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王灿遇到荀彧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盟军,营地!

    各路诸侯回到营地后,各回营寨,清点这次强攻虎牢关的损失。  ≤.≤≤1≤Z≤W≤.≦﹤

    袁绍晕厥,盟军没有人主持事物,曹操便站出来暂时主持大局,梳理关系。不过各路诸侯遭到惨败,哪有心思谈论事情,理都不理曹操,纷纷躲在自己营寨,思虑着这次讨伐董卓的得失。

    袁绍气急攻心,昏厥在地,回到营地之后竟然没有个诸侯前往问候。半天前,各路诸侯纷纷跑到袁绍大帐商议事情,现在却门可罗雀,其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可谓是冰火两重天,让人难以接受。

    大帐,袁绍嘴唇干涸,苍白的脸上略带丝红润色泽。

    袁绍下方,还坐着三个谋士。

    袁绍目光掠过三人,最后停留在左侧位的年人身上,和声问道:“若,此番强攻虎牢关,我们惨遭打击,诶,悔不听若之言,使得大军受挫,军心溃散。事已至此,无可挽回,若有何良策教我?”

    被袁绍询问的人身穿天蓝色长袍,头带长冠,面貌俊伟,双目炯炯有神,端的是丰神俊朗,潇洒过人。年人正襟危坐,动不动,股若有若无的香气从年人身上散出来,使得大帐都有股香气萦绕,神清气爽。

    此人便是荀攸叔父荀彧,荀彧北投袁绍,被袁绍奉为上宾。

    因为荀彧很早就有熏香的习惯,长久之后,身上也就带了股香味。

    袁绍起兵讨伐董卓,荀彧也随袁绍起,不过荀彧深居简出,很少露面,直都没有出现在诸侯视线,这也使得荀攸、王灿、以及郭嘉迟迟没有遇见荀彧。

    荀彧在袁绍麾下做事,时间长了,也就现了袁绍的缺点。

    性格多疑,刚愎自用,优柔寡断……

    若是让荀彧罗列袁绍的缺点,荀彧都不知道能说出多少缺点出来。

    此时,荀彧心也有些羡慕荀攸、郭嘉、程昱三人。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王灿已经不是黄巾贼了,从黄巾贼成为汉太守,混得风生水起,令人欣羡。跟着王灿,荀攸、郭嘉、程昱三人也得到了重用,有了施展才华的平台。虽然王灿还是汉太守,官职不高不低,但聪明人都看得出来王灿前途不可限量。

    不过荀彧有自己的底线,即便他心佩服王灿的能耐,也不屑于在王灿麾下做事。

    这是个人的思想决定的,荀彧方面忠于汉室,方面又想找个明主。

    王灿显然不在此列。

    目前看来,荀彧第次择主失败了,袁绍不是荀彧心的明主,不过荀彧的心也有了新的目标,还在观察当。

    “若,若……”

    袁绍眉头微皱,再次喊叫了两声。

    荀彧从沉思惊醒过来,连忙拱手说道:“盟主,彧刚刚在考虑攻打虎牢关的事情,有些入神了,没有听见盟主的话,还请盟主见谅。”

    袁绍点了点头,眼闪过丝不愉之色。

    荀彧投奔袁绍的时候,称呼的是‘明公’,‘明公’词,是对于有名位者的称呼,荀彧如此称呼袁绍,袁绍本应该高兴才是,然而袁绍却明白荀彧这是还没有下定决心跟随他,才会有这样的称呼。

    现在袁绍担任盟主,荀彧称呼盟主。

    很显然,荀彧还没有下定决心,依旧没有奉袁绍为主。袁绍虽然心有些不满,却也没有表现在脸上。

    袁绍淡淡笑,摆手道:“无妨,无妨,若有何良策,绍洗耳恭听!”

    荀彧也不矫情,朗声说道:“盟主,诸侯攻打虎牢关失败,军心受到打击。所谓人心思变,诸侯们为了自己利益,今后想要号召诸侯出兵,恐怕有些困难了,想要解决这件事情,为今之计,主公召集各路诸侯,公开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同时,私下和曹操交谈,任命曹操为副盟主,争取曹操的支持。”

    袁绍怔了怔,突兀的说道:“那我也得向曹操道歉?”

