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死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近身交战,长枪失去了优势沦为大树的绿叶,成了陪衬品。  ﹤.<<1≦Z≤W≦.

    士兵之间的距离不足米,长枪没有足够的空间使用,无法派上用场。除非是赵云这种用枪高手,才有能力把长枪运转如臂,没有丝毫的停滞,至于枪术般的士兵,就只有使用战刀贴身肉搏,才能起到最大的作用。

    战刀,每个士兵都配备有,两军靠近之后,破军营士兵便舍弃了长枪,拔出了腰间的战刀,朝飞熊军士兵砍去,贴身厮杀,战况越演越烈。

    总体来说,飞熊军占尽优势。

    四百破军营,第次与飞熊军交战,就损失了数十人。飞熊军士兵却几乎没有伤亡,战马也仅仅是损失了几十匹而已。

    “奶奶的,给老子冲啊!”

    裴元绍睚眦欲裂,眼眶通红,拎着狼牙棒便冲了上去。

    赵云的破军营与飞熊军刚刚交战,损失还不是很大,但是裴元绍麾下的三千汉兵损失就相当惨重了。飞熊军长枪斜下刺出,形成道密集的枪林,遇到汉兵就是阵乱刺,无数的士兵被长枪刺,被刺成了肉窟窿。

    见到自己麾下的士兵被刺成筛子,裴元绍心哪能不狠。

    手狼牙棒阵乱舞,见到飞熊军就砸,巨大的力量从狼牙棒上传递出来,但凡被裴元绍狼牙棒砸的飞熊军,无不是被砸飞了出去,就是被直接震晕了,裴元绍凶威赫赫,如同个绝世凶人样,嗜血狂暴,令人为之恐惧。

    “飞熊军,后撤!”

    正当两军陷入僵局,飞熊军的长枪难以施展,而破军营战刀逞威的时候,骑马在后方压阵的李傕突然下了命令。

    命令传达下去,所有的飞熊军都往后撤去,井然有序,没有丝毫的紊乱。

    站在原地的汉兵、以及破军营士兵见到这幕,全都愣住了。

    战争刚刚开始,怎么敌军就往后撤退了?

    裴元绍脾气火爆,他可不管飞熊军撤不撤退,拎着狼牙棒紧追猛打,不停后撤的西凉兵因为要考虑大局,不能造成撤退混乱,所以撤退的度有些慢。裴元绍追上去,手狼牙棒手起鹄落,直接在了最后撤退的飞熊军身上。

    顿时,股血箭从士兵身上喷溅出来,洒在了裴元绍黝黑的面颊上。

    火光照耀下,裴元绍的面庞显得格外的狰狞恐怖……

    “飞熊军,锥形阵,杀!”

    没用多久时间,飞熊军往后撤退出段距离之后,李傕再次大吼声。命令下达,飞熊军的阵容生变化。骑兵最前方,个手持长枪的士兵傲然而立,身后的士兵似垒金字塔样依次增多,整个飞熊军,好似柄尖锥样,气势十足,股杀伐之气从飞熊军锥形阵散开来。

    马如龙,人如虎,枪如林,密集的枪尖冷光闪烁。

    赵云眉头紧皱,麾下的四百破军营面对飞熊军,简直是好像面对着全身是刺儿的刺猬,找不到下口的地方。尤其是飞熊军形成个锥型阵型,最外围的士兵全都是手持长枪,长枪形成道密林,只要靠上去,就会被刺成肉窟窿。

    “裴元绍,杀马!”

    王灿当即大喝声,面对飞熊军的锥形阵,也只有杀马的办法,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飞熊军聚拢在起,旦靠近,就会被好几个甚至十个人以上的长枪刺杀,这样的局面,非常难以应付。

    王灿又望了眼躲在后方,隐约可见的李傕,心暗暗叹息。

    李傕躲在飞熊军后方龟缩不出,王灿想要射杀李傕都不可能。不能杀李傕,就只能杀士兵了,王灿拿起腰间的长弓,捻起支弓箭,对准了锥形阵最前方的士兵。

    “杀!”

    王灿大吼声,只听见嗡的声弓弦震动,弓箭激射而出,又快又急的冲向锥形阵最前方的士兵。然而,就在弓箭即将射士兵的时候,数杆长枪刺出,形成道枪林,虽然长枪无法挡住弓箭,却也碰到了弓箭,使得弓箭的准头生变化,无法命士兵。

    “子龙,助我臂之力!”

    王灿大喝声,只见赵云也拿起马腹上的长弓,取出两支弓箭,长弓平放,瞄准了冲杀的飞熊军,双箭齐射,赵云的射术丝毫不低于王灿。

    “嗡!”

    弓弦震动,两支漆黑色弓箭脱弦而出,直奔最前方的士兵。

    紧跟着赵云,王灿也搭弓射箭,支漆黑色弓箭咻的声飞射了出去,跟在两支漆黑色弓箭之后,直奔最前方的士兵。

    “铛…铛…铛……”

    阵叮叮的催响声传来,刚刚射过去的三支弓箭同样被密集的枪林碰到,失去了准头,无法射战马上的士兵。王灿看见这幕,嘴角微微抽搐了下。他娘的,这群飞熊军简直是密不透风,他的弓箭势大力沉,又急又快,居然无法破掉飞熊军的锥形军阵,此时死伤的汉士兵越来越多,破军营的士兵也是损失惨重。

    “杀马,杀马!”

    王灿大声疾呼,手的弓箭也瞄准了战马。

    “嗡!”弓弦震动,漆黑的弓箭脱弦而出,直接朝飞熊军士兵胯下的战马射去,只听见噗的声,弓箭没有丝毫的误差,箭穿透了战马的脖子。那战马嘶鸣两声,便倒在了地上,抽搐两下就不动了。战马倒下,士兵重心失衡,下摔倒在地上。

    最前方的飞熊军士兵倒在地上,后面又有个骑兵补了上来。落在地上的士兵失去了战马,爬了起来,想要逃离两军交战的地方,然而后面是飞熊军枪林移动而来,前方是破军营士兵、以及汉兵,根本没有逃窜的地方。

    “啊!”

    飞熊军士兵惨叫声,回头望去,只见飞熊军的长枪戳了他的后背,直接将他戳成了肉窟窿,不管是敌军、我军,只要失去了战马,掉落在地上的飞熊军士兵,都被战马之上的飞熊军视为敌人,律格杀。

    王灿见此,心暗道早就应该射杀战马了。

    随着王灿麾下的士兵开始袭杀战马,飞熊军的锥形军阵也开始暴露出弊端。旦战马被杀,飞熊军便失去了优势,这样的情况下,损失太快。尤其是王灿、赵云两人,每支弓箭都会射战马,每次弓箭射出,都会造成战马的损失,以及飞熊军士兵的死亡。

    李傕见到这幕,眼闪过丝惊诧。

    他的目光落在王灿、赵云身上,脸上露出丝沉思之色。

    “飞熊军,后撤,弯月围杀!”

    李傕再次大吼声,锥形军阵的飞熊军听见李傕的命令,四散开来,如同弯残月样,分散成道圆弧将王灿的士兵包围了起来。阵型转换,所有的飞熊军手持长枪,朝前方起了冲锋。

    这次,飞熊军将所有的路都封死了,前进无路,除非往后退。

    然而,即使王灿的破军营、汉兵处于劣势,也无法后退,无法逃避。

    大营后方是整个盟军的军粮,若是大军往后撤退,意味着所有的军粮都要被毁掉,损失无法估计。

    后退,绝无可能。

    战,唯有战!

    ps:第二更咯,就收藏、鲜花,鲜花快过千了,大家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