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粮草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盟誓完毕,袁绍便正式号令诸侯,成为诸侯盟主。>  <.≤1ZW.

    站在祭台上,袁绍神色严肃,目光凛冽,派盟主气象,眼望去,威风赫赫,气势逼人。

    “长沙太守孙坚何在?”

    袁绍目光略掠过各路诸侯,大喝声。

    “孙坚在此!”人群,孙坚身穿铠甲,头戴铜盔,左手摁着腰间大刀,龙行虎步走到祭台前,拱手道:“请盟主下令!”

    袁绍喝道:“命你为先锋军,领兵即日起程,直扑虎牢关,为大军开路。”

    “诺!”孙坚面带喜色,抱拳大喝声,带着满心的欢喜,回到了队列。得到先锋军职,孙坚心充满了激动。董卓国贼,无视天下英豪,孙坚早就恨不得冲杀番,杀杀董卓的嚣张气焰。

    袁绍目光转,喝道:“汉太守王灿何在?”

    王灿当即站出来,抱拳道:“王灿在此,请盟主下令!”

    袁绍嘴角勾起抹笑容,下令道:“命你为粮草官,监管盟军粮草,负责各路盟军粮草补事宜,不得有丝毫懈怠,你可有信心完成?”

    “啊……”

    王灿低呼声,眉宇间露出丝惊讶之色。

    袁绍以为王灿心不满,心嘿嘿冷笑,恩威并施,不打压下王灿,如何能让王灿乖乖的俯称臣,服从命令。他脸色板,呵斥道:“怎么了?不愿意担任粮草官?你刚刚奉我为诸侯盟主,莫非连盟主的命令都不从了?”

    定大帽子,瞬间就给王灿盖了下来。

    立威么?

    王灿心暗叹声,狡兔死,走狗烹,来得真快。

    袁绍刚刚担任盟主,就拿他作为立威的对象,还真是个好盟友,好盟主啊!

    王灿心嘿嘿冷笑声,脸上露出受宠若惊的神情,解释道:“盟主错矣,王灿非是不愿意担任监管粮草的粮草官,而是因为太过高兴,才会惊呼声,盟主将如此重要的职位让王灿担任,王灿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不愿意呢。”

    袁绍闻言,好似吃了苍蝇样,喉咙上堵得慌。

    袁术站在远处,看见袁绍和王灿掐架,细薄的嘴唇紧紧抿在起,嘴角勾起抹诡异的笑容,心的兴奋之情简直是难以言明。

    闹吧,闹得越僵越好。

    袁术心窃喜,却没注意到袁绍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袁绍望见袁术的神情,心明白袁术是为什么高兴,他心冷哼声,目光回到王灿身上,说道:“王灿,你能明白粮草官的重要性,本盟主很高兴,盟军需要的就是你这般明事、懂礼的人,好了,下去吧。”

    “诺!”

    王灿低喝声,回到了队列。

    曹操站在人群前方,眼神复杂无比,若无他支持袁绍,盟主之位,花落谁家尚未可知?可是看现在的情况,袁绍是不打算重用王灿了。从王灿和袁术战可以看出,王灿麾下士兵精锐骁勇,非常善战。可是这样的军队用来押送粮草,这般假公济私,没有章法调度,让曹操心升起抹担忧。

    他不和袁绍争,是为了大局。

    若是袁绍不顾大局,那曹操让出盟主之位,也就是白让了。

    曹操深呼吸口气,神色坦然,站出来拱手说道:“盟主,操有话说。”

    袁绍笑说道:“孟德,有何话,尽管说。”

    曹操这个力挺袁绍担任盟主,又是袁绍从小玩到大的好友,袁绍说话相当客气,没有丝毫盟主的架子,好似朋友聊天样,亲近和蔼,非常随意。

    曹操神色恭敬,没有丝毫逾越的地方,道:“盟主,汉太守王灿麾下的士兵骁勇善战,勇猛无敌,这样支军队若用来押送粮草,未免太过可惜了,还请盟主三思,考虑把汉军调换为前军,攻打董贼,建立功勋。”

    袁绍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曹操番话,是指责他公报私仇。

    不能低头!

    袁绍心暗暗说道,他刚刚担任盟主,让王灿担任粮草官本意是为了敲打王灿,若是被曹操驳倒,就承认了他是错的,曹操是对的。袁绍心思动,说道:“孟德啊,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盟军的粮草安危,关系着整个盟军的未来,不得不慎重考虑。正因为王灿的士兵骁勇善战,精锐无比,才让他担任粮草官,押送粮草,保护粮草不受威胁,若是孟德有所误会,还请孟德见谅。”

    席话,说的正义凛然,有理有据。

    粮草,军队的根本。

    粮草受到威胁,整个军队就面临哗乱的境地。

    袁绍让王灿担任粮草官,先保证了粮草的安全,使得诸侯盟军攻打董卓有了安全保障,没有隐患。

    曹操听了袁绍的话,脸色阵青,阵白,怔怔呆,无法反驳。王灿见曹操尴尬,站出来说道:“盟主、孟德,灿担任粮草官,能让诸位无后顾之忧,这是重任,灿深感荣幸,盟主和孟德就不要争执了。”

    “为先,你……”

    曹操叹息声,低着头回到了队列当,非常失望。

    王灿淡淡的笑了笑,望着袁绍,露出抹耐人寻味的笑容。这丝笑容袁绍看在眼,咯噔下,心莫名的有些慌乱。王灿睚眦必报的性格,袁绍有所了解,从王灿对待袁术的反应,就知道王灿不好惹。

    “呼……”深呼吸口气,袁绍压下心的不快,铿锵声拔出长剑,喝道:“大军起程,直奔虎牢关,兵洛阳!”

    “杀!”

    “杀!”

    祭台周围,士兵高举着钢刀,竭声嘶吼。

    ##########

    虎牢关,城楼。

    个身穿锁子甲,腰佩战刀,头戴铜盔的瘦削年人双手撑在城墙上,身体前倾,眼眸露出沉思之色。

    年人眼眸狭长,鹰钩鼻,两撇字胡,颌下缕山羊须,端的是怪异无比,他回头望着身后手持柄丈二长刀,身长九尺,虎体狼腰,豹头猿臂的精壮汉子,沉声道:“华雄,斥侯来报,袁绍率领关东诸侯来袭,可有把握御敌?”

    “郭将军,末将视关东诸侯如土鸡瓦狗,何足道哉!”

    华雄,董卓帐下都督,担任骁骑校尉之职,统帅马步军五万。

    董卓麾下,吕布武艺无人能敌;李傕统帅飞熊军,权势无匹;郭汜权利略逊李傕;郭汜之下,就属华雄。

    华雄口的郭将军,便是郭汜。

    这次,郭汜便是奉董卓的命令驻守虎牢关,抵御关东诸侯。

    华雄脸不屑,手长刀刀杆尾端砰的声撞击在青石上,旋即听见嚓咔的声,被刀杆尾端撞击的地方,青石碎裂,露出条条裂痕。

    力量之大,可见般。

    郭将军站起身,抚掌笑道:“好,好,华校尉有此胆量,击败袁绍,指日可待!”

    ps:四更之三,继续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