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强攻虎牢关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黑夜,漆黑如墨。≯  ≥≯ ﹤.﹤<1ZW.

    虎牢关城楼上,火把通明,火盆的炭火熊熊燃烧,驱散了空的寒气。

    夜色深沉,寂静无声。

    城楼上除了士兵来回巡逻的脚步声,以及偶尔传来两声士兵交头接耳的说话声,便没有了其他的声音,黑压压的夜空压得人心堵,尤其是城楼上的士兵,脸上都是脸凝重的神情,时不时的望眼城楼下黑黢黢的地方。

    “哈欠!”

    华雄站在城楼上,脸上露出丝疲乏之色,精神有些萎靡。

    不过那微眯的眼眸却迸射出点点精光,显示着华雄依旧精神十足,并没有丝毫的困顿,露出来的神情,不过是表象而已。华雄站在城楼上,好似尊雕塑样,稳若泰山,动不动。

    “咚!”

    突然,声沉闷的鼓声从远处传来。

    “咚!”

    “咚!”

    ……

    紧接着,密集沉闷的战鼓声打破了宁静的夜晚,那压抑得令人心颤的鼓声如同道闪电撕裂了漆黑的苍穹,让人的心随之紧绷了起来。虎牢关上的士兵听见战鼓声之后,呼吸也都变得急促起来。

    华雄听着战鼓声,睁开了双眸,眸道精光闪烁,盯着漆黑的夜空,露出沉思之色。

    “敌袭!”

    “敌袭!”

    ……

    骚乱的声音在城楼上传来,个个士兵来回奔跑,情况好似大乱了起来。

    “噼噼啪啪……”

    处处火把飞快的点燃,熊熊燃烧的火把使得整个虎牢关亮如白昼,奔跑的士兵乱成了锅粥,好似惊弓之鸟般,不知道该做什么。突如其来的鼓声打乱了士兵的节奏,反倒是华雄,见到这样的情景,依旧站在原地,动不动,没有任何的慌乱。

    城楼不远处,袁绍骑在马上,看着火光冲天的虎牢关,露出了抹笑容。

    通沉闷的战鼓声,果然使得虎牢关混乱了起来。

    不过,战鼓声持续了段时间之后,便停歇了下来。黑夜再次恢复了宁静,那突如其来的战鼓声,好似是昙花现,没用多长的时间,消失得干干静静。战鼓上过后,没有士兵偷袭,没有弓箭射击,仅仅是鼓声敲响,便没有其他的事情了。

    华雄站在城楼上,嘴角噙着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之色。

    夜袭?

    亦或是骚扰?

    华雄以为诸侯盟军会起强攻,可现在通战鼓声之后,居然没有了动静。难道敲响战鼓仅仅是为了骚扰驻守在虎牢关上的士兵?

    华雄觉得其肯定有猫腻,诸侯盟军不可能这样简单的骚扰防守虎牢关的士兵,毕竟这不是野外驻扎的营地,露天行营容易受到偷袭。虎牢关易守难攻,城楼上的士兵占据地利,根本不受战鼓的影响,唯害怕的不过是盟军强行攻城。

    周遭没有了任何声响,华雄心疑惑,暗暗摇了摇头,又微眯着眼睛闭目养神。

    夜,沉寂,漆黑,片寂静。

    半个时辰之后,战鼓声又突兀的响起。

    沉闷的鼓声从远处传来,那令人烦躁的鼓声使得城楼上的士兵身体颤,脑袋偏,警惕的望着城楼下空旷的地带。华雄也是睁开了双眸,盯着虎楼下,可是城楼下什么都没有,依旧是空旷漆黑,没有任何东西。

    战鼓声敲响之后,持续了段时间就停歇了。

    如此反复,每隔半个时辰,战鼓声都会准时的响起。

    长时间的骚扰,城楼上的士兵也都已经习惯了城楼外骚扰的战鼓声。华雄也是微眯着眼睛,不理会城外的战鼓声了。城楼上,唯独有人没有放松警惕,盘腿坐在城楼议事厅的李傕双手撑在案桌上,伸出右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案桌,眼露出沉思之色。

