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以退为进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汉兵营地,大帐。≥≧  ﹤.1ZW.

    王灿、郭嘉、荀攸宾主落座,三人都紧皱着眉头,神色显得有些凝重。

    王灿见两人默然不语,说道:“现在的局势你们都应该有所了解了,华雄被子龙斩杀,西凉兵士气低落,李傕再次避而不战。虽然盟军士气大振,气势高昂,然而经历了夜袭虎牢关的事情,诸侯们都有些害怕李傕的手段,想着如何保存自己的实力,而不愿意强攻虎牢关,这种情况,虎牢关就如同天堑样立在前方,冲不过去,奉孝、公达,你二人有什么建议?”

    荀攸摇摇头,也不知晓该如何作答。

    李傕性子隐忍,善守善攻,遇到困难就避而不出,诸侯们都害怕再次遭到李傕的算计,畏惧不前。

    僵持!

    李傕避而不战,诸侯们都畏惧不前,不愿意强攻虎牢关。李傕不出战,诸侯不愿攻,双方陷入了僵局当,谁也不愿意率先打破这个平衡。李傕驻守虎牢关,站立地利优势,易守难攻,再加上粮草可以源源不断的从洛阳押送到虎牢关,而诸侯盟军却有无数张嘴等着吃饭,每日耗费的钱粮无法计算,若是双方局面僵持,不利的肯定是诸侯盟军。

    王灿见荀攸摇头,目光转向郭嘉。

    郭嘉抬起头,碰到王灿带着期许的目光,苦涩笑,摇了摇头。

    仓促之间,郭嘉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这件事情还得从长计议才行。

    “诶……”

    王灿心叹息,想着如何能攻下虎牢关。

    演义虎牢关其实也没有攻破,只是董卓迁都长安,诸侯盟军才有机会入洛阳,现在王灿扇动蝴蝶小翅膀,若是让李傕守稳了虎牢关,岂不是以后的事情都要生变化。王灿最得意的就是掌握天下大势,知晓未来的走势,有了这些,王灿才能更容易布局、谋利,若是历史转向,他也就失去了优势。

    王灿还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成长。

    仅仅是牧守汉的太守,根基还太差了。

    正当三人都陷入沉思的时候,大帐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只见赵云大步走了进来,说道:“主公,袁绍派颜良来邀请主公议事,主公是否要去?”

    “颜良亲自来的?”王灿想了想,道:“去,当然要去!”

    话未说完,王灿就站起身来,朝大帐外走去。

    袁绍遭到打击,现在正是容易交好袁绍的时候,王灿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时机。

    出了营地,王灿看见营地外颜良身穿黑色铠甲,背负着双手来回踱步,等待着王灿出来。王灿想着颜良竟然亲自前来邀请他,心有些惊讶。待距离颜良丈远的时候,颜良朝王灿抱拳说道:“颜良拜见王太守!”

    王灿摆摆手,笑说道:“颜将军,怎么劳你大驾前来邀请我,盟主有事,直接派遣士兵前来传话不就行了么。”

    颜良闻言,咧开嘴露出和善的笑容,瓮声瓮气道:“这是主公的吩咐,颜良只是前来传达主公的命令而已。”

    王灿怔了怔,心暗叹颜良嘴巴紧得很,居然问不出话来。

    两人前后,朝袁绍营地行去。

    路上,都是静默无言。

    “王太守,主公正在大帐,您请!”华雄将王灿领到袁绍大帐门口,就站在大帐外,没有继续往里面去。正当王灿要踏入营帐的时候,身后传来曹操的喊声,王灿回头望去,只见曹操和个身穿甲胄,虎背熊腰的精壮汉子走了过来。

    那壮汉显然认识颜良,朝颜良微微颔,也和颜良样留在了大帐外。

    “为先,请!”

