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四人相聚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荀彧见王灿走来,怔了怔,旋即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1ZW.

    抛开王灿黄巾贼的身份不提,荀彧对王灿还是非常钦佩的,有能力、有胆量、有运气,这样的人,前途无可限量。他走向王灿,笑说道:“王太守,还真是巧啊,居然在这里遇到了王太守。”说话的时候,荀彧的神色又变得自信从容,淡然高雅。

    站在荀彧的身边,感觉如沐春风,非常舒爽。

    王灿迎向荀彧,说道:“若,莫非几个月不见,不认识我王灿了?‘王太守’三个字让我好生尴尬,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王灿得志便猖狂,不认旧友了呢。”

    荀彧神色尴尬,他这样称呼王灿的目的是为了和王灿保持距离。

    王灿的话出口,就戳了荀彧的软肋,显得荀彧有些小家子气,不够心胸坦荡。

    言辞交锋,荀彧初次说话就落了下风。

    王灿心暗笑,不用猜王灿也知道荀彧的想法,笑说道:“若,奉孝、公达与你分开三个月多了,都想见你面呢?现在好了,你也跟着袁本初讨伐董卓,大家就能见面了。这段时间奉孝、公达事情繁忙,无暇分身,也不知晓你住在什么地方,才没有邀请你。现在好了,居然在这里碰到你,走,走,随我回军营。”

    “为先,我还有……”

    荀彧想到自己在袁绍麾下过得并不如意,当即就要拒绝王灿的邀请。

    衣锦还乡?

    现在荀彧哪有衣锦还乡的资本,而且荀彧都不好意思和荀攸、郭嘉相见,毕竟荀彧在两人面前说过不过投奔王灿,现在跑去和荀攸、郭嘉相见,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堵么?正当他的话刚刚说出口的时候,王灿伸出手拽着荀彧,强行拉着荀彧朝营地走去。

    “你,你,诶……”

    荀彧彻底无语了,他怎么会遇到这样无赖的人呢?

    朝汉兵营地走去的时候,周围士兵的目光都聚集在荀彧、王灿身上,好似两个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被这么多人注视,荀彧实在受不了士兵异样的眼光,叹息道:“为先,我去,我去,我随你去见奉孝、公达,你赶快放开我,我自己走,行不?”

    荀彧彻底投降了,乖乖的听从王灿的安排。

    同时,他心对王灿的印象也直线下降。

    黄巾贼就是黄巾贼,即使王灿拜大儒蔡邕为师,又被朝廷敕封为汉太守,也无法改变王灿骨子里面的粗鄙,荀彧心升起的想法王灿不知道。若是王灿拥有看穿其他人心想法的能力,知道荀彧如此评级他,还不得找块豆腐撞死。

    王灿好心好意,却被荀彧误解,实在是冤枉!

    两人疾步朝汉兵营行去,没用多久的时间,已经抵达了营地。

    营地,赵云已经重新挑选出三百二十个汉兵补充到破军营里面,将破军营重新组建了起来。赵云训练方式和以前有些改变,以前赵云仅仅是按照军营法纪训练士兵,现在赵云训练四百破军营的时候,逐步传授枪术给麾下的士兵,增强士兵的战斗力。

    赵云的枪法,是童渊的看家绝技,即使赵云传授点微末之术给麾下的士兵,也让四百士兵欢喜不已。

    破军营士兵有了甜头,努力训练,其他的汉兵只能看着眼馋。

    荀彧路过破军营的时候,突然驻足停了下来。

    王灿押送盟军粮草,麾下的士兵被飞熊军击溃的消息传遍了盟军营地。得到消息的时候,荀彧心既痛快又惋惜。痛快的是王灿大军折翼,没有了用武之地,霍乱朝廷的机会就减小了;惋惜的是失去了支精锐之师。

    然而荀彧看见赵云训练士兵的时候,所有的士兵令行禁止,骁勇剽悍,吼声散着无畏无惧的气势,这样的士兵还能够被击溃了么?

    精锐之师!

    这是荀彧给眼前士兵的评价,目光转向旁边训练士兵的裴元绍身上。裴元绍手拎着马鞭,正督促着麾下的士兵训练。虽然裴元绍没有赵云武艺厉害,他不懂枪术,不懂刀法,不懂剑术……可以说,裴元绍几乎就是没有用处。

    但裴元绍有点优势,悍不畏死,匪气十足。

    裴元绍如此,麾下的士兵跟随裴元绍训练的时候,也沾染上了匪气,同时也有无畏无惧的不怕死精神。

    将领,是支军队的核心。

    赵云骁勇善战,训练出来的破军营也是骁勇剽悍,充满了凌厉的杀伐之气。

    裴元绍悍不畏死,麾下的士兵也如此。

    训练方式不同,最终殊途同归,都是为了提高士兵的战斗力。

    荀彧点点头,心暗叹王灿运气好,居然拥有支精锐之师。虽然汉兵死伤无数,损失惨重,几乎是遭受到了灭顶之灾。但从战场上活下来的老兵气势十足,更加的剽悍骁勇,更加的有经验……

    经历战场的生死拼斗,士兵成熟了,稳重了,已经不是新兵能比拟的。

    王灿蓦地回头,见荀彧驻足不前,催促道:“若,走了。”

    “好,好,这就来!”

