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打击西凉军士气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免战牌落地,城楼下黑压压的大军片哗然。  ≦.≤1ZW.

    所有的士兵瞪大了眸子,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华雄伸出脑袋,瞅了眼城墙上兀自颤颤摇晃的弓箭,脑袋下就缩了回去,好似害怕天空突然出现支弓箭朝他飞射而来,射到他的脑门上样。

    城楼下,孙坚哈哈大笑,吼道:“无胆鼠辈华雄,可敢战?”

    “无胆鼠辈华雄,可敢战?”

    紧随着孙坚高呼声,孙坚身后的士兵,不知谁率先大吼了声,紧接着所有的士兵也扯开嗓子大吼起来。

    “无胆鼠辈华雄,可敢战?”

    “无胆鼠辈华雄,可敢战?”

    ……

    万军声呼,旌旗飘扬,士兵高呼的声音如电闪雷鸣,如山呼海啸,如天地崩塌……

    雄浑的声浪波接着波,将天地间的声音淹没了。

    天地间,除了士兵扯开嗓子的大吼声,静悄悄的,没有了其他的声音。华雄望着城楼下士气高昂,兴奋地涨红了脸的诸侯盟军,心片冰凉,脸上闪过丝黯然。他第次觉得李傕以退为进,能而示之不能的计谋不是正确的,反而使得西凉军士气低下,陷入了被动当。

    城楼,李傕也听见了盟军的大吼声。

    他急急忙忙走从城楼走出来,疾声问道:“华雄,出了什么事情?”

    郭汜跟在李傕的身后,也问道:“华校尉,生什么大事了?”

    华雄摊开手,无奈的说道:“李将军、郭将军,刚刚挂出去的免战牌被射了下去,射断绳索的弓箭还留在城墙上,其人的箭术出神入化,令人胆寒。”

    “哦,我看看。”

    听了华雄的话,李傕嘴角抽搐了两下。他走到城墙旁边,伸出了脑袋,看了眼钉在城墙上的弓箭,眼露出抹惊诧之色。抬头望去,只见诸侯大军后方,个身穿甲胄,头戴铜盔的将领捻起支弓箭,对准了他。

    这人不是王灿么?

    李傕心暗道声,心却警觉了起来。

    站在城楼上,李傕好似听见了弓弦震动的声音,只见弓箭破空而来,裹挟着尖锐的声音,好似道流光划过天际,直奔李傕。

    “雕虫小技!”

    李傕低喝声,身体猛地往后退出步。

    只听见铿锵声,李傕腰间的战刀出鞘,抹璀璨的刀光闪过,激射而来的弓箭直接被李傕劈成了两截。

    正当李傕沾沾自喜的时候,华雄大喝声:“将军小心!”

    说话的时候,华雄身体已经飞扑了出去,把将李傕扑倒在了地上。

    “嘭!”

    两人摔倒在地上,面面相觑,眼都露出惊惧的神色。郭汜站在旁,看着狼狈无比的李傕和华雄,心也是冰凉冰凉的,背脊上阵冷汗冒出来,打湿了穿在身上的内衫。他深呼吸口气,问道:“老李,华雄,没事吧!”

    李傕拍拍屁股,没好气的道:“不就是支弓箭么,有屁事!”

    华雄讪讪的站起身,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

    虽然救了李傕,但也让李傕丢尽了脸面。

    盟军后方,王灿连续两只弓箭,第支弓箭射出之后,王灿也预料到李傕肯定会挡住。武艺到了定的程度,能够察觉到危险降临,李傕作为飞熊军领,武艺不可能太差,第支弓箭肯定无法射李傕,但第支弓箭不过是王灿用来放松李傕的警惕行而已。

    王灿的算计没有失误,若没有华雄从搅局,李傕放松警惕的瞬间,王灿的弓箭定能射伤李傕,让他躺个十天半月。

    “可惜,可惜!”

    王灿暗自摇头,心可惜没有射李傕。

    曹操见王灿箭术威,抚掌笑道:“为先,你这手箭术,当真是厉害,令人佩服。”

    王灿自谦道:“孟德兄过誉了,练得多了,也就熟悉了,我的箭术不过是手熟罢了。”

    袁绍望着王灿,酸溜溜的说道:“昔年飞将军李广射虎,因为夜色朦胧,把类似于老虎的石头当做老虎,箭射石头,弓箭没入石,令人惊诧。如今王太守弓箭射入城墙,随后两箭差点射李傕,天下间,还有谁敢和王太守比箭术。”

    语气很酸,有嫉妒,有羡慕,有讨好的意味。

    王灿笑而过,知道袁术这厮服软了,他笑说道:“公路过誉了,过誉了。”

    即使王灿对袁术的话不以为然,但还是虚与委蛇,没有撕破脸。

    袁绍见识了王灿的箭术,也是缩了缩脑袋,觉得脑门儿阵凉,说道:“为先,免战牌被射落了,西凉军士气落千张。反观我军,士气高昂,气势如狼似虎,若非有为先这个神箭手,肯定无法打击西凉军的士气。”

    袁绍话音落下,就听袁术悠悠说道:“快看,快看,免战牌又挂出来了。”

    王灿闻言,回头望去,只见虎牢关上又挂出了免战牌。

    曹操略微思索,说道:“为先,烦劳你再射箭。这箭,必须命,不能有丝毫差错,若是这箭没有命,刚刚射落免战牌的箭就可能被当做是蒙的。因此,这箭才是最关键的,不能有丝毫的差池。”

    王灿点点头,平复了下心的情绪,捻起直弓箭搭在了弓弦上。

    “嗡!”

    弓箭射出,如直离弦之箭,直奔挂在城墙上的免战牌。

    这次,箭矢上携带的力量依旧没有丝毫的减弱,箭矢带着溜溜劲气,射向绳索。眼见弓箭即将射绳索的时候,城楼上华雄伸出手,摇晃了下绳索,顿时弓箭失了准头,没有命绳索。

    弓箭碰撞在城墙上,出叮叮的脆响,然后落在了地上。

    “可恶,可恨!”

    袁绍看见华雄伸手摇动绳索,阵愤怒。

    他心已经有了攻打虎牢关的办法,而且借助王灿的弓箭打击西凉兵的士气便是其环。弓箭没有命,袁绍焦急如焚,急忙问道:“为先,再来箭,再来箭……这次定要射绳索,把免战牌射下来。”

    “诺!”

    王灿犹豫了下,还是答应了。

    曹操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又噎了回去。

    他也不知该怎么劝说王灿,王灿从远处射箭,华雄站在城楼上摇晃绳索,想要射下晃动的免战牌,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王灿随意的答应了袁绍的话,太大意了。

    王灿注意到曹操的神情,笑说道:“孟德兄,不用担忧。”

    公孙瓒看向王灿,点了点头,为王灿鼓劲儿。

    ps:第三更鸟,继续求鲜花、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