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李傕的底牌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战争如火如荼,厮杀愈演愈烈,城楼上的情况由西凉兵和盟军相互胶着,逐渐的转换为盟军边倒的胜利。 <.≤≦1﹤Z<W.

    西凉兵边,士气低落,军心溃散,气势落千丈。

    反观盟军,越战越勇,神情兴奋,好似吃了兴奋剂样,无可抵挡。

    城楼外,袁绍看着城楼上的情景,心已经考虑着攻下虎牢关之后,如何摆宴庆贺这次巨大的胜利。在袁绍的眼,虎牢关已经是囊之物,只需要半个时辰,盟军就能够将虎牢关攻打下来,打通前往洛阳的道路。

    洛阳,已经近在咫尺。

    董卓的项上头颅,已经洗干净准备让他去取了。

    依稀间,袁绍好似看到了率领大军进入洛阳的情况。所有的百姓走到大街上,竞相庆贺,欢呼他击败了董卓,除去国贼,天下清宁。朝廷的重臣都纷纷在大殿门口迎接他进入大殿,主持朝廷的大局。

    这样的场景,意气风,光宗耀祖,天下间谁不羡慕。

    袁绍嘴角上扬,勾勒出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正当袁绍沉浸在美梦当的时候,曹操突然大喝声:“不好,计了,计了,虎牢关城楼上有埋伏……盟主,下令,下令撤军吧!”曹操脸急切,回头望向袁绍,等待着袁绍的命令,曹操心早就不看好这次夜袭,现在果然被他猜了。

    曹操又偏头望了王灿眼,眼神复杂无比。

    想必王灿也是知晓情况的吧!曹操心叹息声,暗自摇头。

    旋即,曹操眼露出惊恐的神情,眼望去,只见虎牢关城楼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群黑压压的长枪兵,所有的长枪兵身穿黑色铠甲,头戴铁盔,手臂上有护臂,胸间有护胸,腿上有护腿……全身上下,都被包裹得严严实实,除了面颊露出来之外,没有任何地方露出来。

    个甲兵,简直就是个刺猬,难以下口。

    袁绍听了曹操的话,放眼望去,也看见了城楼上突然生的情况。

    “啊?怎么会这样?”

    袁绍惊呼声,脸上的神情变得煞是难堪,脸色阵铁青,阵涨红。那志得意满的神色消失得干干净净,眼眸也露出惊恐的神情。旋即,袁绍咬咬牙,脸狠色,大喝道:“擂鼓,替城楼上的士兵助阵。”

    袁绍没有理会曹操的建议,眼见即将到手的虎牢关,袁绍如何舍得放下。

    不拼把,袁绍是不会放下的。

    士兵的死伤,是无法避免的,既然选择了参军,就意味着有了死亡的准备。

    袁绍太需要个胜利了,因此他不可能放弃攻打虎牢关。

    曹操还欲说话,却见王灿朝他摇了摇头,示意曹操不要说话。曹操见此,心叹息声,也明白王灿的意思,刚到嘴边的话噎了回去,非常难受。同时,曹操对袁绍刚愎自用,不听建议,也是非常的失望。

    兵法云:主不可因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  。

    两军交战,主将意气用事是兵法大忌,袁绍如此做法,是将盟军往火坑里推。

    袁绍的意气用事在曹操的眼,是属于滥用盟主权利,不顾大局的行为。然而盟主已经选定了,不可能随意更改,而且曹操也只能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吞,谁让他自己力挺袁绍担任盟主呢?

    袁绍命令下达,咚咚的鼓声在夜空响起。

    城楼上的盟军士兵听了战鼓声,兴奋得打了鸡血样,奋力冲锋。

    虽然城楼上冒出了群黑压压的西凉兵,但是盟军的士兵依旧是神色激动,没有任何惧怕的神情。只见全副武装的铠甲兵从城楼央冒出来,旋即甲兵分成两队甲兵,左右,分别朝两边缓缓前进。

    “踏!踏!踏!”

    声声整齐的脚步声,所有的甲兵整齐划的前进着。

    “杀!”

    “杀!”

