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孙坚的无奈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昨日挑战西凉军不成,大军休整了天,没有继续起进攻。 ≦.1ZW.

    为此,王灿的汉兵也得到更多的休整时间,整顿士气,重振军威,凝聚人心。

    和飞熊军战,汉士兵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开了眼界,认识到了和精锐部队的差距。更多的好处是让汉兵脱去了浮躁,开始沉淀了下来。积累,种军容、气势的积累,所有的士兵默默无闻,努力忘我的参加训练。没有人喊苦,没有人喊累……累了,痛了,咬咬牙就过去了。

    事情也就是如此的简单,眼界来了,便没有了坐井观天的想法。

    汉兵,便如是!

    次日清晨,诸侯盟军再次起了攻势。

    这次出战的将领依旧是孙坚作为大军先锋,挑战驻守虎牢关的武将。

    袁绍、曹操、王灿等各路大佬们骑马站在大军后方,在远处观看。

    清晨的阳光金光灿灿,如同洒下无数的金子样,金光照耀大地,给虎牢关城楼下的士兵增添了股神圣的色彩,庄严肃穆,威风赫赫。

    “咚…咚……”

    诸侯盟军阵前,擂鼓的士兵手持棒槌敲响了战鼓,如炸雷般的鼓声冲霄而起。

    “呜…呜……”

    排排士兵吹响了号角,悠远绵长的号角声在天空不停地回荡着。

    战争的脚步,已经缓缓走来。

    孙坚骑在战马上,身穿烂银铠甲,手拎着古锭刀,横刀立马,浑身散出股慑人的气势。仰头望着城楼上的守将,孙坚微眯的眼眸猛地睁开,抹精光闪过,旋即大吼声:“华雄何在?可敢战否?”

    选择挑战华雄,孙坚也是花了时间研究的。

    孙坚麾下部将程普专门派人打听了这驻守虎牢关守将的名字,有大将李傕、郭汜,以及骁骑校尉华雄。

    这三人,就是驻守虎牢关的主要将领。

    三个人李傕勇猛诡谲,是西凉军独当面的大将,董卓也非常的器重,这种人物不可能轻易出战。郭汜作为驻守虎牢关的将领,也不会因为孙坚句话,便拎着武器出来与孙坚决雌雄。唯有华雄,官职不高不低,武艺却不差,孙坚挑战华雄的几率最大。

    “何方鼠辈?竟敢挑战你家华爷爷?”

    华雄站在城楼上,瞪大了双眸,大声吼道。

    虽是如此,华雄却动不动,丝毫没有跑下城楼去,与孙坚较高下的冲动。

    骨子里,华雄还是相当好战的,但是因为没有拦住公孙瓒、曹操的援军,使得李傕率领飞熊军夜袭粮草没有成功,华雄心有些愧疚,再加上李傕严令华雄不准出战,华雄心没有底气,不敢违背李傕的命令。

    不过,骂骂,消消气儿,还是不错的。

    孙坚望着楼上的华雄,气得冒烟儿。

    他大吼声:“华雄鼠辈,某家长沙太守孙坚是也,今董卓逆贼,霍乱朝纲,孙坚奉召讨贼,识相的乖乖献上你的项上头颅,某家还可以饶你宗族老小的性命。哼,若是冥顽不灵,继续助纣为孽,你华雄家老小,宗族之人……”

    “放屁!”

    正当孙坚骂得起劲的时候,华雄怒冲冲的吼道:“孙坚小儿,大言不惭,看你家华爷爷斩你狗头,用来当夜壶。”

    华雄怒了,脑只有个想法,斩杀孙坚。

    乖乖的献上项上头颅,有这么傻的人么?

    孙坚见华雄怒,却笑了起来,嘴上却不留情面,讽刺道:“来来来,某家就在这里,等着你来斩杀。看你是嘴皮子厉害?还是身手厉害?”

    华雄冷哼道:“来就来,谁怕谁!”

