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鼠辈袁绍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知道不?这次参加讨伐董卓的人,不管是刺史、太守……还是小将、校尉……凡是参加的人,旦被董卓打败之后,所有的人都要被杀死,不留任何活口。≯≧≥ ﹤.<≦1﹤Z﹤W<.而且董卓还扬言要株连九族。”

    盟军营地门口,身穿铠甲,手持长矛,驻守营寨的士兵压低声音说道。

    站在旁边的士兵也是点点头,露出惊恐的神情,说道:“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诶,咱们跟着讨伐董卓,可算是摸到老虎屁股了。现在董老虎威,我们这些小兵小卒也要跟着遭殃,你说说这世道,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

    “谁说不是呢?”

    士兵摇摇头,脸上露出戚戚然的神情。

    “你们两个嘀嘀咕咕说些什么呢,赶紧闭嘴,小心老子撕烂你们的大嘴!”

    不远处,身穿黑色铠甲,腰佩战刀,脸上充斥着怒火的小校尉指着两个士兵,大声呵斥。士兵们知道的事情,校尉也听说了,董卓知晓各路官员起兵造反,愤怒之下,扬言要把讨伐他的人株连九族,凡是九族之人,个不留。

    校尉摇了摇头,又继续巡逻去了。

    不止盟军营寨门口,其他的地方同样是议论纷纷,争论不休。

    其实,这件事情的源头,还是从曹操营地传出来的。

    据说曹操从袁绍大帐出来,与心腹之人商议事情,营地有两个士兵听见了消息,便谣传说董卓要把讨伐他的人株连九族。曹操听了之后,盛怒之下当即杖杀了两个士兵。只可惜杖杀士兵不但没有压住事情,反而使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不可收拾。

    董卓的事情如同风般在营地传播,没用多久,所有的人都知晓了。

    袁绍听了曹操营地传出的消息,依旧修养身子,没有站出来说话。

    如此来,更加坐实了董卓的‘豪言壮语’。

    士兵们,也都相信了曹操营地传出来的消息。

    时间,盟军营地人心惶惶。所有的士兵都后怕不已,害怕万没有击败董卓,反而被董卓株连九族。

    与士兵相反,诸侯们则是激起了反抗的**。

    各路诸侯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董卓都是认识的,他们站出来讨伐董卓,就已经走上了不归路,无法往后退了。

    袁绍没有站出来辟谣,诸侯们也相信了曹操营地传出来的话。

    这时候,曹操也相当的配合,亲自跑到每个诸侯营地去劝说诸侯整顿士兵,昂扬士气,整军备战,准备攻下虎牢关。因为有了曹操营地传出来的谣言,各路诸侯也相当的好说话,纷纷拍着胸脯表示要和董卓决死战。

    风气,顿时生了变化。

    诸侯们加紧训练士兵,整军备战。

    士兵们也振奋士气,不怕苦不怕累的拼命训练,想要保住自己的小命。

    袁绍大帐,袁绍面色红润,精神振奋,双目炯炯光。眼看去,哪还有什么病痛?袁绍端坐在主位上,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袁绍下方,左侧位坐着许攸,右侧位坐着逢纪,原本荀彧是坐在左侧第位的,不过大帐却没有荀彧的身影。

    “子远?可曾看到荀若?”

    袁绍笑容依旧,不过问话的语气却显得有些森冷。

    许攸闻言,正襟危坐,说道:“主公,卑职听闻荀先生病了,亲自前去探望荀先生。不过卑职见到荀先生之后,觉得甚是奇怪,荀先生面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点不像是生病的人?或许是卑职不通医术,不明医理,不知晓荀先生得了什么病。”

    逢纪听了后,嘴角微微抽搐。

    许攸这厮,还真是毒辣呀。

    荀彧推说身体不适,明显是托词。袁绍听了许攸的话,顿时明白荀彧没有生病,只是推脱生病不来而已。这本事谋士不参加会议的常用手段,袁绍不也用这样的方法蒙骗诸侯么?但是许攸番胡搅蛮缠,袁绍心就升起了滔天的怒火,对荀彧有了偏见。

    大家都是明白人,都明白荀彧没有生病。

    但是明白是回事,是否生气又是回事儿。

    许攸告诉袁绍事情,却又添油加醋激袁绍心的怒气,让袁绍远离荀彧,排挤荀彧。从而使得许攸自己得到袁绍的重用。事实上,许攸的话也激起了袁绍的怒气,使得袁绍成功的钻入了许攸设下的套子当。

    袁绍鼻息咻咻,气哼哼的说道:“不要提他了,子远,你看我现在站出来主持大局如何?”

    许攸笑说道:“主公英明,现在正需要主公主持大局呀?”

    袁绍惊讶的问道:“子远,你也这么想?”

    许攸说道:“想必主公也猜到了曹阿瞒放出谣言的事情,不过这件事情也是主公大力支持,没有主公在背后支持,曹阿瞒的话也就是空穴来风,无法成立。正因为有了主公力挺曹操,官员们才相信了董卓要屠戮九族的事情。”

    袁绍闻言,脸上笑开了花。

    许攸不仅会做事,还会做人,是个人才。

    袁绍心如是的想到。赞扬的话,说都喜欢,尤其是袁绍这厮好名声,许攸番话,说得袁绍心花怒放,对许攸的好感噌噌的直线上升,对荀彧这个恃才傲物,眼无人的大贤好感噌噌的直线下降,两个人下便颠倒了位置。

    许攸察言观色,见袁绍笑了,心的颗大石顿时落地了。

    他略作思考,继续说道:“经过曹阿瞒番劝说,官员们都有了对抗董卓的心思,也都在努力的整军备战,想要举攻破虎牢关,直奔洛阳。这时候,正需要主公站出来振臂呼,凝聚士气,若是让曹阿瞒率先振臂呼,岂不是君臣颠倒,有违纲常了。曹阿瞒翻身站在了主公的上面,这样的事情决不能生,因此主公要立即作出决断,站出来主持大局。”

    “好,好,好!”

    袁绍连说了三个好字,抚掌笑道:“我得子远,如虎添翼,如虎添翼呀!”

    许攸听见袁绍夸奖的话,连连自谦。

    但是,许攸脸上的得色却掩饰不住,情不自禁的流露了出来。旁边逢纪见此,心恶心,暗骂许攸谄媚小人。

    袁绍复出,站出来主持大局,盟军也有了主心骨。

    王灿营帐,曹操、王灿、荀攸、郭嘉四人坐在大帐,相顾无言。

    曹操脸落寞的神情,他刚刚取得定的成绩,袁绍就站出来摘桃子,让曹操心满腹怨气。虽说曹操心早就知道袁绍会站出来摘取桃子,但是真正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曹操心还是难以平静下来。

    王灿安慰道:“孟德兄,事已至此,愤怒也没有用,想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吧!”

    荀攸也说道:“曹大人,任重而道远,曹大人还要坚强些呀。”

    郭嘉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

    曹操微眯着眼睛,良久不语。蓦地,曹操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朗声说道:“世间鼠辈之人,焉能装得老虎,不过是时风光罢了,理他作甚,喝酒,喝酒!”

    王灿听了曹操的话,也是佩服曹操的胸襟。

    这个矮个子,胸襟不可度量。

    番思虑,竟然把袁绍说成是鼠辈,有趣,有趣!

    ps:第更,求收藏、鲜花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