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援军到了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尸山,血海!

    无数的士兵死在了飞熊军锋利尖锐的长枪下,猩红的鲜血汩汩流溢出来染红了大地,波又波的士兵前仆后继,悍不畏死,战况惨烈得让人难以面对。≥  <.≤1ZW.

    王灿、裴元绍率领士兵回到营地前,守着最后道关卡,不让飞熊军冲进营地。

    王灿骑在马上,手杆长枪,睁大了双眸,盯着急促奔驰过来的飞熊军,脸凝重之色。裴元绍也骑在马上,浑身上下血迹斑斑,干涸的鲜血呈现出暗红色的斑点,黝黑狰狞的面颊上,全是血红色的斑点,整个人都好似从尸山血海走出来样。

    裴元绍骑在马上,望着前方的飞熊军,身上散出种无畏无惧,悍不畏死的气势。

    骨子里,裴元绍依旧是个悍匪。

    惹怒了裴元绍,这厮什么都不管了,只管杀。

    “狗娘养的,群兔崽子,在大爷面前装横,老子让你们嚣张。”眼见飞熊军包围过来,裴元绍拍马背,胯下战马嘶鸣声,朝飞熊军迎了上去,手的狼牙棒高高扬起,朝前方的飞熊军砸了下去,狼牙棒带着破空声,裹挟着裴元绍全身的力量,势大力沉,难以与之匹敌。

    裴元绍凶悍如狼,飞熊军早已见识了裴元绍的厉害,不敢与裴元绍正面交锋。

    士兵身体侧,躲过了裴元绍的狼牙棒。

    “唏律律……”

    战马嘶鸣,声音悲鸣凄厉。飞熊军士兵虽然躲过了裴元绍的狼牙棒,但是战马却没有躲过去,狼牙棒下砸在了战马的背脊上,巨大的力量压下来,只听见嚓咔声,战马的背脊骨便被裴元绍棒砸断了。

    战马被杀,飞熊军士兵也跌落在了地上,裴元绍瞅准机会,棒砸下,巨大的力量直接砸烂了士兵的脑袋。裴元绍见此,狰狞的面庞露残忍的笑容,正当他心乐呵着杀死个飞熊军的时候,肩胛骨上传来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噗!”

    声脆响传来,这是长枪破开血肉,戳进身体内的声音。

    裴元绍低头望去,只见杆黑铁长枪戳在了左侧肩胛骨上,旋即就感觉到肩胛骨上阵撕心的疼痛,猩红的鲜血从伤口上流淌出来,打湿了裴元绍胸前的衣衫,本就血迹斑斑的衣衫在鲜血浸染下,变得非常刺眼。

    “找死!”

    裴元绍大喝声,手狼牙棒横扫,棒就将拿着长枪戳他肩胛骨的士兵砸飞了出去。他咬紧牙关,右手握住长枪枪杆,大吼声,把将插在肩胛骨上的长枪拔了出来。瞬间,鲜血飞溅,裴元绍双眸通红,脸色有些苍白,他彻底的疯魔了,整个人如同头狂的老虎,撕咬着周围的飞熊军。

    裴元绍陷入苦战,王灿那边也差不多。

    王灿枪法不怎么样,但是练成了真武秘籍上的两幅图画之后,臂力、膂力都是大增,杆长枪在手舞动起来,呼呼作响,空气都好似被长枪挤压的打爆了,出啪啪的爆鸣声,凡是飞长枪扫到的飞熊军士兵,都被砸下了战马。

    “收枪,刺杀!”

    飞熊军士兵,个校尉大吼声。

    霎那间,飞熊军的士兵整齐划的长枪收回,旋即闪电般戳出,密集的长枪如同道死亡森林笼罩在了汉士兵上方,长枪戳下去,出噗噗噗的声音,那整齐划、快如闪电的长枪,使得王灿率领的士兵步步往后退。

    退,进。

    飞熊军步步紧逼,王灿麾下的士兵却不停地往后退,陷入了绝境当。

    飞熊军气势越来越盛,凛冽的杀气从飞熊军蔓延开来,让正在抵抗的汉士兵心神为之颤,王灿见此情况,心知不好,若是被飞熊军吓破了胆,营地的粮草就岌岌可危了,他大吼声,策马冲向飞熊军。

    受王灿的影响,士兵们也是咬紧牙关,冲了上去。

    死战不退,已经没有了退路。

    “噗!噗!噗!”

    连续三声长枪戳入血肉的声音,王灿没有受伤,但是胯下的战马却被长枪戳,剧烈的疼痛使得战马狂暴了起来,将王灿从战马上甩了下来。

    “咻!咻!咻!”

