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惨败中的胜利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从头到尾,李傕都骑在马上没有参加战斗,冷静的站在远处指挥。> .

    他望着已经被打残的汉兵,眼露出愤愤的神情,旋即又露出丝欣赏之色。

    不管李傕如何愤怒,如何厌恶这群挡着飞熊军,不让飞熊军毁掉粮草的士兵,眼前的士兵都可以称得上是悍不畏死,骁勇善战。

    这样的精锐之师,作为自己人,是欣喜欢呼;作为敌人,则是头疼无比。

    无疑,现在的汉兵就让李傕非常头疼。

    胡搅蛮缠,死缠烂打……

    李傕想到了无数个词语形容此时王灿的军队,所有的词都是贬义的。他的目光落在王灿身上,露出丝复杂的神色,王灿之名,李傕也是有所耳闻的。当初王灿孤身入洛阳,拜蔡邕为师,又前往太师府,得到董卓的拔擢成为汉太守。

    然而,仅仅几个月时间,这个黄巾贼从个名不的小贼,成为大汉朝牧守方的太守,权倾方,令人欣羡。

    最令人烦躁的是王灿是董卓亲自拔擢的人,现在王灿却成了董卓的敌人。

    如果董卓果断把王灿留在洛阳,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呢?没有人能知道……

    可惜的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也没有如果。正当李傕期待着飞熊军奋力击,击破王灿的最后道防线,冲入营地的时候,阵阵轰鸣声从远处传来。李傕回头望,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堪,竟然有援兵来了,那不是意味着华雄骚扰盟军的计谋失策了。该死的华雄,个小小的任务都完不成。

    李傕心大骂华雄蠢材,若无援军,王灿大军必定全军覆没。

    现在援军到来,李傕不得不撤退。

    继续交战,只能徒增伤亡。

    “吹号角,立刻撤退!”李傕大喝声,身旁的士兵掏出号角,吹响了号角。顿时,呜呜的号角声在夜空回荡着,正杀的兴起的飞熊军愣了愣,不明白怎么突然撤退了,但命令下达,飞熊军都拨转马头,转身离开了,没有丝毫的犹豫。

    令行禁止,装备精良,悍勇无敌,飞熊军当之无愧的是精锐之师,实力强悍根本不是破军营能够比拟的。

    几个时辰的厮杀,夜色已经逐渐消退了。

    遥远的天际,出现了抹鱼肚白。

    王灿望着远去的飞熊军,眼闪过抹庆幸。

    援军,居然有援军到来,天不亡王灿!

    与此同时,王灿的心也沉了下去,和飞熊军战,王灿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骑兵,但是付出的代价却相当严重,让王灿甚至难以支付这样的代价。和飞熊军相比,王灿麾下的破军营简直是小儿科。先是战马,战马是支骑兵是否精锐的最大保障,王灿麾下的战马无法和飞熊军相提并论,就已经输在了起点上。

    战马输给飞熊军,破军营彻底的没有了优势。

    这战,王灿输得不冤,却也给王灿上了非常生动惨厉的课。

    “哒…哒…哒……”

    群白色的骑兵如旋风般奔驰而来。

    白色骑兵追来的同时,黑压压的飞熊军迅撤离,从另个方向离开了。

    骑兵最前方,个身穿银白色铠甲,后背披着件大白色披风,胯下匹大白马的年人昂然而立。年人手拎着杆大槊,槊柄般长六尺,槊头呈圆锤状。这人正是率领‘白马义从’前来接应王灿的公孙瓒,公孙瓒旁边,还有个身形矮小,面色略显黝黑的人,这人正是跟随公孙瓒赶来的曹操。

    两人翻身下马,朝王灿走来。

    边走,公孙瓒边打量周围的景象。

    鲜血染红了大地,残肢断臂,四处可见,具具面色狰狞的尸体躺在地上,动不动,让人感觉头皮阵麻。

    望见这幕情景,公孙瓒怔住了,因为他看见死亡的士兵,有的士兵口咬在了敌人的脖子上,至死都没有松口;有的士兵抱着敌人,身上杆长枪穿透了两个人,与敌人同归于尽;有的士兵四肢不全,身上遭受了难以忍受的伤害……

