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王灿神箭惊人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袁绍神色喜,连忙问道:“为先,有何良策,快快道来。≥>≯ ﹤.<≤1<Z≤W≦.﹤”

    两次挑战董卓的部将,都是遇到避而不战的情况,可谓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回。

    袁绍心十分窝火,这样的情况就好像是对激情男女,双方都脱的光溜溜的,男方正准备提枪上马的时候,却听见对方说大姨妈来了,瞬间,就是天堂地狱的差距。现在的袁绍就是如此,孙坚两次前去挑战,都没能成功,弄得袁绍烦躁得很。

    王灿嘿嘿笑了笑,伸手指着虎牢关城楼上悬挂的免战牌,笑道:“盟主,西凉军不应战,把免战牌弄下来就成了,没有了免战牌,我们继续叫阵,打击董卓士兵的士气,若是激怒了守将,他们自己冲下来了,也是件美事。”

    “这算是什么狗屁主意?”

    袁术心嘀咕了两声,没有说话,瞥了王灿眼,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

    公孙瓒闻言,也是脸古怪的神情,他还是第次听说直接把对方的免战牌弄下来的,这想法,还真不是般人能够想出来的。

    公孙瓒没说话,他身后身穿铠甲,腰悬佩剑的刘备三两步走了出来。

    刘备没有随公孙瓒起前去救援王灿,而是选择了留在了大营。

    其是刘备和王灿有嫌隙,其二是刘备留在大营想要瞅准机会,重拳出击,打出刘备的名号。不过董卓大军避而不战,刘备也没有找到机会。他深呼吸口气,说道:“盟主,弄掉地方免战牌之事,亘古未有,从未听闻。西凉军避而不战,我们可以率军攻城。如今不直接攻城,却耍这种小把戏,未免有些儿戏了,盟主,还请三思呀。”

    刘备身后,张飞也嘀咕道:“狗屁主意,射个免战牌有屁用。”

    “你是?”

    袁绍皱着眉头,眼闪过丝怒色。

    好不容易有了个泻火的办法,又来了根搅屎棍。

    刘备笑说道:“涿郡刘备,刘玄德,忝为公孙将军麾下校尉,和公孙将军同为卢公弟子,与公孙将军有同门之谊。”刘备话音落下,张飞又接着刘备的话,说道:“我哥哥可是皇室宗亲,汉景帝第九子山靖王刘胜后代……”

    正当张飞说得兴起的时候,袁绍打断道:“等等,等等…且不论你否真是皇室贵胄?你身为公孙将军麾下的校尉,公孙将军没有说话,你倒是毛遂自荐,站出来说话了,点规矩都没有,成何体统。再说了,直接攻城?嘿嘿,你愿意率军直接攻城?”

    袁绍说话直接打在了公孙瓒脸上,削了公孙瓒的面子。

    可是公孙瓒闻言,嘴角勾起露出抹诡异的笑容,不闻不问,没有说话。

    刘备被袁绍大声斥责,面色涨红,脸色阵青,阵白,煞是好看。

    也怪刘备想要打击王灿,间接惹怒了袁绍,才使得袁绍怒火冲天,不顾及刘备的面子,袁绍心很不爽,揪着刘备不放,目光转向刘岱,问道:“刘刺史,你是正宗的汉室贵胄,皇家之人,可曾听闻有刘备这支宗亲?”

    刘岱站出来,朝袁绍揖了礼,说道:“回禀盟主,山靖王刘胜虽是汉景帝第九子,然而刘胜非常好色,子嗣繁多,共有百二十多个儿子。其,有二十个得宠的儿子分批封侯,荣宠时。可惜的是有十个儿子在进献给宗庙用于祭祀祖先的黄金里弄虚作假,被革除了爵位,其余的也是6续被割除爵位,到王莽篡政的时候,山靖王刘胜脉的爵位已经全部革除,如今又过了近两百年的时间,血脉分散,哪还有什么山靖王之后,不过是凡夫俗子罢了。”

    刘岱嘿嘿冷笑,对刘备可没有丝毫的怜悯。

    姓刘?

    姓刘的就是刘氏子孙么?

    刘岱可不怎么相信刘备的话,作为身体内流淌着刘姓血脉的正统,刘岱有着绝对的骄傲。然而,刘岱对刘备这样个出身贫穷,却又顶着刘胜子孙的名号四处宣扬的人没有丝毫的好感。

    袁绍的话使得刘备面红耳涨,刘岱却是戳了刘备的软肋。

    “玄德,还不退下!”