    说完,华雄就要转身离去。

    “啊!”

    华雄刚刚转身,就正面面对李傕,只见李傕站在华雄跟前不足三寸,大眼瞪小眼,李傕鼻息咻咻,阴沉着脸非常不高兴,华雄这厮性子莽撞,孙坚三言两语就激怒了华雄,华雄气哼哼忍不住,气哼哼的要下去和孙坚大战三百回合。

    “李,李,李将军,你怎么在这里?”

    华雄支支吾吾的,说话都说不清楚了,显然他也知道刚刚又犯混了。

    不过这厮脑袋的反应度也不慢,猛地转过身去,朝城楼下的孙坚大吼道:“孙坚小儿,你家华爷爷不上你的当,想要骗你家华爷爷出城门,哼,没门儿,等你家华爷爷心情好的时候,再下来斩杀你的狗头,用来下酒喝。”

    “噗嗤!”

    李傕听了之后,阴沉的脸上露出抹笑容。

    华雄挠了挠脑袋,嘿嘿笑问道:“李将军,您笑什么?”

    李傕冷笑道:“我笑什么,用得着你管么?”说完之后,李傕便不说话了,他扑哧笑是因为华雄先说拿孙坚的脑袋当夜壶,现在又用来下酒喝,估计是先脑袋用做夜壶,经过了沉淀之后,味道好些吧,李傕有些恶趣味的想了想。

    这念头也就是闪而逝罢了,继而李傕又说道:“挂免战牌!”

    “诺!”

    华雄大喝声,在城楼上高高挂起了免战牌,咧开嘴嘿嘿直笑。李傕没有责罚华雄,这厮便高兴得快蹦上天去了。

    城楼下方,孙坚郁闷得差点吐血。

    奶奶的,刚才都还好好的,这黑脸大汉竟然不下来了,又挂起了免战牌当缩头乌龟。

    孙坚没有看到城楼上的李傕,没有想到这是李傕的主意,他心问候了华雄的祖宗十代,然后叹息声,大吼道:“华雄鼠辈,竟然不敢战,老子走了,诶,居然遇到个没胆子的孬种,没趣儿,没趣儿啊!”

    孙坚声音很大,所有的人都听见了孙坚的话。

    华雄站在城楼上,脸色紫,虎目迸射出熊熊的怒火,嘴唇抿紧,恨不得冲下去宰了孙坚,将孙坚的脑袋砍下来当夜壶,好好地羞辱番。他心头有些窝火,泥人儿还有三分火气,遇到孙坚这样胡搅蛮缠的人,华雄心愤怒无比了。他回头看向李傕,说道:“李将军,这样直不出战,士气会越来越低落,咱们防守虎牢关就危险了。”

    不得不说,华雄的理由还是相当充分的。

    这样的情况下,西凉军的士气确实是落千丈,有些颓废沮丧。

    李傕却勾起了嘴角,说道:“兵法云能而示之不能,你不读兵书,不明道理,就不要掺和我的事情、该你出战的时候,会有你的机会,不要着急,要沉住气,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孙坚不过是个跳蚤而已,不值得你关注,记住了,不准出战。”

    “诺!”

    被李傕训斥了顿,华雄的心反而沉寂了下来,没有了刚才那般浮躁。李傕见此,淡然笑,然后离开了。

    局面,直掌控在李傕手,这就足够了。

    盟军后军,袁绍眼力还是不错的,看见虎牢关城楼上挂出了免战牌,心气愤不已,这群西凉军,往日里霸道蛮横,现在居然当起了缩头乌龟?他连连呼吸几口气,平复了下心愤怒的情绪,说道:“诸位,西凉军避而不战,有何良策?”

    强攻,没有人愿意。

    故而,袁绍说话之后,没有人站出来请战。

    这时候,王灿说道:“盟主,王灿不才,虽然无法让西凉军出战,却还有个打击西凉军士气的办法。”

    ps:第更有些迟了,嗯,求谅解,还得继续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