    荀彧神色如常,点点头。

    袁绍脸色变,当即拂袖拒绝道:“不可能,我是盟主,岂能自堕身份。”

    句话,便使得气氛尴尬起来。

    正当袁绍、荀彧之间关系变得紧张尴尬的时候,坐在大帐右侧位的年人拱手说道:“主公,攸有计,不知是否可行?”

    此人名叫许攸,字子远,南阳(治今河南南阳)人。

    许攸身穿袭黑色棉布袍,头戴璞巾,眼眸狭长。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游离不定,唇上两撇字胡,颌下三缕短须,从面相看,还是相当出众,不过许攸坐在席上,微微昂着头,神色倨傲,颇有居高临下,俯视他人的感觉。

    许攸和曹操、袁绍很早就认识,关系非常好。

    不过许攸觉得袁绍家世好,有背景有实力,相比于曹操官宦之后,袁绍更有潜力,许攸因为这个缘故,选择了投奔袁绍,而不是关系更好的曹操。

    袁绍闻言,身体往前倾,笑问道:“子远何以教我?”

    许攸瞟了眼荀彧,眼露出丝得色,荀彧来袁绍这里,就压下了许攸的风头,许攸心是嫉妒加愤恨,现在荀彧失宠,许攸心欢呼鼓舞,就差朗声大笑了。他慢条斯理的说道:“主公,虽说诸侯新败,却不是没有办法处理。所谓诸侯讨伐董卓,无外乎名利、财帛,主公只需要施以小利,便可以收回诸侯的心。”

    袁绍来了兴趣,笑问道:“子远就不要卖关子了,快说,快说!”

    许攸笑道:“主公,您可知晓曹阿瞒?”

    “屁话!”袁绍爆了粗口,大声说道:“你,曹阿瞒,我,我们三人也算是相交莫逆的好友,而且曹阿瞒和我从小相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曹阿瞒?嗯,这事情怎么会和曹阿瞒扯上关系呢?”

    许攸阴测测的笑道:“主公,诸侯的事情就需要曹阿瞒出手。”

    “哦,如何做?”

    “主公声称身体未愈,盟大事暂时交给曹阿瞒处理就可以了。曹阿瞒此人,对讨伐董卓可谓是心急如焚,如今盟军新败,曹阿瞒心也是非常担忧,主公将事情交给曹阿瞒,他定然鞍前马后,为主公驱策。主公只需要作壁上观,便可以轻松地解决诸侯的问题,如此岂不更好。”

    袁绍皱眉道:“如此岂不是还得向曹阿瞒道歉?”

    许攸摇头道:“主公谬矣,主公是盟主,盟主下令,还得道歉么?”

    袁绍闻言,抚掌笑道:“对呀,我是盟主,只需要下令就是。”

    顿了顿,袁绍又继续说道:“好,好,子远之言甚为有理,有曹阿瞒处理事情,我就只需要作壁上观,等曹阿瞒把事情处理好就行了。到时候,本盟主再收回权力,不就没有任何事情了,哈哈哈……好,好,好招以退为进之策。”

    许攸笑了笑,挑衅的望了荀彧眼。

    事实上,许攸的计策和荀彧的建议都是样的。

    不过荀彧的计策是阳谋,考验的是袁绍的胸襟度量,而许攸的计谋是阴谋,让袁绍作壁上观,不过都需要联合曹操,将曹操推到前台,借助曹操的力量处理诸侯的事情。然而许攸的话更听,也让袁绍更容易接受。

    荀彧暗自摇摇头,站起来说道:“盟主,彧身体不适,先行告退,请盟主见谅。”

    “去吧,去吧!”

    袁绍对荀彧也失去了兴趣,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

    荀彧朝袁绍揖了礼,便离开了。

    出了大帐,荀彧在大帐外漫无目的的晃悠着,不知道该怎么走,好似身上的力气都被抽干净了。

    “若!”

    远处,声大喊声传来。

    荀彧回头望去,只见王灿脸微笑,大步朝他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