    公孙瓒神色严肃,摇了摇头,低喝声。不管怎样,刘备和他也是同门师兄弟,公孙瓒也不忍心看着刘备太尴尬了。

    刘备感激的望了公孙瓒眼,默默地退下了。

    刘岱席话,使得刘备失去了最大的优势。

    刘备现在不得不思考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事情,没有了汉室宗亲的名头,他什么都不是了,仅仅是个编草鞋的人罢了。

    关羽、张飞相视眼,也是露出古怪的神情。

    正当众人目光聚集在刘备身上的时候,曹操站出来,话题转,说道:“两军交锋,没有什么光明不光明的,为先的办法操也赞成,只要能打压西凉军的士气,就是正确的。只要能弄掉免战牌,孙太守又可以继续叫阵,嘿嘿,免战牌丢了几次,不知道西凉军会是副什么样的神情。”

    曹操说完,脸上露出丝期待的神情。

    孔融摇了摇头,却没有站出来说话。

    袁绍也是哈哈大笑,问道:“为先,虎牢关城高墙厚,而且免战牌挂高高悬挂在城楼上,如此远距离,想要弄掉免战牌,恐怕不容易呀。”

    王灿笑说道:“盟主勿忧,王灿把它射下来便是。”

    袁绍怔了怔,旋即拍拍王灿的肩膀,笑说道:“好,好,本盟主看你神箭,来人呀,拿弓箭上来,看为先射箭。”

    话音落下,个士兵捧着柄长弓走了上来。

    王灿拿过长弓,试了试,问道:“有没有更强点的大黄弓?”

    士兵怔了怔,急忙说道:“有,有,不过是两石的大黄弓,常人难以使用,若是将军使用两石大黄弓,恐将军难以拉动。”

    王灿摆摆手道:“无妨,只管拿上来便是。”

    “诺!”士兵应了声,转身取大黄弓去了。不过士兵心还是不停的打鼓,看王灿的身形瘦削颀长,想要使用两石的大黄弓,恐怕……想归想,士兵的度却不慢,会儿之后,便取了柄大黄弓上来。

    王灿接过大黄弓,试了试弓弦。

    他低喝声,心提起口气,瞬间便拉满弓弦。这下,周围的人都傻眼了,两石大黄弓是什么概念,必须得有两百斤以上的臂力才能拉满弓弦,王灿身材颀长,略显精瘦,没想到臂力竟如此大?

    这幕,直接使得各路诸侯睁大了眼睛。

    袁术虽然知道王灿的箭术非常厉害,但是看到王灿拉满了弓弦,也张大了嘴巴。

    娘的,这小子是妖孽么?

    传闻李广射箭使用的大黄弓也就是三石大黄弓,需要三百斤的力量才能拉满,王灿现在居然能拉满两石大黄弓,以后还不得更厉害呀。袁术的心酸溜溜的,人比人气死人,和王灿比较,简直是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搁了。

    第次,袁术感觉自己顶着四世三公的名头,依旧比不上王灿。

    王灿望见各路诸侯的表情,心嘿嘿笑了笑。

    “喝!”

    王灿大喝声,从士兵手接过直漆黑色的白羽弓箭,瞄准了虎牢关城楼上,悬挂免战牌的绳索。只见王灿微眯着眼睛,整个人精气神高度集,好似和大黄弓融为了体,王灿精气神十足,身体内股股暖流不停地涌出来,聚集到双臂上,深呼吸口气,王灿喝道:“杀!”

    话音落下,弓箭脱弦而出。

    只见道黑色的箭芒刺破了空气,带着嘶嘶尖啸的声音,直奔悬挂免战牌的绳索。

    “嗞啦!”

    锋利的箭矢准确无误的穿过了悬挂免战牌的长绳,免战牌没了绳索直接落了下去。弓箭带着巨大的力量碰撞到了城墙上,只听见砰的声闷响,弓箭射入城墙,溅落了地的沙石,半空,白色的尾羽仍旧微微颤抖。

    “嘭!”

    声脆响,免战牌掉落在了城墙下。

    “好!”

    “好,好箭法!”

    ……

    诸侯,阵阵大喝声传来,气氛高昂,众人欢欣鼓舞。

    唯独袁术看王灿的箭术,额头上冷汗直冒。

    当日和王灿交战,王灿若是想要射杀他,简直是如同探囊取物。现在回想起来,袁术感觉到背脊阵凉,和王灿交战,定要躲避好,躲在远处才行。否则王灿上来,就射杀主将,主将死了,还打个屁呀。

    ps:第二更到咯,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