    荀彧跟着王灿望营帐走去,脑却想着刚刚士兵操练的场景,那炸雷般的吼声,整齐的队列,剽悍的气势,骁勇的英姿,都让荀彧为之颤动。他跟随袁绍已经三个多月了,也见识了袁绍的军队,袁绍麾下大将颜良、丑率领的骑兵很厉害,但是和王灿麾下的士兵相比,还缺少历练,少了那股从尸山血海爬出来的悍勇之气。

    “奉孝,公达,你们看谁来了。”

    王灿走在前面带路,走到军大帐的时候,撩开大帐门帘,大声说道。

    荀攸、郭嘉正商量如何对付李傕的事情,突然听见王灿说话,抬头望去,只见荀彧从王灿身后走了进来。

    “若?”

    “叔父?”

    郭嘉、荀攸两人看见荀彧走进来,脸上满是惊愕的神情。

    王灿将荀彧带进大帐后,又转身离开了。片刻之后,王灿又回到了大帐,在大帐的主位上坐下,说道:“若,奉孝、公达早就想见你面,可惜呀,现在才见到你。你这样深居简出,不会我们通信,可不是好叔父,好朋友啊!”

    荀彧尴尬的笑了笑,旋即解释道:“为先有所不知,彧作为袁绍的宾客,替袁绍出谋划策,怎么能随意到你们汉兵的营地来呢?虽说都是盟军,但我这样做了,会使得袁绍心生疑惑,认为我和为先有不可告人的事情,为先也会成为袁绍的眼钉肉刺。”

    言语,有着若有若无的怨气。

    “哈哈哈……若好意,灿误会若了。”

    王灿也是心思灵敏之辈,荀彧话的抱怨他也听出来了,想必荀彧在袁绍麾下过得并不如意。念及此处,王灿心想若能把荀彧招到麾下就好了,不过这个想法不实际,王灿很清楚荀彧不可能投效他,究其原因,也就是王灿黄巾贼的身份造成的。

    不多时,帐外士兵端着酒食进来,摆放在大帐的案桌上。

    王灿笑说道:“来来,大家难得相聚,喝酒,喝酒!”王灿端起酒樽,朝荀彧、荀攸、郭嘉三人扬了扬酒樽,然后饮而尽。

    郭嘉闻言,当即拍掌道:“主公说的好,畅饮,畅饮,哈哈……”

    有酒喝,郭嘉这厮简直是欢欣鼓舞,端着酒樽杯杯的喝着小酒。

    荀彧的目光在郭嘉红润的脸上掠过,面带喜色,眼却露出疑惑的神情。荀攸好似猜到了荀彧的疑惑,笑说道:“叔父,奉孝的病早已经治好了,奉孝现在已经不沾五石散,饮酒的次数也少了许多,今日若不是您来军营,奉孝想要喝酒,只能是心痒痒,还得再等几天呢。”

    荀彧不明所以,问道:“不就是喝酒么?为何要再等几天?”

    郭嘉摇头叹息道:“公达,你不知道,我命苦啊!想要喝点小酒,主公都要限制次数,而且每次喝酒的数量还不能过坛酒。若,你说说,这是什么道理……嗯,刚好你来了,好好地帮我劝劝主公和公达,劝说他们解除限酒令,让我好好地喝上几坛美酒。”

    荀彧闻言,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郭嘉的话看似满腹怨气,但是更多的是欣喜之情。

    王灿非常关心郭嘉的身体,无疑是郭嘉之福。

    荀彧这时候站出来劝谏,明显是属于胡搅蛮缠。

    再说了,荀彧在袁绍麾下饱受打压,又受到许攸等谋士的冷嘲热讽,日子过得非常不舒服,反观郭嘉、荀攸,两人与王灿相处得君臣融洽,这样的关系,荀彧能够站出来替郭嘉打抱不平么?明显不行!

    荀彧暗自叹息,端起酒樽默默的品着。

    正当荀彧神色抑郁,心黯然伤感的时候,大帐外突然传来豪爽大气的笑声。

    “哈哈……为先,白日饮酒,莫非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门帘掀开,走进来个矮个子。这人的肤色略显黝黑,相貌平平,不过漆黑的眸子却双炯炯有神,矮个子望着荀彧坐在大帐,惊呼道:“若,你竟然在这里?”

    ps:看书评有书友说很多‘丝……’、‘种……’这样的语句。

    多谢提醒,小东会注意的,会逐渐改掉这个坏毛病,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