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袁绍志得意满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孙坚身体微侧着,两只脚前后,手拎着古锭刀,如磐石般站立在城楼上,望着对面的华雄,眼战意凛冽,身上散出股如渊如海的杀伐之气。>  <.≤1ZW.

    孙坚自黄巾之乱开始,便征战沙场,讨伐黄巾,可谓是杀人如麻。

    身杀气,气势冲天。

    周围的西凉兵被孙坚的气势影响,纷纷后退,不敢接近孙坚。

    华雄也不退让,冷哼声,昂头挺身,股尸山血海般的恐怖气息从华雄身上散出来,凶威尽显。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默然不语,但是强大的气势使得周围的士兵纷纷后撤,不敢靠近两人。

    孙坚、华雄在虎牢关相遇,仅仅是骂战了两天而已。

    这样不疼不痒的骂战,却让两人心都积累了无尽的怨气。

    归根结底,还是武者的尊严不容侵犯。

    孙坚挑战华雄,华雄受李傕的命令避而不战,使得孙坚心愤怒。同时,华雄对孙坚整日哭爹骂娘也是心不爽,恨不得将孙坚的嘴巴缝上,让孙坚不能说话。两个本来素未见面的人,没有任何交情,却如同生死之敌样,充满了敌视,恨不得斩杀对方泄恨。

    “华雄,可敢战?”

    孙坚嘴角勾起,轻蔑笑,脸上露出讥讽的神情。虽是如此,孙坚眼眸却露出凝重的眼神,他也是武艺精湛之人,看得出来华雄刀法精湛,武艺非常厉害,黄盖和韩当两人联手都不是华雄的对手。

    华雄听了孙坚的话,脸色沉,好似被蝎子蜇了下。

    孙坚在城楼下喊得最多的话就是这六个字,可以说,这六个字是华雄心的伤疤。依照华雄的性子,孙坚挑战,华雄定会领兵出战,直接与孙坚单挑,斩杀孙坚,以证明自己的实力。因为李傕的原因,华雄耐着性子,当着缩头乌龟,没有和孙坚战,心是非常压抑的。

    孙坚旧事重提,下点燃了华雄心的怒火。

    “孙坚鼠辈,去死。”

    华雄涨红了脸,手长刀抡起,只听见呼呼的声响从刀杆处传来。

    长刀刀锋直指孙坚,抹清冷的光华在刀刃上流转,丝丝锋利的劲气从刀刃上迸出来,长刀还未接近身体,便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那锋利的刀锋好似毒蛇吐信,随时准备着奋力击。

    “嘿!”

    华雄大喝声,欺身而上,刀劈向孙坚,刀光落下,如天河倒泄,势不可挡。

    “战便战,老子会怕你?”

    孙坚浓密的眉头扬,瞪大了双眸,如怒目金刚样。

    双手劲,孙坚手的古锭刀朝华雄的长刀劈去,两柄长刀碰撞在起的瞬间,孙坚双手握着古锭刀往下压,顿时卸掉了华雄长刀上的力量,古锭刀刀刃旋即转,刀身转到华雄长刀刀杆上,压着华雄的长刀。与此同时,刀刃对准华雄的双手,沿着长刀刀杆平削下去,这是古锭刀最常用的抹字诀。

    随着古锭刀朝前削去,孙坚也是揉身而上,直扑华雄。

    “呲呲……”

    两柄刀紧挨着,相互摩擦,出刺耳的尖啸声。

    华雄眉头皱了皱,大喝道:“雕虫小技,看刀!”

    华雄握刀的双手错,双手如同握住长棍样,长刀随着华雄双手攥动,飞快的旋转起来。长刀贴近孙坚的刀刃往下探,接近华雄的刀杆部分往上扬,在空划过道弧线,砸向了孙坚。

    长刀旋转,顿时摆脱了孙坚的古锭刀,而且长刀转动,也将孙坚笼罩在了长刀下。

    两个人,你来我往,端的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孙坚拖住华雄,麾下的四大部将黄盖、程普、韩当、祖茂却是如狼似虎,在城楼上肆意的杀戮,四个人如同猛虎下山冲进了羊群,见个杀个,死在四个人手的西凉兵不下百余人。四人身上的铠甲都已经沾满了鲜血,斑斑血迹洒落在四人的脸上,将四个人的面容渲染的狰狞恐怖,非常吓人。

