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飞熊军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漆黑的夜,低沉,寂静。≯>  ≤.≤<1≦Z≦W≦.﹤

    官道上,队骑兵飞奔驰,消失在夜空……

    王灿押送军粮,行军度非常慢,天黑的时候仍旧没有抵达诸侯盟军的营地,故而在路上搭建了临时歇息的地方。虽然营地没有防御工事,防卫却相当森严,士兵巡逻也是井然有序,赵云、裴元绍轮番交替守夜。

    深夜的时候,赵云接替裴元绍,巡视营寨的安全。

    大军驻扎,只有简易的帐篷,营寨、拒马等都没有安置,因此赵云才这么慎重。

    手持龙胆亮银枪,赵云在大营来回逡巡。

    “刘大,警惕点,现在正是放松警惕的时候,定要引起足够的重视,我们押送的是大军所有人的粮食,不能有丝毫纰漏。”赵云走到个士兵身旁,拍了拍士兵的肩膀,眼露出鼓励的神情,大声说道。

    刘大正色道:“将军放心,卑职不会放过任何风吹草动。”

    赵云微笑着点头,继续往前走。

    “王二娃,精神些,不要打瞌睡。”

    赵云目光扫,看见士兵个士兵神色恹恹,精神不振,当即大喝声,惊醒了似醒非醒,精神有些恍惚的士兵。

    “将军,卑职有罪,请将军降罪!”

    王二娃脸愧色,不敢正视赵云的目光。

    赵云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不要自责了,现在已经是深夜,所有人的精神都有些萎靡,振作点,注意周围的风吹草动。”说完之后,赵云继续往前走去,圈巡逻下来,守夜的士兵都打起十二分精神,完全没有了先前神色恹恹的模样。

    赵云给士兵打完气,才松了口气。

    正当赵云放松下来,要休息会儿的时候,赵云突然感觉到地面传来轻微的颤抖。

    “哒…哒…哒……”

    马蹄声很轻柔,好似马蹄上裹住了东西样。然而无数的战马起奔跑,场面壮观,使得地面阵颤动。轻微的颤动从远处传过来,虽然夜色浓厚,看不清楚远处的情景,赵云的神经却紧绷了起来。他俯下身体,耳朵贴在地面上,倾听着远处传来的声音,片刻之后,赵云面色变,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

    千余人?

    居然是千余骑兵,赵云耳朵贴在地面上,半响之后,方才站起身来。

    “破军营,集合!”

    赵云大喝声,麾下破军营士兵立即集合,同时赵云又传令士兵将裴元绍、王灿叫起来。不会儿,所有的破军营士兵都集合在起,士兵也集合完毕了。王灿、裴元绍从大帐走了出来,看着集结在起的士兵,神色整。

    旋即,王灿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儿,站在地面上,都能感觉到地面轻微的颤抖。

    王灿心思灵敏,看赵云的神情,明白生了什么事情,他当即命令道:“子龙,派二十个破军营士兵保护荀攸、郭嘉,让他们暂时离开这里。”

    “诺!”

    赵云抱拳喝道,执行王灿下达的命令去了。

    处理好郭嘉、荀攸的事情,没有了后顾之忧,王灿才放下心来。

    他翻身上马,腰间悬挂着柄钢刀,后背上背着箭囊,马腹上挂着长弓,眼睛盯着远方动不动。因为夜色漆黑,虽然有营地的火把、篝火照耀,也只能看见二十米的距离,奔袭而来的骑兵远在二十米之外,只能听见战马奔腾的声音,无法看见在哪个确切的位置。

    “轰隆隆……”

    随着距离的拉近,马蹄声越来越重,股冲天的气势从远处蔓延开来,王灿骑在战马上,也感觉到阵惊悚。

    “主公,您看?”

