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釜底抽薪?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撩起衣袍坐了下来,看向郭嘉,示意郭嘉说话。>   ≦.<≤1﹤ZW.

    郭嘉嘿嘿笑了笑,朝荀攸撇嘴,示意荀攸说。

    荀攸轻咳声,说道:“主公,关于曹孟德传出谣言说董卓要把讨伐他的株连九族的事情,李傕已经有动作了。虎牢关传来消息,李傕澄清说董卓只杀恶,不牵连其他的士兵。李傕这样说,肯定会让刚刚稳定下来的军心浮动,更严重的还可能生士兵哗变。”

    王灿身体也打直了,正襟危坐,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没想到李傕反应如此迅,而且稍加改动,便成了招釜底抽薪之计。

    按照王灿的预测,曹操放出的谣言把诸侯、将领、士兵都捆绑在起被逼到绝境,所有的人不得不奋力反抗董卓,拼死击。现在李傕稍作改动,就成了类似于围三缺的打法,放出了条生路,李傕将诸侯、将领等主要人物抓住,唯独放过了士兵,就是为了让诸侯们失去最基层的士兵的支持。

    说到底,诸侯之所以称之为诸侯,还得有士兵效力才行。

    没有士兵的支持,诸侯就是个空壳,政令都无法传达下去。

    釜底抽薪!

    李傕的计谋不仅毒辣,而且难以招架。

    王灿嘶嘶的倒抽口凉气,觉得事情有些麻烦了。脑想着如何应对李傕的计谋,蓦地,王灿又觉得李傕的计谋看似深沉厉害,其实太过粗糙而不符合实际情况,没有多大的作用。念及此处,王灿嘴角上扬,露出了笑容。

    荀攸神色凝重,看见王灿的神情,心的担忧也随之消失。看王灿的神情,就知道王灿可能有了应对之法。

    “主公,可有对策了?”

    荀攸面带微笑,和声问道。

    王灿摇头,说道:“公达,我不是张良再生,哪有什么对策。”

    “不过,仔细想了想,想明白了些事情罢了。”王灿沉声说道:“李傕的计谋看似釜底抽薪,容易让士兵为了逃命而生哗变。但是李傕忽略了点,哗变只可能是小范围的,不可能波及所有的诸侯。即使诸侯大营,某个诸侯的士兵生哗变,其他诸侯随时可以支援镇压,所以李傕的计谋掀不起大波浪,不用担心。”

    郭嘉闻言,戏谑的看着荀攸,露出你看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神情。

    荀攸不以为然,继续说道:“主公,话虽如此,但若是盟军有人撺掇士兵逃窜造反,那样就不是小范围的哗变,很可能演变成内战了。到时候,李傕再率兵出击,内外夹攻,事情就岌岌可危了。”

    王灿听了后,没有正面回答,反而笑问道:“公达,你见过袁绍麾下大将颜良吧?”

    荀攸点头道:“自然是见过的,主公率领大军刚刚抵达盟军的时候,袁术拦路被主公打得七零落,恰好袁绍带着骑兵阻止主公继续攻击袁术。当时袁绍麾下的骑兵统领就是大将颜良。”

    王灿接着问道:“公达觉得颜良如何?”

    荀攸低着头思虑片刻,旋即说道:“虽说和颜良只有面之缘,但是颜良此人虎背熊腰,气势十足,肯定是员不可多得的虎将。”

    王灿道:“公达看人果然精准,颜良的确是员虎将,袁绍麾下除了颜良外,还有大将丑,勇猛善战,剽悍骁勇,袁绍有了颜良、丑两员大将,纵然士兵哗乱,袁绍军队也可保无虞,无须担忧!”

    “再说曹孟德,虽说强攻虎牢关的时候,曹孟德麾下将士没有参加攻城,然而曹孟德麾下夏侯渊、夏侯惇两员大将也是相当厉害,非般武将能够比拟,再加上曹孟德治军有方,曹孟德大营定然不会出现哗变。”

    “公孙瓒麾下‘白马义从’忠义无双,都是忠心耿耿之辈,随公孙瓒出生入死,毫无惧色,这样的士兵绝不是两句谣言就能够影响到的,因此公孙瓒大营也不用担心士兵哗变的事情。”

    “孙坚果敢悍勇,勇猛无敌,麾下有四大部将程普、韩当、黄盖、祖茂,这四个人跟随孙坚征战多年,经验丰富,治军有方,麾下的士兵也都非常敬服四人,孙坚有这四人镇守军营,可保孙坚大营无碍。”

    “徐州刺史陶谦声名不显,但麾下丹阳兵也是精锐之师,不会轻易受到影响。”

    ……

    “盟军士兵表面上看起来,容易后受到影响,其实都是坚如磐石,没有大碍。而且诸侯们带着士兵前来讨伐董卓,先要做的就是保障自己的安全,若是自身的安全都无法保障,还起兵做什么?”