    城楼另侧,关羽、张飞、刘备三人也登上了城楼。

    关羽袭浅绿色战袍,身后披着件黑色披风,手杆青龙偃月刀,抹抹刀光闪烁,溜溜鲜血飞溅。关羽拎着青龙偃月刀,所过之处,尸横遍野,所向披靡,那傲然的神情,凛冽的眼神,冷峻的面庞,都让关羽周围的西凉士兵为之胆寒。

    气势,这样的东西很玄乎。

    但确实又存在,关羽手持青龙偃月刀,自有股摄人的气势散出来。

    关羽气势凶悍如虎,张飞同样如是。

    杆丈蛇矛,诡异霸道,厉害无比。张飞手握蛇矛,蛇矛随着张飞精壮庞大的身体前进,那锋利尖锐的蛇矛化作道道黑芒,在城楼上晃动流转,所过之处,蛇矛上巨大的力量不是将挡在前方的西凉兵撞飞了出去,就是将西凉兵矛杀死。

    人屠!

    凶人!

    这两个词用在张飞身上,丝毫不为过。

    反观刘备,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刘备双手握着双股剑,手两柄长剑剑光闪烁,煞是好看。但面对悍不畏死的西凉兵,还是显得有些困难,刘备不似关羽、张飞两个绝世武将,兵器随着身体游走,所过之处,无法抵挡。

    城楼上杀得尘嚣四起,鲜血飞溅。

    城楼外,观看的人也是兴奋的抚掌大笑,尤其是袁绍,双眸放光,兴奋无比。

    看着西凉士兵节节败退,袁绍的心情就兴奋地好似打了鸡血样,激动无比。尤其孙坚独战华雄,刘备三兄弟斩杀西凉士……见到西凉兵败退的局面,袁绍心的愉悦之情就更加的难以抑制了。

    袁绍目光落在城楼上,却也时不时瞥眼曹操,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这场胜利,是他这个盟主亲自策划的。

    有了这样的胜局,袁绍有足够的资本兴奋。

    曹操见到城楼上的盟军骑绝尘,杀得西凉兵节节败退,皱起了眉头。

    西凉兵之名,曹操可是如雷贯耳,早有耳闻的。曹操、袁绍两人都在洛阳呆过段时间,都经历了董卓率兵入洛阳的场面,也见识了西凉兵、飞熊军的厉害,现在城楼上的场景,让曹操心充满了疑惑。

    袁绍却没有考虑这些事情,他已经沉浸在了即将到来的胜利当。

    曹操身旁,王灿也是眉头紧皱。

    王灿和飞熊军交战,也是明白虎牢关有不少飞熊军驻扎。

    然而,城楼上的情景显示出来的只有守城的士兵,连西凉兵的精锐都称不上。这样的场景太诡异了,王灿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飞熊军领李傕。这厮阴狠隐忍,开始就选择避而不战,将主意打到盟军粮草上。

    由李傕的风格来看,这货很喜欢示弱,然后奋力击。

    难道城楼上的事情就是如此?

    王灿心嘀咕了两声,却也没有将自己的疑惑提出来。

    这时候的袁绍已经被即将到来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谁去泼袁绍的冷水,就是去找死。袁绍即使现在表现出礼贤下士的模样,心也定会嫉恨的。

    秋后算账的本事,老袁家的人从来都是信手拈来。

    袁绍也看见了曹操的神情,他嘿嘿笑了笑,没有理会皱着眉头的曹操。

    见王灿也眉头紧皱,袁绍心冷,问道:“为先,我看你眉头紧皱,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事情了?”

    王灿犹豫了下,望着虎牢关城楼上拼斗得正酣的孙坚和华雄,笑说道:“盟主,孙太守和华雄得局面太胶着了,虽然孙太守拖住了华雄,但是不能斩杀敌方大将,终究无法以最快的度打击西凉军士气,攻下虎牢关,因此我心才有些担忧。”

    曹操似乎看穿了王灿心的想法,朝王灿笑了笑。

    两人相视眼,尽在不言。

    袁绍闻言,心松,想着王灿担心的居然是这个事情,哈哈大笑道:“为先勿忧,孙坚拖住了华雄,对于我军还是相当有利的。你看孙坚麾下的四大部将,那就相当的厉害,再看刘备几个人,也是悍勇如虎,难以抵挡……城楼上的局势已经是四面开花,到处都是我们的人,西凉军离溃败不远了。”

    王灿心不以为然,却还是说道:“盟主英明!”

    “哈哈……”

    袁绍朗声大笑,志得意满的望着王灿,露出得意的神色。

    曹操见此,暗暗摇头。

    ps:第三更到,大家继续支持小东,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