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缩头乌龟李傕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虎牢关,城楼议事厅。  ≦.≤1ZW.

    李傕阴沉着脸,满脸怒色,如刀般的目光在大厅逡巡。

    厅,郭汜、赵岑、胡轸三人战战兢兢,不敢正视李傕的目光。华雄挑战诸侯盟军,连斩杀诸侯两员大将,气势冲天,但却也被王灿麾下大将赵云斩杀。对于李傕来说,华雄的生死和他没有什么关系,李傕也不关心华雄是死是活。从军入伍,就已经踏上了条不归路,就有了将脑袋拴在裤腰上的准备。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能否封侯拜将,就得看个人造化了。

    李傕愤怒,是因为华雄输了,使得诸侯盟军士气大振,恢复了士气。

    这,才是李傕愤怒的根源。

    按照李傕的打算,先是肃清谣言,将董卓要诛杀所有人的谣言改为诛杀恶,不追究其他士兵,这是李傕的第步计划,扰乱盟军的军心,若是能引起哗变则是最理想的事情了。李傕的第二步计划是利用华雄挑战盟军将领,打击盟军士气,彻底让盟军失去战斗的勇气。华雄连杀盟军两员大将,李傕心也是兴奋不已,这么好的情况,已经出乎李傕的意料之外了。

    但是事情的展却偏离了李傕的预测,华雄遇到赵云,心放松了警惕,连最基本的心态都没有摆正。赵云啊枪刺出,华雄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斩杀了,使得李傕的计划无法实施下去。

    为山九仞,功亏篑!

    遇到这样的情况,李傕心不可能没有怒气。

    “老李,华雄已经被杀了,你生气也没有用,还是想想以后该怎么办吧!”郭汜和李傕关系好,见李傕不说话,气氛非常尴尬,出声问道。

    “郭汜,叫我李将军!”李傕瞪着郭汜,冷声说道。

    郭汜讪讪笑,暗骂李傕翻脸不认人,拉长了声音,喊道:“是,李…将…军……”

    “郭阿多,你?”李傕心叹息,对郭汜的行为也是无奈得很,沉声道:“华雄被年轻小将杀死,诸侯士气大振。经过这次失败,我们想要彻底解决诸侯大军,又是困难重重了。等吧,等待机会,反正西凉兵驻守虎牢关,占据优势。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不能了诸侯的计谋。”

    顿了顿,李傕大喝道:“郭汜、胡轸!”

    “末将在!”郭汜、胡轸神色整,站出来抱拳喝道。

    李傕目光阴冷,命令道:“命郭汜、胡轸日夜把守虎牢关,轮番交替,郭汜负责白日防守,胡轸负责夜间防守。若是遇到诸侯攻城,亦或是有其他的事情生,不可擅自作出决断,必须及时汇报,不得有丝毫懈怠。”

    “诺!”

    郭汜、胡轸大声应道。

    李傕看向赵岑:“赵岑!”

    “末将在!”赵岑大声道。

    李傕命令道:“你统帅西凉军斥侯,要日夜监察诸侯营地的事情,不能有丝毫的放松,若是诸侯营地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回报!”

    “诺!”

    赵岑抱拳回应声。

    李傕处理完事情,精气神好似全都泄掉了。神情疲倦,面容憔悴,显得有些苍老,李傕的年龄也就四十岁出头,正是事业有成,意气风的时候,但现在的李傕却显得有些落寞了,两鬓都染上了风霜,变得苍老起来。

    李傕低着头,摆了摆手,郭汜、赵岑、胡轸三人便起身离开了。

    两次设计,两次都是因为华雄的缘故而失败。

    李傕第次率领‘飞熊军’前去劫粮,因为华雄没有拦住公孙瓒的白马义从,使得公孙瓒刚好救援王灿,计划落空;第二次李傕处处示弱,好不容易等到诸侯攻城,击败了诸侯盟军,就在李傕信心满满,准备彻底击溃诸侯的军心的时候,华雄再次掉链子,被赵云斩杀了,使得李傕的计谋又次落空。

