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盟军战败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正当袁绍惊诧恐惧的时候,城楼上又出现了令人惊讶的幕。> ≥ ﹤.<≤1﹤Z≦W<.≦

    城楼央,二三十个士兵抬着人合抱的圆木走到城墙边,举起那粗实的圆木朝城门下正努力撞击虎牢关城门的士兵砸去,巨大的圆木从空落下,力量无比巨大,砸在士兵身上非死即残,难以抵挡。

    圆木落下,许多的士兵当即被砸死。

    根根圆木掉落在地上,挡住了撞击城门的攻城车。

    不过部分士兵死伤之后,又有后续的士兵补了上去,继续撞击城门。

    这已经是盟军最后的机会了,城楼上有西凉甲兵压制着,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攻下虎牢关。唯的机会,就是撞开拦住大军去路的虎牢关城门,只要冲破了虎牢关城门,无穷无尽的盟军士兵冲了进去,西凉军就没有了易守难攻的优势,局面瞬间就会改变。

    胜利,也会再次降临盟军。

    袁绍的心,也吊了起来。

    撞开!撞开!

    袁绍心不停地怒吼着,他瞪大了双眸,望着城楼下奋力冲击城门的士兵,神经也跟着紧绷了起来。那巨木冲撞着城门的轰鸣声阵阵传来,好似在袁绍耳旁萦绕着,让袁绍非常的紧张。

    颗心,也是痒痒的,难以忍受。

    此时此刻的袁绍,已经没有了先前意气风的神情,活像个赌徒将自己的身家财产都压在了上面,只要能够攻破城门,便能够瞬间翻盘,然而旦无法攻破城门,那就意味着袁绍的计划彻底落空。

    城楼上,蓦地出现了六个士兵,这些士兵抬着三交叉的木架,木架上方放着口大锅,大锅滚烫的油扑通扑通的冒着油泡。六个士兵抬着木架缓缓移动到城门上方的城墙边。李傕见此,当即大喝声:“放!”

    顿时,六个士兵将大锅冒着气泡的油倾倒了下去。

    滚烫沸腾的油从天而降,泼在了城楼下。

    “啊……”

    滚油洒下,沸腾的油溅落在士兵脸上,出呲呲的声音。尤其是滚油不似滚烫的水样,烫过了就烫过了,滚油溅落在脸上,疼痛的感觉疼入骨髓,而且其痒无比,难以忍耐,但是滚油贴在面颊上不能擦拭,当真是恐怖无比。

    “嘶嘶……”

    个个士兵急促的抽着冷气,浑身阵颤抖。

    “好痛!”

    “好痛!”

    ……

    紧接着,凄厉的惨叫声传来,被滚油泼到的士兵倒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着。锅滚油泼下来,那撞击城门的攻城车顿时没有了士兵扶住,只是不停地摇摆着,无法对城门造成危害,远处的士兵望见撞击城门的士兵如此悲惨,也站在原地,不敢冲上去撞门。

    李傕却还不满足,继续大喝道:“扔火把!”

    话音落下,西凉兵纷纷从城楼上拿起熊熊燃烧的火把扔下了城楼。

    根根火把落在地上,轰的下燃烧了起来。

    点点火星,似星火燎原样聚集在起,越来越大,越来越旺盛。

    因为李傕事先让士兵扔了许多的圆木到城楼下,圆木滚在地上到处都是。旋即李傕又让士兵将滚烫的油从城楼上泼下去,使得所有的圆木都沾染上了沸腾的滚油。不仅如此,地上也沾染了滚烫的油,这些滚油旦沾上火星,飞快的燃烧了起来。

    “轰!”

    “轰!”

    ……

    熊熊的火焰燃烧起来,炙热无比,火势冲天。

    城楼下方,火星四溅。士兵的衣衫因为沾染上了滚油,被火星飞溅到,衣衫也跟着燃烧了起来。然而,情况却不仅如此,城楼下的攻城车也被引燃了,燃烧起了大火,火势熊熊,站在城外的士兵难以接近城楼。

    李傕站在城楼上,也感觉到阵热气冲上来。

    不过李傕却相当的兴奋,城门是用厚实的铁皮包裹的,根本不惧大火灼烧,而下方的盟军士兵却无法挡住熊熊燃烧的烈火,士兵们忍受不住烈火的炙烤,纷纷朝远处跑去,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袁绍骑在马上,看着城楼下的幕,颗心都揪了起来。

    攻城车被毁,袁绍失去了攻克虎牢关最后的机会。

    他的脸色阵青,阵白,神色阴晴不定,脸色非常的难堪。骑在战马之上,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好似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还没有从刚刚的情境反应过来。袁绍却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仅仅盏茶的时间,先是群黑压压的甲兵出现,无懈可击,难以抵挡。紧接着又是专门对付攻打城门士兵的计谋,使得袁绍的计划彻底落空,失去了攻克虎牢关的机会。

    “噗……”

    袁绍脸色阴晴不定,气急攻心,蓦地口血雾从嘴喷洒了出来。

    旋即,袁绍眼前花,身体摇摇晃晃,下摔倒在地上。曹操见此,心暗叹袁绍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若是及时采纳曹操的意见,李傕纵然布下了陷阱,也没有用武之地,攻打虎牢关,不是朝夕的事情,需要从长计议才行。

    曹操神色肃,朝王灿说道:“为先,鸣金收兵!”

    王灿点点头,转身执行命令去了。

    “铛!铛!铛!”

    声声铜锣声响起,在夜空缓缓地传播着。

    城楼上,华雄脸颓废,脸上满是落寞的神情,若不是长枪兵及时杀过来,恐怕他现在已经成了孙坚的刀下之魂。想到孙坚柄古锭刀霸道锋利,华雄心就非常窝火,他的长刀和孙坚的古锭刀碰撞,竟然被劈成了两截。华雄只能用被劈断的长刀抵挡孙坚,自然是无法抵挡的,节节败退,险些丧命。

    兵器的差距,成了华雄失败的缘故。

    “孙坚,下次,我必杀汝泄恨!”华雄深呼吸口气,平复了下心躁动的情绪,走到城楼边上,望着已经退到了城下的孙坚、黄盖、韩当行人,眼迸射出点点精光,他不是武艺不及孙坚,而是兵器无法占据优势,若是长刀能有孙坚古锭刀那般坚韧锋利,华雄也有把握斩杀孙坚,而不是孙坚劈断了长刀,有机会斩杀他。

    盟军缓缓退去,死伤的士兵摞摞,堆积成了尸山。

    城楼上无数的士兵躺在地上,被长枪戳成了肉窟窿。其他些死去的西凉兵则是被冲上城楼的盟军杀死的,这些士兵残肢断臂,不是尸体已经僵硬的,就是已经残废了,没有了利用的价值。

    李傕俯身靠在城墙上,看着如潮水般狼狈退去的大军,大笑了起来。

    夜空,张狂的大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ps:经书友建议,每日四更,只有第更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