    太多太多的惊讶,让公孙瓒哑然。

    这幕,其惨烈程度不输于和塞外的匈奴、鲜卑等异族交战。

    公孙瓒见到这幕情景,心对王灿也升起股钦佩之意。王灿此人,不仅手段厉害,连治军也是相当厉害,麾下的士兵悍不畏死,死伤如此严重,都没有退让步,让董卓大军毁掉粮草,这样的精神,值得公孙瓒佩服。

    曹操仅仅是扫了躺在地上的士兵眼,目光就转向了王灿。

    只见王灿拄着长枪,身体如青松般挺拔直立,没有丝毫的佝偻,心阵心酸。

    支军队的荣誉,不容侵犯。

    王灿以自己的行为,捍卫了汉兵的尊严,坚持到最后,坚持到兵卒,死不放弃……

    “为先,操来晚了,累为先受罪,操之过也!”

    曹操疾步走到王灿身旁,朝王灿揖了礼,表示歉意。他也看出来了,这战之后,王灿麾下的士兵死伤殆尽,士兵的战斗力几乎损伤完了。曹操心酸,把这切归咎于自己脑袋反应太慢,以至于王灿大军受到如此重创。

    若是曹操快半个时辰,王灿的大军也不至于死伤如此惨重。

    王灿摆摆手,深呼吸口气,说道:“孟德,多谢了!”

    曹操连忙摆手,脸愧疚的神情,摇头说道:“为先,你这是什么话?若不是曹操来得太晚,你大军怎么会受到重创,若非如此……”

    王灿摇了摇头,打断道:“孟德么,若无你,我大军全军覆没,我也死无全尸。你不仅没有错,相反你和公孙将军来得非常及时,若是晚些,见到的就不是我的人了,而是我的尸体了,时间刚刚好,很及时,不用自责。”

    说完,王灿又朝走过来的公孙瓒行了礼,表示感谢。

    公孙瓒赶忙扶起王灿,表示不用感谢。

    王灿也不纠缠这件事情,他转过身,大声咆哮道:“赵子龙,裴元绍,还有气儿没?”

    “有!”

    赵云、裴元绍抹了抹脸上的血迹,身体依靠杵在地上的武器站得笔直,两人脸上都露出兴奋地神色,但眼眸却已经噙满了泪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士兵的伤亡,让两人阵心痛,这是两人的心血呀。

    不过,两人身体虽然疲乏不堪,但是在这刻,两人却是神情振,如同吃了兴奋剂样,虽然嗓子已经沙哑了,但是声音依旧气十足,浑厚洪亮。

    不管心如何伤痛,这刻,值得铭记,值得高兴。

    王灿满意的笑了笑,又看向仅存的几百士兵,大吼道:“兄弟们,我们活下来了,我们胜利了……活着,真好!”

    “活下来了!”

    “活下来了!”

    ……

    众士兵,兴奋得扔掉了手的武器,脸上露出庆幸的笑容,眼眸滴滴晶莹的泪珠忍不住流淌了下来。眼泪,有为起战斗而死去的战友感到悲伤,有为自己从战争从活了下来感到庆幸,有为自己取得了最终的胜利而感到兴奋……

    公孙瓒站在旁,看着这幕,眼睛也湿润了。

    这样的场景,公孙瓒也经历过很多。

    不过,见得多了,也就麻木了。

    和匈奴、鲜卑等异族交战,哪场战斗不是厮杀惨烈,死伤惨重。士兵们胜利之后欢呼的声音,包含着庆幸、兴奋……其的感觉,真的是言难尽。曹操站在旁,静默无声,没有出声打扰欢腾庆贺的士兵,因为这刻,是属于他们的。

    良久之后,欢呼声才渐渐停止了下来。

    士兵们瘫坐在地上,动不动。

    所有的人,脸上有兴奋,有忧伤,有悲恸……

    ps:第更咯,求收藏、鲜花,拜请诸位多多支持,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