    长枪破空,锋利尖锐的枪尖带着刺耳的尖啸声,刺向了摔倒在地上的王灿。

    来不及站起来,王灿就地打滚,身体不停地往后退。

    “砰!砰!砰!”

    长枪戳在地上,出砰砰的响声。

    “呼呼…呼呼……”

    王灿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鼻息咻咻,呼吸急促,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滴下来,滑落在脸上,在沾满血迹的面颊上流淌出条线,好似蠕动的蚯蚓样。

    “死战,不退!”

    王灿长枪杵在地上,大吼声。

    他头上的头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落了,乌黑浓密的髻散落开来,披散在肩膀上,根根青丝散落在额头上,遮住了通红的眼眸。王灿就这么死死盯着前方的飞熊军,好似头蛰伏的猛兽,随时准备出击。

    三米!

    两米!

    ……

    飞熊军缓缓前进,距离王灿两米远的时候,枪林又刺了出来。王灿嘴角勾起,露出抹笑容,他整个人如同绕树穿花般躲过了长枪,没有了战马的羁绊,王灿的身形显得更加灵活了。长枪对准战马胸膛,猛地戳了出去,只听见声嘶鸣声传来,战马嘶鸣,狂暴得难以控制,个飞熊军士兵被战马掀了下来……

    局面僵持,王灿这边苦战连连,远处的赵云也吸引了群飞熊军。

    为了挡住赵云,李傕直接召回了百飞熊军,阻挡赵云前进。

    人对百人,战况残忍。

    赵云身上,已经有好几处伤痕了,每处都是被长枪刺,流淌出猩红的鲜血。

    当然,这些伤痕都是飞熊军用命换来的。凡是刺伤赵云的人,都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赵云环顾了周围的飞熊军眼,眼闪过丝烦躁和焦急,王灿率领士兵抵抗飞熊军已经岌岌可危了,赵云也被飞熊军包围了起来,无法击杀飞熊军领,这就使得这场战争,迟迟不能结束,而且失败的方,很可能是王灿方。

    王灿身体虽然灵活多变,却也挡不住飞熊军的枪林。

    密集的长枪戳下来,即使王灿身形灵活,也被长枪刺了。

    鲜血汩汩的从身体内流淌出来,王灿感觉到身体内的力量在逐渐的消散了。

    三千汉士兵,只剩下百多人,四百破军营士兵,只剩下三四十人,可以说经此战,王灿麾下的士兵元气大伤。反观飞熊军,死伤不过三百余人。死去的飞熊兵大多是战马被杀,从战马上落下来,亦或是被裴元绍、王灿砸下来的。因为飞熊军身上的铠甲精良,刀枪碰到铠甲的时候,很难对飞熊军造成伤害。

    这就是董卓的底牌,飞熊军!

    只有杀死战马,飞熊军才容易被杀死。

    然而,面临着飞熊军的进攻,王灿麾下的士兵已经出现了颓势,即使悍不畏死,也难以挡住飞熊军的进攻。

    “奶奶的,难道老子要挂在这里了?”

    王灿撇撇嘴,看了眼远处陷入苦战,浑身受伤的裴元绍、赵云,眼闪过丝缅怀,旋即王灿便收起心的伤怀,大吼道:“来吧,老子就站在这里,想要劫粮,先从老子身上踏过去!”

    王灿大吼声,旁边的士兵也跟着缓缓的聚集在王灿周围。

    百汉兵,悍不畏死。

    “杀!”飞熊军的小校咧开嘴笑了笑,大喝声,策马朝王灿冲去。飞熊军,再次起了冲锋。

    “去死吧!”

    飞熊军大吼声,长枪刺向了王灿。

    王灿手长枪抡圆,格挡开了小校的长枪,奈何其他的长枪又刺过来,枪林太密,王灿根本无法全部拨开。这时候,杆长枪横空刺出,直奔王灿的心脏处。王灿睁大了双眸,感受到了股极度危险的感觉传来。

    没有任何的犹豫,王灿当即身体往后仰,躲过了那枪。

    “咻!”

    王灿身体刚往后仰,支弓箭激射而来,将手握长枪直刺王灿的飞熊兵射死了。

    旋即,声大吼声从远处传来:“白马义从,忠义无双!”

    “白马义从,忠义无双!”

    “白马义从,忠义无双!”

    ……

    声声大吼从远处传来,生如炸雷,气势如虎。

    王灿瞟了眼,只看见远处模模糊糊的群白色战马奔腾而来。王灿身体仰下,长枪又刺了过来,他个懒驴打滚,躲过了长枪,麻利的站起身,大吼道:“援军来了,援军来了,随我杀!”

    “杀!”

    “杀!”

    ……

    众士兵,兴奋了起来,坚持了几个时辰,终于等到援军了。

    ps:  四更完成,求鲜花/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