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庆功宴?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大战结束,曹操、公孙瓒的士兵押送着粮草启程赶往盟军营地。≥  <.﹤﹤1≦Z<W.

    荀攸、郭嘉两人也破军营士兵保护着回到军。

    飞熊军来袭,两人就被破军营士兵强行带离营地,等到战斗结束,赵云、裴元绍率领汉兵收敛汉兵尸体的时候,两人才被二十个破军营士兵的送回军营。当郭嘉、荀攸看到尸横遍野的情景也是惊呆了,没想到战事如此惨烈。

    三千四百余汉兵,只剩下六百余人。

    这六百多人,还有许多人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没有受到伤害的士兵,微乎其微。

    带着沉重的心情,郭嘉、荀攸也跟着王灿前往盟军营地。

    正当王灿行人启程的时候,虎牢关城楼大厅。

    李傕坐在主位上,脸色阴沉,森冷的目光落在华雄身上,让华雄感觉阵压抑。华雄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喵到李傕冰冷的神色,又把到嘴的话噎了回去。这时候说话,明显是撞在李傕的刀口上,华雄虽然长得五大三粗的,脑子还是不傻,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

    看李傕气呼呼的神情,傻子都知道李傕没有毁掉盟军的粮草。

    郭汜两撇字胡,颌下山羊须,很有狗头军师的模样,他左便瞅下,右边张望下,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了,说道:“老李,没有毁掉诸侯的粮草就算了,反正有的是机会。再说了,我们大军驻守虎牢关,又有你的飞熊军相助,关外诸侯肯定无法前进步。”

    “屁话!”

    李傕闻言,好似炸弹的导火线被点燃了,脸色涨红,霍得站起身来,大骂道:“郭阿多,你知道当时的情况么?再有半个时辰,只需要半个时辰啊,我的飞熊军就能毁掉诸侯的粮草,让诸侯们自乱阵脚。可是正当这个时候,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居然冒出来了,你说我该不该气愤……大好机会,大好机会呀,就这么白白葬送了。”

    “华雄,你是罪人,其罪当诛。”

    李傕鼻息咻咻,愤怒不已。

    他伸手指着华雄,喝道:“华雄,本将让你拖住关外诸侯,怎么会有公孙瓒的骑兵援救王灿,而且你居然没有拦住他们?”

    华雄脸愧疚,跪在地上请罪道:“将军,末将失职,请将军恕罪。”

    这时候,华雄也不敢顶撞李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恕罪?哼,你罪无可恕,你是西凉军的罪人。”

    李傕大声喝骂,丝毫不给华雄留丁点情面。华雄被李傕如此喝骂,黝黑的面庞也是阵青,阵白,有愧疚,有不解,有无奈……

    阵痛骂之后,李傕才平复了心的愤怒,幽幽问道:“说,当时是什么情况。”

    华雄诺诺说道:“禀将军,末将率领士兵搔扰诸侯大营,前半夜还好好地,到后半夜的时候,诸侯营突然敲响了战鼓。不久之后,公孙瓒的白马义从,曹操麾下的士兵同时离开大营,而且孙坚也率领士兵阻挠末将,使得末将无法追击公孙瓒、曹操。”

    华雄还有个原因没说,他才千人,哪敢正面和诸侯盟军交手。

    暴露目标,不是找死么?

    华雄五大三粗,基本的事情还是看得透的。

    李傕神色冷,喝道:“哼,孙坚出来拦截你,你置之不理就是。离开之前,我就你说清楚了,无论如何都要阻拦诸侯的军队,你这是罔顾军令,知法犯法。”

    华雄脸委屈,说道:“将军,除此之外,末将也估算了时间的。”

    “时间?什么时间?”李傕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出声问道。

    华雄解释道:“末将估算了飞熊军前去劫粮的时间,以及公孙瓒的白马义前往救援的时间,按照末将的估算,将军应该有足够的时间毁掉诸侯的粮草。因此末将看见公孙瓒、曹操救援王灿,末将只是象征性和孙坚虚晃枪,就回来了,哪知道……”

    说到这里,华雄望了李傕眼,便没有继续说话了。

    后面的意思,李傕也能听明白。

    “你?”