    ……

    甲兵前行的时候,每往前踏出步,都会大吼声,左右的甲兵如同压路机样,缓缓地碾过地面,没有留下任何的空隙。凡是挡在甲兵前方的盟军士兵都被甲兵击杀,这些甲兵不仅拥有着精良厚实的铠甲,手的漆黑长枪也是锋利尖锐。

    长枪长丈二,枪尖都有凹槽,刺入血肉会使得血液更加快的流淌出来。

    这样的甲兵,武装到了面颊的甲兵,无可抵挡。

    张飞、关羽、刘备三人率先遇到了甲兵。

    关羽手青龙偃月刀倒拖着地上,飞快的往甲兵冲去,待冲到距离甲兵丈远的时候,整个人飞身跃起,手青龙偃月刀借着托在地上的力量,高高抡起,整个人跃上天空的刹那,如天神般威风凛凛,望而生畏。

    “嘿!”

    关羽低喝声,青龙偃月刀劈下,长刀破空出尖锐的刺耳声,刀势无匹,难以抵挡。

    “杀!”

    “杀!”

    ……

    手持长枪,全副武装的甲兵大喝几声,依旧缓步前进。

    所有的甲兵眼无悲无喜,好似没有望见关羽的青龙偃月刀劈了下来。缓步行进的时候,甲兵们都板着脸,神情冷峻,淡然冷漠,没有露出丝毫畏惧的神情。

    “咻!咻!咻!”

    长枪槊空,锋利的枪尖刺破空气,出阵阵爆鸣声,刺向了关羽的青龙偃月刀。

    关羽见到这样的情景,砸吧砸吧嘴,感觉背脊阵凉。

    青龙偃月刀劈下,招式已经用老。

    刀下去,关羽相信肯定能杀死几个身穿铠甲的士兵,但是关羽却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因为甲兵站成排,青龙偃月刀只能劈到条线上的士兵,长刀劈下之后,关羽身体没有了保障,其他甲兵手的长枪就很容易戳关羽。

    若是骑兵冲阵,关羽丝毫不惧,然后步战交锋,关羽却也没有自信面对这样全副武装的甲兵。饶是关羽武艺绝伦,刀法精湛,也是头皮麻,不敢正面面对甲兵。

    “嘿!”

    关羽大喝声,手的青龙偃月刀硬生生收了回来,整个人在空也是猛地跳跃了下来,飞的后退。边往后撤,关羽边说道:“大哥,这群甲兵悍不畏死,是以命搏命的死士。我们人少,又没有骑兵对付这群难以下手的甲兵,撤吧,赶紧撤!”

    关羽审时度势,知晓刘备实力弱小,无法面对甲兵,赶忙建议刘备后撤。

    刘备闻言,也不犹豫,当即下令道:“撤!”

    顿时,刘备麾下的士兵便三三两两往后退去,朝城楼下撤去。

    刘备双手抓住云梯,伸出脑袋望了眼火光通明的城楼,眼露出不甘的神色,都已经到最后阶段了,居然还有埋伏,让刘备十分气恼。好在刘备也是果决之人,当机立断,率领关羽、张飞,以及众士兵退下了城楼。

    群甲兵,所向披靡,难以抵挡。

    李傕站在城楼央,望着朝两侧缓缓碾压过去的甲兵,露出抹得意的笑容。

    这才是防守虎牢关的最强力量,虎牢关上不可能有骑兵冲阵。因此这样全副武装,手持着长枪刺杀的甲兵就成了无敌之师,难以下手,即使关羽这样的绝世武将,都是心生忌惮。不是关羽无法斩杀甲兵,而是斩杀甲兵的时候,其他的甲兵长枪刺出,难以挡住,这才是让关羽这类武将忌惮的缘故。

    以命搏命,显然是甲兵占据优势。

    这样全副武装的甲兵,简直就是名副其实的刺猬,无懈可击。

    王灿站在城楼外,远远望去,也看明白了城楼上生的情景。他张大了嘴,眼露出了无限的惊诧。李傕这厮,太能够隐忍了,城楼上死伤了无数的西凉兵,还能够笑得如此灿烂。这些西凉兵都是用来引诱盟军的,待盟军大举攻城,越来越多的盟军登上城楼之后,才让甲兵出击,当真是机关算尽,所谋不小。

    “嘶嘶……”

    袁绍看见城楼上的情景,倒抽几口凉气,额头上冷汗直冒。

    可怕,这群甲兵简直是杀人机器,恐怖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