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避而不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半天时间,各路诸侯大军已经抵达虎牢关。≧   ≦.≦1ZW.

    虎牢关五里外,诸侯盟军驻扎的营寨。

    不过,所有的诸侯都已经抵达了虎牢关,唯独少了汉太守王灿。袁绍命令王灿负责押送军粮,就是有意让王灿淡出诸侯们的视线。王灿率领汉军押送军粮,行军度非常慢,袁绍、曹操等诸侯已经在虎牢关安营扎寨了,王灿依旧刻不停的押送粮草,保障诸侯大军的后勤补给。

    大军行进,裴元绍率领三千汉士兵开路,赵云率领破军营士兵垫后。

    王灿、郭嘉、荀攸三人骑马走在汉士兵央,随军队缓缓而行。

    郭嘉脸惬意的神情,眼睛微眯着,似醒非醒,看得荀攸心都担心这厮会不会从战马上摔下来。不过,郭嘉不仅没事,反而笑说道:“主公,嘉本以为袁绍会冷落您,没想袁绍居然扔个这么重要的职务给您,当真是非常看重您呐!”

    “去你的,就你小子兴奋得紧。”

    王灿摇头说道:“袁绍是不想看见我,眼不见,心不烦,我垫后押送军粮,没有我在营,就没人抢他的风头了。你也知道因为董卓的事情,袁本初对我非常忌惮,呵呵,看来董卓的信和使者并没有失去效果,仍旧离间了我和袁绍的关系…诶,可惜啊,这点小事情就让袁本初这般做法,难成大事,难成大事!”

    荀攸笑笑,说道:“主公说得有理,袁本初表面看上去礼贤下士,给人种温尔雅的大家风范,实则是外宽内忌,优柔寡断。这样的人统帅诸侯盟军,想要击败董卓,难如登天,曹孟德英雄人物,竟然拱手将盟主之位让与袁绍,惜哉,惜哉!”

    顿了顿,荀攸叹息声:“不知道叔父在袁本初麾下,是否如意?”

    王灿听了这话,脸色变,荀彧的事情,王灿也无能为力。

    猛地吸了口冷气,王灿话题转,说道:“公达,曹孟德不是不争,而是不得不让。”

    “袁本初视盟主为囊之物,若曹操也争夺盟主,再加上袁术也参与其,为了争夺盟主之位,定然使得局面混乱,难以控制。正如曹孟德所言,董卓势大,又有猛将吕布,西凉精锐,若是盟军内讧,还没攻打董卓,盟军就散了,曹孟德心怀天下,以天下为己任,我不如多矣!”

    “主公英明果断,何必自谦呢!”

    郭嘉、荀攸相视笑,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们……”

    ##########

    虎牢关外,大军列阵。

    袁绍骑在马上,站在后军最前方,诸侯们骑马站在袁绍身后,所有的诸侯,都呆在后军为孙坚掠阵鼓气。

    “咚!”

    “咚!”

    ……

    战鼓声响彻云霄,声炸如雷,在空不停地回荡。沉闷厚重的战鼓声好似根根擎天巨柱落撞击在地上,出沉闷的声音,令大地为之颤抖,风云为之涌动。

    “呜!”

    “呜!”

    ……

    紧随着战鼓声响起,悠远绵长的号角声传来,缕缕号角声如春风入夜,散落在空气的每个角落。

    盟军前军,军阵前方。

    孙坚身穿烂银铠甲,披着赤红色披风,跨坐在棕黄色战马之上,手拎着柄古锭刀。

    这柄刀长五尺有余,刀柄约尺,其柄以坚木制作而成,刀身约四尺,刀背呈漆黑色,因为多次锻造,刀身上布满了松纹,看上去妖异无比,刀刃锋利明亮,是以纯钢锻造。

    “驾…驾……”

    孙坚低喝声,双腿磕马肚子,胯下的战马顿时朝前方奔驰而去。

    “楼上守将何人,可敢战?”