    “每个诸侯,都是心思慎密之辈,都有着压箱底的底牌。麾下的士兵不是那么容易受到谣言煽动的。曹孟德动谣言,目的是为了激起士兵的效死之心,让他们拼命攻城,这些士兵可以努力拼斗,但是让士兵犯上作乱,士兵们还得考虑家人是否受到牵连。”

    王灿席话说完,荀攸连连点头。

    主将不在,士兵失去了约束可能会哗变。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各路诸侯都在,士兵想要哗变几乎不可能。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士兵的籍贯名字都是登记在册的,旦出了事情,各路诸侯可以追根究底,查找到士兵的根底,这样来,士兵想要哗变,也得考虑下家人能否承担得起后果。

    “啪!啪!啪!”

    响亮的掌声从大帐外响起,曹操掀开大帐门帘走了进来。

    曹操和王灿认识也有半个月了,自认为还是比较了解王灿的,可是听完王灿席话,曹操觉得自己应该重新审视王灿。眼前这个年纪轻轻已经是牧守方的太守,又有蔡邕作为老师的人不可小觑。

    胆量、谋略、运气。

    王灿都拥有,这样的人曹操不得不慎重对待。

    而且从刚才的番话里面,曹操可以看出王灿对各路诸侯了如指掌,所有的事情都打探得清清楚楚,如此心思缜密,曹操心也感到压力很重。

    曹操觉得自己已经很重视王灿了,现在看来还是差了些。

    不提曹操心如何想的,王灿的心情却阴冷了下来。他和荀攸、郭嘉正在商议要事,曹操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来,难道守在驻守营寨的士兵都是花瓶,用来做摆设的。王灿以前没有注意这方面的事情,现在却觉得疏忽了。

    曹操轻易的进入大帐,若是王灿三人正谈论机密事情,岂不是被偷听了都不知道。

    王灿脸上没有变化,心却留了心思,笑问道:“孟德兄,这才刚刚离开袁本初大帐,怎么如此急切跑到我营地来,有什么事情么?”

    曹操呵呵笑,摆手道:“没事了,没事了,听你番话,事情已经解决了。”

    王灿点头笑了笑,明白曹操也是担忧谣言的事情。

    曹操很随意的坐在大帐,眼光在王灿脸上掠过,突然觉得王灿有些变化了,感觉他和王灿之间,突然隔了层隔膜,曹操自己蒙在雾看不清楚对方了。

    原因是什么?

    曹操想不明白,也没有去深思。

    正当双方都没说话,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咚咚的鼓声在盟军营地内响起,沉闷雄浑的鼓声飞快的传遍了营地。这鼓声,是用于击鼓聚将召集各路诸侯议事的。曹操听见鼓声后,脸色瞬间生了变化。

    刚刚从袁绍大帐出来,现在袁绍又召集所有人议事,莫非有什么要事生?

    曹操想到此处,当即站起身,说道:“为先,我需要回营地趟,告辞了。”

    说完之后,曹操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王灿目视着曹操离开,然后说道:“公达,营地的警戒性太差了,需要提高警戒才行。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切忌不要忘了,袁绍敲响战鼓,召集诸侯议事,我还得去袁绍大帐商议事情,先走了。”

    王灿大袖挥,出了大帐之后,带着赵云、裴元绍便直奔袁绍的营帐。

    荀攸愣了愣,没有反应过来,当即朝郭嘉问道:“奉孝,主公这是什么意思?”

    郭嘉笑说道:“公达,主公让你加强警戒,是因为刚刚曹孟德没有经过禀报就急匆匆的闯进来,以前主公没有察觉,现在主公察觉了,觉得营地的警戒性太差。不管是谁,即使是袁绍、曹操前来拜访,也该有人通报。嗯,我说得这么清楚,明白了吧!”

    荀攸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明白了王灿的心思。

    ps:三更,鲜花不动,忍不住了,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