    李傕伸手指着华雄,想要责怪华雄却又找不出理由。

    华雄的话没有任何指摘的地方,飞熊军战力强悍,解决押粮的士兵轻而易举。然而李傕却没有想到王灿的破军营和汉兵如此难缠,更可恶的是汉兵悍不畏死,勇猛无畏,使得战争陷入了僵局。

    几个时辰的时间,李傕都没有彻底解决王灿的士兵,以至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刚刚赶到,救下了王灿行人。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也怪我们没有做好准备。”郭汜笑说道:“老李,我们有的是时间和诸侯交手,不就是没有毁掉粮草么?算啦,算啦……如今王灿这路汉兵给你打残了,十九路诸侯气势汹汹,还没交战呢?就已经少了路诸侯,如此看来,关外诸侯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咱们从长计议,再设计谋就是了。”

    李傕笑骂道:“郭阿多,你小子还真是,诶,可惜,可惜……”

    华雄见李傕笑了,心也松了口气。

    这关,算是过了。

    ##########

    诸侯盟军,营地。

    早早的,袁绍便带着众诸侯在营地门口等候着曹操行人。所有的人心都非常焦虑,害怕粮草出现差错。等到曹操、公孙瓒押送粮草出现在众人视线,才都松了口气,漫长的等待,终于没有白白站了这么久。

    只是,王灿的军队弱了许多。

    三千余人,只剩下百多人,骑兵也只剩下十余骑,境况惨烈。

    袁绍见到王灿的铠甲上依旧还有暗红色的血迹,又看见王灿身后的士兵松松垮垮,行动间,多了丝疲乏,顿时明白过来曹操的猜测没有错。昨日晚间确实有董卓大军前去劫粮,袁绍心庆幸派人前去救援王灿了,不然就危险了。但是袁绍转念想,都生战斗了,不知道粮草是否受到损失。

    念及此处,袁绍的心又有些焦急起来。

    粮草是否有损失?还剩下多少?

    这些,都是袁绍心的疑问。

    不等曹操等人走到营寨门口,袁绍已经率先走了上去,迎向曹操,没有理会旁边负伤的王灿,反而是急忙说道:“孟德,粮草有没有受到损失?有多少粮食损失了?”

    上来,袁绍就噼噼啪啪连声问。

    曹操听了之后,眉头皱,心顿时觉得袁绍有些顾此失彼了。

    相比于王灿的损失,粮草有这么重要么?没有了粮草,可以重新募集,即使花费些时间,但也可以补回来。但是王灿麾下的士兵死了,再也无法活过来。袁绍这句话,不是说了王灿麾下的士兵连粮草都不如么?

    不过,曹操还是说道:“主公,粮草丝毫没有收到损失。”

    袁绍满意的笑了笑,目光转向王灿,眉头也皱了起来,他刚才太担忧粮草的事情,没有顾及到王灿的感受。

    现在看到王灿,也觉得有些愧疚了。

    大步走到王灿身旁,握着王灿的手,说道:“为先啊,这战,多亏为先了,若不是为先拼死保护粮草,我们又得花费无数的时间、金钱去募集粮食。此战,为先当记功,绍代表各位同僚拜谢为先了。”

    王灿面无表情,脸上没有任何的波动,说道:“盟主,此乃灿之本职,盟主无须如此。”

    袁绍接着大袖挥,说道:“摆宴,本盟主替为先接风洗尘。”

    王灿眉头皱,接风洗尘,庆功宴么?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庆贺的,不过王灿也没有出言反对,默认了袁绍的话。

    ps:第三更咯,吼吼,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