    旁边郭汜眯着眼睛,脑袋如同小鸡啄米样,时不时的垂下。

    “郭阿多,走了。”

    蓦地,李傕嘴角露出抹笑容,起身朝大厅外走去。

    郭汜听见李傕说话,噌的下站起身,整个人跳了起来,惊呼道:“老李,诸侯来了么?来了么?走,走,快些,他们要攻城了。”

    李傕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朝外走去。

    郭汜见周遭没有动静,讪讪的笑了笑,也跟着李傕朝外走去……

    虎牢关城外,黑黢黢的夜色,袁绍骑在马上,眼眸精光闪烁,望着灯火通明的虎牢关城楼,沉声说道:“孟德,如此反复敲响战鼓,已经是第六次了,再过两个时辰,天就快要亮了,不能继续僵持了,传达命令,攻城!”

    “诺!”

    曹操回应声,转身下达命令去了。

    同时,咚咚的战鼓声再次敲响,不过战鼓响起,城楼上的士兵好似没有听见般,该巡逻的巡逻,该打盹儿的打盹,该睡觉的睡觉,没有人注意到城外的动静,不过李傕、郭汜两人已经来到城楼上。华雄见李傕、郭汜出来,也睁开了双眸,振作精神。

    “李将军,郭将军,你们怎来了?”

    华雄脸疑惑,战鼓响了这么多次,肯定是骚扰的士兵的,不会有人攻城了。

    李傕沉声道:“华雄,吩咐士兵做好准备,诸侯要攻城了。”

    果然,就在李傕声音落下之后,城楼下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同时随着冲霄的战鼓声响起,座座云梯搭在了虎牢关城楼上,座座投石器也摆在了虎牢关外,朝城楼上抛掷大石,战争在这刻打响了。

    沉浸在迷蒙的士兵也清醒了过来,开始忙碌着。

    此时,诸侯盟军的士兵已经开始前仆后继的爬上了云梯,朝城楼上冲来。

    城楼下,几十个士兵扶着攻城车跑到城楼下,准备撞击城门。攻城车上吊着根巨木,巨木前端呈圆锥状,尖端部分用铁皮包裹住。士兵们扶住巨木,就往城门撞去,轰轰轰的巨响声从城楼下传来,巨木每次撞击在大门上,都会使得大门阵晃动。

    城楼上,李傕见盟军攻城,嘴角露出抹笑容。

    终于来了,白天的时候,李傕见盟军果断的撤退,就预感到黑夜的时候诸侯会强攻虎牢关,如今果然应验了。为此,李傕心舒爽无比,今日夜晚,定要给诸侯盟军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他们记住惨痛的教训。

    随着李傕有条不紊的下达命令,架架盛满了油水的大锅在城楼上冒了出来。

    堆堆人合抱的巨木堆出现在城楼上,所有的物品,都是为了为防守虎牢关准备的。

    “哗啦!”

    城楼上,几个士兵将油锅滚烫的油水朝城楼下倒了下去,滚烫的油水从天而降,泼在士兵身上。

    顿时,惨厉的嘶吼声,惨叫声从城楼下响起,所有被油水泼到的士兵身上起了水泡,剧烈的疼痛使得被油水烫伤的士兵在地上四下翻滚嚎叫。可越是如此,水泡被磨裂之后,更加的痛入骨髓。

    油水泼下来之后,又有人合抱的圆木从城楼上滚了下来。

    巨大的圆木往下掉落,力量越来越大,度越来越快,但凡被巨木撞到的士兵,非死即残,没有士兵能够在巨木碰撞下,还能安然无恙毫无损的。

    战况,越加的惨烈起来。

    ps:又到周了,又吹响冲榜的号角声了,鲜花、收藏、pk票,贵宾票,有的就支持小东吧。

    大吼声,冲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