    赵云处理好郭嘉、荀攸的事情后,已经回到了破军营前方。他骑在白色战马之上,手拎着龙胆亮银枪,马腹上也挂着长弓、弓箭,望着远方,只见群黑压压的骑兵出现在视线当,越来越清晰,气势越来越恐怖。

    骑兵,杆黑色的旌旗随着战马奔驰,在寒风猎猎作响。

    旌旗之上,没有绣字,而是绣着副肋生双翅的飞熊图案。

    飞熊,飞熊军!这是董卓麾下最精锐的飞熊军。

    李傕就是飞熊军的领,统帅三千飞熊军,不过李傕从洛阳前往虎牢关,只带了千飞熊军前来,剩余的两千飞熊军都留在了洛阳,保护董卓的安全。

    三千飞熊军,都是由西凉军的精英和能人异士组成。如董卓军的胡车儿,据说其胡车儿天生神力,能扛起五百斤重的重物,而且行路的度非常快,日行七百里……除此之晚,飞熊军装备精良,战马、铠甲、钢刀,无不是最优秀的。

    飞熊军的士兵大多数都与匈奴、鲜卑战斗过,战斗力十分强横。

    王灿看见飞熊的图案,顿时明白了过来,飞熊军奔着粮草而来,只有这点,才能让飞熊军为之眼红。王灿在洛阳的时候,曾听闻了飞熊军的名字,今日见到真实的飞熊军,心依旧是震撼无比。

    “杀!”

    远处,李傕手长刀高高举起之后,旋即大喝声,长刀落下,李傕身后的飞熊军轰然回应,扬起手了手的长枪。

    “杀!”

    千骑兵快奔驰,所有的骑兵竟然不是使用钢刀的,而是手持长枪,最前排的骑兵长枪斜刺而下,形成道密集的枪林,后方的骑兵长枪竖立,快奔驰。转瞬间,飞熊军距离王灿的大军只有三丈远了,两军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破军营,标枪投射!”

    赵云大喝声,身后早就准备好的标枪如同离弦之箭,投射了出去。

    “咻咻咻……”

    标枪射出,阵枪雨落下,标枪上裹挟的巨大力量使得飞熊军阵混乱,但是仅仅瞬间,飞熊军又恢复了整齐的队形,个个骑马纵横奔驰的飞熊军士兵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冷厉而残忍。

    “长枪,对敌!”

    飞熊军用的是枪,赵云的破军营士兵也是使用长枪,双方都是使用长枪的士兵。

    “杀!”

    不管是破军营士兵,亦或是飞熊军士兵,都大声呐喊,神色狰狞。战场之上没有丝毫的侥幸,生死全在瞬间,没有人会放松精神,所有的人都绷紧了神经,想要举杀掉挡在自己前方的敌人。

    “叮叮叮……”

    破军营士兵长枪刺到飞熊军铠甲上,出叮叮的催响声。

    与此同时,飞熊军最前排用枪的士兵长枪刺出,也戳在了破军营士兵的铠甲上,那锋利尖锐的枪尖刺破了铠甲,戳进了士兵的血肉当,出噗噗的声响。

    个碰撞,赵云麾下的破军营劣势尽显。

    飞熊军的战马不同于破军营的战马,董卓占据西凉,毗邻河套草原,能够掠取无数的战马为己用。飞熊军的战马,全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不论是耐力、负重能力都比王灿购买的战马更加厉害。这就使得飞熊军的士兵能够穿上厚重保护性能更好的铠甲,而破军营的士兵不行,因为战马的负重能力不足,若是负载太重,战马也承受不住。

    “啊…吼……”

    被长枪刺破铠甲,枪尖戳到血肉的士兵纷纷大声嘶吼,面色狰狞。

    “他娘的,老子受伤,你们这群杂种也别想好过,兄弟们,杀马,杀马……”

    破军营,被赵云称作刘大的士兵肩胛处被长枪刺,猩红的鲜血汩汩流溢出来,染红了胸前的大片,剧烈的疼痛使得刘大面目狰狞,他握紧手的长枪,直接朝西凉军的战马脖子上戳去,只听见噗的声。

    长枪刺入战马脖子,那战马顿时嘶鸣声,出高昂的嘶鸣声。

    战马受伤,西凉士兵愤怒无比,手长枪咻的声刺出,戳了刘大的心脏,西凉骑兵桀桀笑,手长枪转,顿时搅碎了刘大的心脏。

    “噗!”

    声脆响,长枪拔出,刘大顿时萎顿了下去。

    他睁大了双眸,嘶吼着:“杀马,杀马……”

    话没有说完,刘大便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气息,战斗,不会因为刘大人而停止。战马奔驰而来,摔倒在地上的刘大被马蹄踏,踩成了肉泥。此时双方的士兵都碰撞在了起,贴身厮杀。

    战况,越加激烈了起来。

    ps:第更,求收藏、鲜花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