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汉中兵的荣誉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飞熊军,先是阵冲杀,随后摆出锥型阵法,现在又将汉兵围在起厮杀。  ﹤.﹤≦1≦Z≦W<.王灿不知道飞熊军还有什么杀招没有显露出来,但现在汉兵、破军营已经陷入了苦战当,许多的士兵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主公,快顶不住了,您先撤吧!”

    赵云眼见局面岌岌可危,麾下的破军营多达两百余人死亡,活下来的百多骑兵许多人都负伤了,真正还有战斗力的士兵也就十余骑兵。相较于破军营两百多骑兵的损失,裴元绍麾下的三千汉兵死伤也是非常惨重,交战不久,已经死伤了千余人。

    飞熊军的杀伤力太大了,被长枪刺,非死即残,活下来的几率太小。

    胜利的天平朝飞熊军边倾斜,王灿这边的局面渐渐的被动了。

    赵云见局势糜烂,才建议王灿离开这里。

    王灿听了之后,却摇了摇头,说道:“大军岌岌可危,我作为主将,岂可临阵逃脱,若是我逃跑了,还有什么脸去面对汉士兵。杀吧,杀个痛痛快快。”王灿抓住马缰,身体翻,整个人吊在马腹左侧,伸手捞,抓起地上的柄长枪,又翻身坐在了战马之上。

    王灿扬起长枪,大声吼道:“兄弟们,敌人凶猛残忍,我们损失非常惨重,无数的弟兄已经倒在了敌人的屠刀下,他们虽然死了,却死不瞑目,因为他们还没有看到胜利的到来,他们还没有等到击败董卓的天。我们走出汉,是为了打出汉百姓的威风,打出汉士兵的威风,然而,我们陷入绝境了,很可能全军覆没。”

    说到这里,士兵都是阵失落。

    死亡,已经尽在眼前了。

    王灿目光掠过所有的士兵,深呼吸口气,大声咆哮道:“死亡,距离我们近在咫尺,或许有的人想着逃跑,苟活下去。但是,若我们逃跑了,对得起死去的弟兄么?对得起汉的父老乡亲么?对得起汉士兵的名誉么?”

    “我们已经濒临绝境,无路可退,战斗,唯有战斗到最后!”

    “想逃窜苟活的,我不阻拦,任由大家离开。”

    “我,汉太守王灿,愿意留下来坚持到最后刻,坚持到只剩下兵卒,不到最后,决不放弃!”王灿涨红了脸,竭声嘶吼道:“愿意跟我冲的,留下来继续杀,不愿意的,可以自己离开,我不阻拦你们!”说到这里,王灿根本不给士兵反应的时间,已经策马奔出,边奔跑,边大吼道:“杀,杀,杀!”

    “杀!”

    “杀!”

    ……

    王灿身先士卒,麾下的士兵也是神情激愤,奋不顾身的往前冲。俗话说兵熊熊个,将熊熊窝,或许就是这个道理。前刻,汉兵军心沮丧,士气低落。这刻却士气高昂,士兵的神眼充斥着疯狂之色,脸上露出的悍不畏死的神情,这样的汉兵让飞熊军都为之惊诧,这才是支精锐军队拥有的灵魂。

    死战不退,悍不畏死。

    王灿奋不顾身,麾下士兵也是悍不畏死。

    目光掠过周围奋勇向前的士兵,王灿的嘴角勾起抹笑容,军心可用。

    赵云骑马站在王灿身后,眼见王灿拒绝了他的建议,虽然心觉得王灿有些鲁莽了,但是眼更多的是钦佩。

    血性男儿,这是赵云心对王灿的评价。

    他目光冷冽,手长枪横在胸前,望着前方的飞熊军,脸上露出坚定地神色。王灿身为汉太守尚且如此,赵云还有什么好惧怕的?

    “破军营,随我冲!”

