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逆天改命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神色急切,目光望向荀攸,等待着荀攸的解释。≧ ﹤.≦≤1<Z<W≦.﹤

    他出来巡视番,路过郭嘉营帐的时候,恰好听见了郭嘉营帐传来荀攸的声音,因此赶忙跑了进来。没想到刚刚进入营帐,就看见郭嘉面色苍白的躺在地上,这幕让王灿焦急不已。

    郭嘉是王灿最倚重的谋士,若是郭嘉出了意外,对王灿的损失不啻于损失百万大军。

    后世某个美国佬评价钱学森说:无论钱学森走到哪里,都抵得上5个师的兵力,宁可将钱学森击毙在美国,也不能让钱学森离开。

    句话,足以看出钱学森的重要性。

    但是,王灿认为郭嘉对他而言,重要性远不止于此。

    后世科技的展,使得冷兵器已经淡出了视线。

    然而,在这个冷兵器时代,头脑谋略显得异常重要。

    郭嘉虽然身体瘦削,但是其谋略足以抵挡百万大军。王灿见荀攸默然不语,顿时怒了,呵斥道:“公达,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奉孝怎么会吐血,而且你在奉孝身边,怎么没有阻止事情生呢?”

    语气锋芒毕露,大声训斥荀攸。

    荀攸见王灿咄咄逼人,苦笑道:“主公,这是奉孝的私事,奉孝不允许我说,还请主公见谅,等奉孝清醒过来,您亲自问他吧!”

    涉及到王占卜术,荀攸也不能说,将事情推到了晕厥的郭嘉身上。

    王灿摇了摇头,说道:“不行,你得给我说清楚,奉孝怎么会昏厥在地上。”

    荀攸执拗的摇摇头,说道:“主公,奉孝会儿就醒了,您亲自问他吧。这件事情我也是反对的,但是奉孝威胁说我若是不答应,就要与我割席绝交,从这句话您也可以看出奉孝的决心。诶,奉孝为了主公大业,竟如此糟蹋自己的身体……”

    王灿见荀攸不说话,越听越烦,摆手道:“好了,好了,你不用说了。”

    郭嘉晕厥在地上,王灿的心也变得烦躁起来。

    荀攸看着王灿心急如焚,在大帐来回不停的踱步,心也是欣羡不已。同时也为郭嘉感到高兴。或许郭嘉说得对,不论是从‘知遇之恩’,还是‘救命之恩’,任何方面考虑,郭嘉都有理由为王灿效死命。

    大帐,只剩下咚咚的脚步声。

    王灿背负着双手,在大帐来回不停的走着,时不时望眼躺在床榻上的郭嘉。

    时间,就这么缓缓地流逝了。

    约莫刻钟的时间,郭嘉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眼光扫,望见王灿竟然在大帐,顿时惊呼道:“主公,您怎么来了?”

    “奉孝,身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适?”

    王灿听见郭嘉说话,如闻天籁,阴沉的脸也露出了笑容。

    郭嘉看见王灿,当即想要起身朝王灿行礼,却被王灿把摁住,让他躺在床上不要动。郭嘉看着王灿焦急的神情,以及王灿看见他清醒过来的时候露出的笑容,心颤了颤。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不外如是!

    王灿如此关心他,郭嘉心非常的感动。

    念及此处,郭嘉笑说道:“主公,不过是点小病而已,主公不用担心。”

    王灿怒斥道:“都弄成这副模样了,还说没事,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麻烦事情都交给公达和仲德公了,让你担任参军就是为了给你减轻负担,不用太过操劳,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若是仲德公在此,又得批评你了。”

    提及程昱,郭嘉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对程昱这个冷峻严肃的老头子,郭嘉心有些畏惧。

    郭嘉沉默了片刻,旋即话题转,问道:“主公,您想到攻克虎牢关的办法了?”

    王灿点点头,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沉声说道:“确实已经想到了如何攻克虎牢关的办法,不过危险性太大,可行性也不高,我还在还在考虑怎么把攻克虎牢关的计谋策划的完美些,以免出现纰漏。”

    荀攸插嘴问道:“主公,您打算怎么攻克虎牢关?”

    王灿笑说道:“很简单,里应外合,打开虎牢关城门,大军入城!”