    曹操走到大帐前,摆手道。

    王灿目光落在曹操身旁的壮汉身上,停留了片刻,心啧啧称叹,看此人望见颜良的时候露出的表情,以及此人的身高体型,应该是袁绍麾下的大将丑了。丑的面目,和名字沾边,有些憎恶狰狞,让人心畏惧。尤其是丑身上散出来的冰冷气息,更是让人不自觉的颤栗。

    “孟德兄,请!”

    王灿回过神,摆手示意曹操先请。

    曹操也不拒绝,掀开大帐,走了进去,两人前后,进入了袁绍大帐。

    营帐,袁绍神情颓废,眸满是血丝,整个人透出股心灰意冷的气息。想来袁绍也是屡遭打击,心承受能力有限,有些惫懒了。袁绍望见曹操、王灿先后走进大帐,强自笑说道:“孟德、为先,坐吧!”

    声音嘶哑,让人听起来感觉非常疲惫。

    “盟主,仓促间找我和为先前来,有何事商议?”

    曹操见袁绍的神情,心暗暗叹息。

    袁绍担任盟主的时候,是何等的意气风,志得意满,身上散着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现在竟然露出颓废丧气的神情,当真是白云苍狗,世事难料。或者说袁绍根本就不适合担任盟主,才落得如此下场。

    袁绍盯着曹操,说道:“孟德,我想让你担任盟主,你看可好?”

    曹操闻言,屁股上好似被蜜蜂蜇了下,噌的下站起身来,他走到营帐央,撩起衣袍,单膝跪在地上,说道:“盟主,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是不相信曹操,认为曹操心思不纯么?”

    袁绍颤颤巍巍走下来,扶起曹操,说道:“孟德,起来,起来说话。”

    将曹操扶起,袁绍继续说道:“你我自小相识,相交莫逆,虽说关系好,却也有竞争,都想将对方比下去。你广檄,号召天下诸侯讨伐董卓。承你的情,我担任诸侯盟主,但是这么多天了,居然连小小的虎牢关都无法攻克,不用你们说,我自己都感到汗颜,不敢面对父老乡亲。孟德,让你来做盟主,是希望你能主持大局,攻克虎牢关,除掉董卓。”

    王灿坐在旁边,冷眼旁观的看着两人情深意切的交流。

    对袁绍的话,王灿心冷笑,若是袁绍肯放弃盟主的位子,太阳都要打西边升起了,

    至于曹操,王灿相信曹操绝对想要担任盟主。

    只是袁绍还活着,曹操就不会坐上盟主的位子,王灿相信曹操是明白人,看得清楚袁绍心的想法。或许这刻的袁绍狼狈不堪,表面上看去颓废丧气,好似是迟暮之人,但是这颓废的身体内肯定隐藏着蛰伏的猛虎,旦触及到了猛虎的底线,遭受到的绝对是猛虎凶狠霸道的利爪。

    盟主之位,就是袁绍心的底线、逆鳞。

    王灿看着两人扯皮,暗自摇头,不由得笑了起来。

    曹操望见王灿的神情,连忙朝王灿使眼神,让王灿给袁绍个台阶下。

    王灿心领神会,也不为难曹操,站起身说道:“盟主,你是各路诸侯共同推举出来的统帅,这点无法改变的。不论是孟德,还是我,亦或是袁公路、公孙瓒、孔融等人都没有能力让各路诸侯心服口服,唯有盟主才能主持大局。”

    “李傕狡诈隐忍,避而不出,我们也不过是暂时遇到了困难,只要坚持努力,定会取得胜利,盟主就不要说丧气话,唉声叹气了,现在要做的是振奋精神,振作起来,想办法攻克虎牢关!”

    王灿说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反观袁绍,却受之无愧,而且心对王灿的好感噌噌的直线上升。

    关键的时候,还得王灿支持才行啊。

    王灿的士兵都垮了,没有担任盟主的资格,这番话从王灿嘴说出来,就没有做作的嫌疑了,袁绍觉得这是大实话。

    盟主,还得他来做才行。

    袁绍的悲情戏以退为进,就是为了拉拢曹操、王灿。

    下步,就是袁绍的真正目的了。

    ps:第三更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