    李傕不是刘备,没有刘备的韧性,刘备可以屡败屡战,并不意味着李傕也可以。

    两次失败,使得李傕有些心灰意冷了。

    大厅,寂静无声,显得有些寂寥……

    盟军营地,赵云杀死华雄,盟军如同久旱逢甘霖样,欢呼庆祝。

    士气,也开始逐渐的恢复了过来。

    再加上曹操散布的谣言,各路诸侯心虽然有小算盘,都还是努力地训练士兵,整军备战,想要攻下虎牢关。而且赵云斩杀华雄之后连续几天时间,袁绍没有召集各路诸侯议事,反而是放下身段,亲自拜访各路诸侯。

    这招,颇似曹操拉拢军心的办法。

    不过,不管是什么招数,有用就可以。

    袁绍亲自拜访各路诸侯,威逼加利诱,大棒加萝卜……

    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不过几天下来,袁绍总算是得到了大多数诸侯的支持,表示愿意再次率领大军兵临虎牢关,助阵扬威,攻打虎牢关。不过打前锋的主将依旧是孙坚,让孙坚率领大军前去挑战。

    咚咚的战鼓声响起,黑压压的士兵逼近虎牢关。

    孙坚身穿烂银铠,身披大红色披风,胯下大黑马唏律律吼叫,手古锭刀闪烁着冰冷的光芒,令人生畏,孙坚站在城楼下,抬头仰望着城楼上驻守的士兵,大吼道:“李傕,缩头乌龟,万年王,可敢下来与你家爷爷大战场!”

    声音气势十足,浑厚洪亮。

    孙坚却觉得有些不妙,以李傕的性格,是不会主动出战的。

    他率领大军搦战,恐怕又要被拒绝了。

    孙坚在城楼下搦战,城楼上负责防守的郭汜见此情况,赶忙朝议事厅跑去。郭汜刚刚跑进议事厅的时候,李傕也恰好从议事厅走了出来。郭汜见此,急忙说道:“老李,诸侯又来搦战了,怎么处理?”

    李傕说道:“走吧,我已经知道了。”

    两人来到城楼上,李傕当即命令道:“挂出免战牌,弓箭密集射击!”

    声令下,城墙上免战牌挂出,同时黑压压的西凉兵手持弓箭瞄准了城楼下的孙坚。弓弦拉满,散着冷冽光芒的箭矢瞄准了孙坚,只听见咻咻咻的弓箭破空声响起,密集的弓箭如同箭雨般掠过天际,朝孙坚激射而去。

    孙坚瞳孔睁大,望见箭雨激射下来,当即拨转马头,策马奔回阵。

    “李傕龟儿子,只知道躲在龟壳里当缩头乌龟。”

    孙坚满腹怨气,脸上满是不忿之色。

    他娘的,轮到他搦战的时候,李傕又挂出免战牌,简直是万年王,雷打不动了。虽是如此,孙坚也不敢直接下令攻城,李傕给他留下的印象相当深刻。

    袁绍骑马站在军阵后方,见到李傕避而不战,心顿时冷了下来,好不容易说服了所有的诸侯,让各路诸侯率领大军兵临虎牢关。袁绍想着李傕派遣将领出战,只要有人接受孙坚挑战,孙坚再斩杀敌将,袁绍就可以借助斩杀敌将的胜利下令攻城,现在李傕避而不战,袁绍的心思又落空了。

    强攻虎牢关?

    袁绍还不敢直接下令,他害怕没有人出战,只剩下他人。

    袁绍心叹息,当即下令道:“鸣金收兵!”

    说完之后,袁绍吆喝声,便策马朝盟军营地跑去了。孙坚的先锋军还没回来,袁绍便个人离开了。王灿骑在马上,望着袁绍寂寥落寞的背影,蓦地觉得袁绍这厮其实挺可怜的,除了自家的那点兵力,他能指挥的有多少人呢?

    这个问题,恐怕袁绍都无法回答。

    利益,切都是利益的结合,也能因为利益的纠葛而分崩离析,各自为政。

    诸侯盟主的职位,没有定的魄力、胸襟、以及足够的胆量,不是那么好担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