    孙坚横刀立马,仰头望着虎牢关城楼上的武将,大声吼道。然而,正当孙坚满心期待的时候,等待孙坚的不是城门打开,而是簇簇箭雨激射而来,锋利的箭矢咻咻咻刺破空气,带着刺耳的尖啸声,阵箭雨从天而降。孙坚钢牙咬紧,虎目圆瞪,挥舞着手的古锭刀,道道银光在刀身上流转,刀芒所过之处,箭矢都被斩断。

    “鼠辈,可敢战!”

    阵箭雨过后,孙坚虽然没有受到伤害,却也是狼狈不堪。

    脸上更是浮现出愤怒之色,他出言挑将,城楼上竟然没有人敢应战。孙坚本想着士兵刚刚抵达虎牢关,斩杀敌将,给董卓个下马威,没想到董卓的西凉军竟是缩头乌龟,避而不战。孙坚心窝火,还欲喝骂的时候,只见砰的声,城楼上悬挂出张免战牌,让孙坚无可奈何,很是无奈。

    避战,这是什么意思?

    西凉军避而不战,虎牢关又占据天险,易守难攻,而且虎牢关又是前往洛阳的必经之路。诸侯盟军想要挺进洛阳,就必须强行攻打虎牢关,这样拼杀下来,盟军也会损失惨重。

    “诶……”

    孙坚叹息声,策马返回军营。

    古锭刀入鞘,问道:“盟主,虎牢关守将避而不战,是否强行攻城?请盟主定夺。”

    袁绍思虑片刻,说道:“大军初到,疲乏不堪,我看还是休整日,明日再战。”

    孙坚抱拳喝道:“末将遵命!”

    袁绍身后,曹操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将到嘴的话咽了回去,最后摇摇头,跟着袁绍起返回营地去了。盟军第次挑战董卓军队,气势汹汹,然而虎牢关守将却置之不理,高挂免战牌,令诸诸侯盟军的重拳好似打在了棉花上,没有着力点。

    盟军退去,虎牢关,城楼上。

    华雄双眸圆睁,望着孙坚远去的地方,鼻息咻咻,恨不得冲下去大战三百回合。

    然而,旁边站着的两个武将却让华雄不敢轻举妄动。

    其人是虎牢关守将郭汜,另人则是飞熊军领李傕。

    “老李,诸侯盟军临阵挑战,蹬鼻子上脸。你小子却高挂免战牌,还神气得很,说吧,打什么歪主意了?”郭汜与李傕同在董卓麾下任职,而且是相交多年的好友,说话的时候,语气随意了许多。

    “郭阿多,你想冲阵,直接冲就是,我又没有拦着你。”

    李傕冷笑声,旋即脸上露出沉思之色。

    “屁话,要冲阵,我早就冲下去了,哼,太师让你来督军,不是让你来当哑巴的。”

    郭汜抓狂的说道,郭汜又名郭多,小名郭阿多。郭阿多三个字,也就只有李傕才敢这么叫,换做其他人,早就被郭汜撕了。

    李傕听见郭汜的话,冷笑道:“夫战者,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诸侯盟军现在气焰正盛,何必要与他们争斗。况且打蛇打七寸,要打就要击关外诸侯的软肋要害,诸侯人多最大,每日耗费粮草无数,若是失去粮草,诸侯盟军不战自溃。”

    郭汜眼睛亮,惊呼道:“劫粮?”

    旋即,郭汜又叹道:“如此重要的事情,诸侯怎么会没有防备呢?”

    李傕冷笑几声,说道:“粮草重地,自然会有防备,不过嘛,好好的谋划番了,未尝不可能,我们只需这样…这样……”

    “好,好主意!”

    郭汜拍掌大笑,嘿嘿说道:“你小子就是坏水多,无外乎能成为飞熊军领。”

    语气,透出股酸酸的味道。

    李傕听了之后,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ps:第四更,四更完成鸟,再有百多鲜花,历史鲜花榜就上冲了,大家使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