    “啊?”荀攸惊呼声,旋即惊愕的望向郭嘉,不可思议的说道:“果然是九死生,九死生啊!主公想要里应外合打开城门,太困难也太危险了。虎牢关有西凉骑兵、甲兵,以及李傕率领的飞熊军,主公想要打开城门,可谓是难如登天,即使打开了城门,还得受到城内西凉兵追杀,实在是太危险了。”

    王灿闻言,不明所以。

    什么叫果然?这是什么意思?

    荀攸见王灿满脸的疑惑,笑说道:“主公,这是奉孝推测出来的结果。奉孝说主公此次攻打虎牢关,九死生,大凶之兆!”

    王灿望着郭嘉,惊愕无比,问道:“奉孝,怎么回事?”

    郭嘉也不隐瞒王灿,说道:“主公可知周王被囚禁在羑里,推演伏羲先天卦,最终演化出王卦之说?”

    王灿撇撇嘴,说道:“传闻之事,当不得真。”

    郭嘉说道:“主公,王卦的事情是真实的。郭嘉身所学,不仅有兵法布阵之道,还有王占卜术。而且主公看过太平要术,应当知道占卜之法在太平要术也有记载,通读了太平要术的占卜之术,嘉也悟通了王占卜术。”

    王灿心动,说道:“既然是真的,恐怕使用的代价也不小吧?”

    郭嘉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说道:“主公,口心血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顿了顿,郭嘉又问道:“主公准备什么时候率领士兵乔装进入虎牢关?”

    王灿见郭嘉没有继续说王占卜术的事情,没有继续追问,毕竟王占卜术是郭嘉的事情。想了想,王灿说道:“时间只有十天,过去天就少天,因此进入虎牢关的时间宜早不宜迟,明日我就带着赵云,以及二十个破军营士兵潜入虎牢关,伺机而动。”

    郭嘉神色凝重,说道:“主公,嘉用揲蓍法推测出主公此行九死生,但也不是没有转机,虽说此行是大凶之兆,却也存在线生机。”郭嘉望着碎了地的龟甲,说道:“三日之后,虎牢关东南方就有机会。具体的事情嘉无法推测出来,但是主公往东南方而去,定然能够化险为夷,否极泰来。”

    荀攸这才明白郭嘉昏厥前为何露出了笑容,原来事情早就有了转机。

    否极泰来,这不是意味着王灿此行虽然危险,最终还是可以顺利的攻下虎牢关。

    王灿心说郭嘉和诸葛亮样,都弄得神神秘秘的。

    不过,王灿却又不得不相信郭嘉,子虚乌有的神鬼之事,王灿前世不相信,但是他自己却附体重生了,这样的事情本就无法解释清楚,王灿不相信却也不怀疑。不管如何,他附体重生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没有丝毫的犹豫,王灿当即说道:“好,就按奉孝的建议,我会提前潜伏进虎牢关,三日之后前往东南方向,看看有什么机会!”

    郭嘉垂眸想了想,又问道:“主公,您潜进虎牢关,想要打开城门,我们如何接应主公呢?主公旦打开城门,城内的西凉兵就会立刻现警觉,主公也可能陷入西凉军包围,情况危险无比。”

    王灿笑说道:“这样吧,以响箭为号。我走之后,公达找曹操、公孙瓒、孙坚协调好士兵的问题,让他们准备好接应我,我在城内出响箭后,裴元绍率领大军立刻攻城。”

    荀攸拱手道:“主公放心,攸定完成任务。”

    王灿点点头,说道:“夜已经深了,奉孝、公达你二人都早些休息,多注意身体,我还得巡视番,先离开了。”

    “主公慢走!”

    郭嘉、荀攸同时说道。

    王灿摆摆手,示意两人不用起身相送,离开了大帐。

    王灿离开,郭嘉急忙从袖口摸出张丝绢,捂住嘴,丝丝猩红的鲜血染红了丝绢。荀攸见此,刚要说话,就听郭嘉说道:“公达,不用担心,不过是使用王占卜术的后遗症罢了,过段时间就好了。”

    荀攸摇摇头,默然不语。

    这后遗症,太霸道了。

    ps:第三更,有些迟了,多多谅解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