    赵云大吼声,双腿磕马腹,胯下的战马嘶鸣声,飞快的朝前方冲了过去。

    裴元绍也是策马奔驰,大吼声:“汉儿郎,随我杀!”声音有些沙哑,却让所有的人听见了他的声音。

    狼牙棒起落,砸飞了挡在前方的飞熊军,飞快的朝前方冲去。

    赵云、王灿、裴元绍,三个主将都起了冲锋。王灿手持杆长枪,直奔李傕的方向,赵云紧随王灿,奔跑的方向也是朝着李傕而去,裴元绍亦如是。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击杀李傕,解决飞熊军的统帅。

    有道是射人先射马,擒贼当擒王。

    王灿对这个道理深以为然,虽然裴元绍、赵云不知道这句话,却也明白先杀掉李傕的好处,三个人都朝着同个目标冲去。

    汉兵的变化,李傕看在眼,脸上也浮现出抹惊诧。

    千余多人的飞熊军,对付五六千人的军队,也是绰绰有余。然而,面对四百脆弱不堪的骑兵,三千余步兵,竟然出现了僵持的局面,有点能耐。眼见王灿、赵云、裴元绍三人冲过来,李傕嘴角勾起,露出抹冷酷的笑容,命令道:“飞熊军,绕过敌军,直扑营地,毁掉粮草,准备后撤。”

    李傕声令下,飞熊军便不和汉兵纠缠了。

    围魏救赵,或许也不算是围魏救赵,仅仅是攻击营地,想要烧毁粮草罢了,但是这样的个小计谋使得汉兵投鼠忌器。

    王灿听了李傕的话,身体猛地阵颤抖,眼露出惊悚的神情。

    粮草,那可是命根子啊!

    若是粮草被毁,王灿麾下士兵的命不是白白葬送了么?他目光看向远处的李傕,眼露出熊熊的怒火,飞熊军的统领太不要脸了,打蛇打七寸,李傕这招,直接命了王灿的要害,使得王灿不得不回去守住营地。

    正当王灿惊讶于李傕的诡诈,愣的瞬间,个飞熊军纵马奔驰冲了过来,手长枪高高举起,对准王灿便戳了过来。

    只听见刺耳的锐啸声传来,枪尖直奔王灿的心脏,若是王灿被长枪戳心脏,绝对是九死生。王灿也是被李傕的话惊到了,才会愣了愣,当长枪接近身体的时候,王灿便反应了过来。

    王灿想也不想,当即扭动身体,望右侧倒去。

    即使心脏躲过了劫,长枪也要刺王灿的肩胛骨。

    “铛!”

    声金铁交击的声音传来,只见杆银白色长枪横空刺出,挑,撩,拨,将快要刺王灿的长枪格挡开了去。王灿松了口气,手长枪也不慢,枪戳出去,直接戳了骑兵的心脏,将骑兵刺死了。

    “呼呼……”

    王灿深呼吸口气,额头上冷汗涔涔。若是赵云出枪的度慢点,就要挂彩了,感激的望了赵云眼,沉声道:“子龙,多谢了!”

    赵云道:“主公,此乃云之职责所在。”

    说完之后,赵云便策马朝李傕冲去,边冲,边大吼道:“主公,我去截杀飞熊军的主将,主公立即后退,率领士兵和裴元绍守住营地,定不能让飞熊军冲进营地,毁掉粮草!”

    截杀李傕,也能引起部分飞熊军。

    这样,王灿的压力也就小了些。

    王灿张了张嘴,想要拒绝,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他大吼声:“裴元绍,撤回去,守住营地!”

    王灿望了赵云远去的身影眼,眼流露出丝坚定。他坚信这战不会是赵云战场的终点,这才刚刚是赵云的起点而已。他策马返回,裴元绍得了王灿的命令,虽然也想冲上去斩杀敌方大将,但是他也明白粮草的重要性,粮草有失,大军损失的就不是士兵了,还有汉兵的名誉。

    粮草,是汉兵押送的。

    这战,纵然血染大地,也不能让粮草丢在汉兵手。

    ps:第三更到咯,求收藏、鲜花,最近收藏不给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