侧身体佝偻的青年走到西凉兵身前,脸谄媚的笑容,说道:“军爷,您看,我这兄弟是哑巴,不能说话,耽搁您的我时间,军爷多多担待。我们都是住在关外的百姓,这不是砍了些上等的木料,想要送到洛阳去想赚点小钱么?军爷行行好,通融通融,让我们进去吧!”

    “哼,只要你们没有私藏兵器,就没有问题。”

    西凉兵瞪了两个青年眼,冷声道:“让开,我要检查马车!”

    说着话,西凉兵走到驴车旁边,看着木板车上的根根拳头粗的木头,巡视了两圈,又伸手刨开堆在木板车上的木头,查看了木头央是否藏着东西。见马车上没有其他物品,西凉士兵才放下心来,笑问道:“就这些木头?能赚钱?”

    佝偻青年低声说道:“军爷,我们这种老百姓能混个日子,三餐不饿就很好了,哪像军爷这样穿盔甲,吃皇粮,多威风啊,说起话来都倍儿有气势。”

    “嗯,进去吧,进去吧!”

    西凉士兵听着佝偻青年的话,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在军队,这些西凉兵是最普通的人,最底层的炮灰。但是士兵往城门口站,摇身变,顿时成了老百姓眼的军爷,成了路过的百姓都要小心对待的大人物,这些士兵也就好这口,听着老百姓嘴欣羡的话语,满足内心的虚荣心。

    佝偻青年得到西凉兵的允许,忙朝哑巴青年说道:“赶紧走,不要打扰军爷做事。”

    西凉兵见佝偻青年这么懂事,也是笑了笑,非常满意。

    哑巴青年张开嘴,依依呀呀模糊地应了响声,扬起鞭子,催促拉车的瘦驴朝前方走去。车轮轱辘轱辘转动,驴车缓缓地驶过虎牢关城门。正当两个身穿麻布衣服的青年心松了口气的时候,声大喝从身后传了过来。

    “等等!”

    只见站在旁休憩的郭汜突然喝住两个青年,旋即几个士兵急忙追了上去,将两个青年以及驴车包围了起来。

    郭汜背负着双手走到佝偻青年身旁,皱眉道:“我看你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佝偻青年心紧,脸上却露出非常兴奋地神情,咧开嘴笑道:“小人是第次遇见大人,大人怎么会眼熟呢,大人肯定认错人了。”

    郭汜当即问道:“你是谁?”

    佝偻青年想也不想,回答道:“小人名叫王二狗,大人您真的认识我?”

    “噗嗤!”郭汜伸手指着佝偻青年,哈哈大笑,说道:“你怎么会叫王二狗呢?嗯,我还真的不认识你,只是觉得你有些眼熟。”

    佝偻青年神色依旧,带着谄媚的笑容,笑说道:“我爹说小人刚刚出生的时候,家里母狗下了两个狗崽子,就叫王二狗了。”

    “哈哈哈……”

    这次,不仅郭汜放声大笑,连旁边的西凉士兵也跟着哈哈大笑。

    佝偻青年不以为意,说道:“大人,我这脸是大众脸,很普通的。您看我眼熟是因为在城门口看的人太多了,看到我的脸才会感觉很熟悉。您想啊,每天都有人进出城门,每个人的脸型都留在您的心,时间长了,您看人的时候,就觉得有些熟悉了。”

    郭汜点点头,说道:“嗯,说得对,说得对,走吧,影响你们赶路了。”

    郭汜笑得脸色涨红,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神情。

    佝偻青年点点头,扬起鞭子,急忙赶着瘦驴离开了。

    驴车右侧,哑巴青年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在驴车距离虎牢关城门很远之后,才长长地松了口气。看向旁边的佝偻青年,眼露出钦佩的神色,身处险境,面对郭汜这个虎牢关主将,能够面不改色,真是泰山崩于前儿色不变,胆量过人。

    城门口,郭汜目视着驴车离开,嘴仍旧喃喃自语:“看来真的是看的人多了,有些精神恍惚。诶,城楼上休息去!”顿了顿,郭汜大声呵斥道:“城门要塞,你们给老子守稳了,查严了,千万不能让诸侯的探子进来,知道没有?”

    “知道!”

    城门口的西凉兵异口同声的大吼道,士兵们目视着郭汜背负着双手,踩着字步离开,眼都露出欣羡的神色。

    虎牢关内,驴车车轮轱辘辘转动,渐行渐远!

    等到无法看见虎牢关之后,驴车找了条小路,在道路旁的溪水边停了下来。哑巴青年蹲在溪水边,捧着溪水擦拭脸上的斑点,良久,青年长长地舒了口气,说道:“主公,刚才郭汜叫住我们,我都以为郭汜现了,太惊险了。”

    哑巴说话了?

    显然,这人不是哑巴。青年清洗干净脸上的污渍后,赫然是剑眉朗目,俊逸群,正是常山赵云,赵子龙。

    旁边的佝偻青年,自然是王灿无疑。

    两个人化妆进入了虎牢关。

    对于出身特种兵的王灿来说,伪装简直是小菜碟,

    王灿听见赵云说话,也是点头道:“郭汜说话确实吓人,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好在郭汜没有看出我们的真面目。走吧,寻找其他人留下的印记,找到其他二十个破军营士兵,才好做事情。”

    赵云点点头,和王灿飞快的消失在了道路上。

    ps:四更完成咯,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