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九死一生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夜色深沉,汉兵营地,殷红的火苗子噼噼啪啪如同精灵般闪烁个不停。  ﹤.<<1≦Z≤W≦.

    郭嘉营帐,郭嘉、荀攸相对而坐。

    两人央,摆放着个火盆,火盆装着燃烧得通红的木炭,郭嘉、荀攸两人对着火盆,瘦削的面颊被映照得通红。

    荀攸轻声询问道:“奉孝,准备好了吧?”

    郭嘉望着火盆,神情专注,点头说道:“我先用蓍(shi)草推断下大概的情况!”

    蓍草,古代常用其茎占卜。

    古代占卜之术,分门别类,各有不同,占卜的方法也分类繁多。商朝多用龟卜之术,周朝多用蓍草占卜吉凶,南方则喜用竹签占卜祸福,到隋唐时期,占卜的方法更加简便明了,采用铜钱进行占卜。

    郭嘉所说的用蓍草占卜,又称之为揲蓍法。

    揲蓍法般分为三个步骤,先定下卦,其次定上卦,最后定爻卦。

    只见郭嘉从怀取出摞蓍草,慢条斯理的拿出摞蓍草,挑选了五十根根茎粗壮,容易分辨的蓍草出来。

    这五十根蓍草,郭嘉随意的除去根蓍草,表示除去‘心’的意思。

    随后,郭嘉又将四十九蓍草随意的分成两撮,握于左右手。分开的蓍草的时候,郭嘉手法娴熟,如行云流水般洒脱自在,让旁边观看的荀攸都心驰神往,同时对郭嘉的占卜之术也是钦佩不已,这厮不仅谋略出众,而且还有门逆天之术。

    停顿了片刻,郭嘉伸出左手,从右手握住的蓍草抽出根蓍草,夹在左手的小指间。

    旋即,郭嘉舍弃了右手剩下的蓍草,慢慢的清点左手剩余的蓍草数量。蓍草根为轮,数满根蓍草则扔在旁,弃之不用。到最后,剩下的蓍草少于根,再加上小指的根,得出下卦。

    得出下卦,郭嘉的脸色已经没有了刚刚的从容,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平复了内心躁动的心情,郭嘉开始第二步:定上卦。

    重新将四十九根蓍草随意分握左右手,按照同样的方法,郭嘉得出了上卦。

    此卦出,郭嘉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红润的面颊也变得有些妖异血红,让人感觉非常诡异。

    “呼呼……”

    郭嘉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只见郭嘉眉头紧蹙,神色凝重无比。只剩下最后的卦了,若是最后的爻卦还是大凶,王灿此次攻克虎牢关就有些危险了。

    他缓缓地将四十九根蓍草,分握左右手。初始的方法和定上卦、下卦样,都是从右手取出根蓍草,夹在左手小指之间。但是这次清点左手蓍草的数量生了变化,由根为轮,改变为六根为轮,数满六根之后,就将六根蓍草就扔在边,最后剩下不足六根的蓍草全部留下,再加上小指间夹着的根蓍草,得出最后的爻卦。

    三卦全部推算出来,郭嘉看着卦象,心阵气血沸腾。

    血红色的面颊阵青,阵白,变化莫测。

    “噗!”

    郭嘉眼翻,嘴喷洒出猩红的血雾,整个人也是摇摇欲坠,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乏力,整个人的精气神好似都被抽干净了样。

    “九死生,大凶之兆!”

    郭嘉嘴喃喃自语,脸上露出惊骇莫名的神情。

    “什么?九死生?”

    荀攸也惊呆了,推断出来的结果竟然是这样的大凶之兆。时间,荀攸也是气血翻腾,难以接受。他急切的问道:“奉孝,你推算清楚没有?怎么可能是九死生之兆呢?主公即使攻打虎牢关,也可以随时抽身而退,不可能是九死生之兆啊!”

    郭嘉叹息道:“公达,看来白天我说的没错,主公定然已经想好主意了。”

    “这又是为什么?”荀攸问道。

    郭嘉说道:“主公肯定是剑走偏锋,不会强攻虎牢关。若是主公选择强攻虎牢关,肯定是没有危险的,旦遇到危险,随时都可以撤兵。然而根据卦象先是,主公的办法定然存在巨大的危险,否则卦象上不会显示出九死生的征兆。”

    顿了顿,郭嘉又道:“不行,得想办法化解主公的危机才行!”

    荀攸沉声问道:“奉孝,你准备怎么做?”

    郭嘉说道:“王占卜术的揲蓍法不过是小道,终究还得使用龟卜才行!”

    说话的时候,郭嘉从旁边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乌龟,将杀死的乌龟扔在了火盆,乌龟落入通红的火炭,血肉与火炭刚刚接触,顿时出呲呲的声响,缕缕青烟萦绕飘扬在大帐。

    通红的炭火将乌龟的血肉烤熟,旋即又烤焦,最后成为了滩灰烬。

    火炭,只剩下乌龟的龟壳,郭嘉看着火炭逐渐龟裂的龟壳,眼露出炙热的眼神。熊熊燃烧的火炭使得龟壳生了细微的变化,丝丝轻微的脆响声从龟壳上传出,如蜘蛛般的裂纹在龟壳上逐渐的显现了出来。

    郭嘉神色凝重,灵动的双眸盯着火盆的龟壳,好似失了魂,动不动。

    荀攸也是紧绷着脸,颗心砰砰直跳。

    两人都静默无声,谁都没有说话。

    时间,在无声的静默逐渐的流逝,寂静的大帐只剩下龟壳龟裂的声响。

    “行了!”郭嘉心蓦地说道,旋即拿起摆放在身旁的铁钩,将乌龟壳从火盆取了出来,旋即把右手手指伸到嘴边,下咬破了手指,猩红的鲜血从手指上冒了出来,郭嘉手指放在龟壳上方,滴滴血珠从空落下,滴落在龟壳上。

    “呲呲!”

    血珠落到龟壳上,顿时冒出阵青烟,瞬间融入到龟壳。

    霎那间,龟壳上的裂纹生了变化,丝丝裂纹如同蜘蛛样,复杂无比的纹路让人觉得眼花缭乱。荀攸坐在旁,都觉得心神好似被吸引到了龟壳上,赶忙将眼神转向了其他地方。唯独郭嘉却沉浸在了其,但是脸色却越来越苍白,灵动的眼神好似星辰般璀璨华丽,让人沉醉其。

    “咔嚓!”

    声脆响,地上的龟壳突然龟裂开来,破碎成了片片龟甲。

    “噗!”

    龟甲龟裂,郭嘉也跟着吐出口鲜血。

    虽然身体受到伤害,郭嘉的脸上却露出了欢喜莫名的神色,紧绷的脸也舒缓了开来,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这瞬间,郭嘉的精神顿时松懈了下来,他感觉眼前黑,周遭天旋地转,整个人砰的下摔倒在了地上。

    “奉孝,奉孝……”

    荀攸惊呼几声,见郭嘉仍旧没有反应,顿时慌了神。

    “公达,奉孝怎么了?”

    这时候,大帐门帘掀开,王灿大踏步走了进来,见郭嘉身体倒在地上,面色苍白,嘴唇上满是血渍,地上也散落着斑斑血迹,慌了神赶忙跑上前去将王灿搀扶起来,轻轻的摆放在床榻上。

    ps:第二更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