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王灿的肺腑之言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朝青年笑笑,这青年有些莽撞,却不失为真性情。 ≥ ≦.≤≦1﹤Z﹤W≤.

    清了清嗓子,王灿继续说道:“诸公,在座诸位都是王灿的老前辈,有声望,有能力,无不让人钦佩敬仰。如北平太守公孙将军,公孙将军是卢公弟子,出身名门,从小吏做起,到朝廷的方太守,驻守边关多年,作战勇猛,威震边疆,令胡虏闻风丧胆,着实令人心怀敬仰。”

    公孙瓒闻言,也是得意的笑了笑。

    公孙瓒不好其他,单单对胡虏之事,非常看重,自公孙瓒担任边关防守以来,多次主动出击,攻打匈奴、鲜卑,取得了不凡的战绩。王灿句称赞的话,顿时让公孙瓒如同喝了蜜样,通透舒爽,浑身愉悦。

    王灿目光转,看向个身穿丝绸华服,须皆白,相貌淡雅的老者。

    这老者名叫陶谦,是徐州刺史。

    王灿走到陶谦身旁,说道:“陶刺史德高望重,若是按照岁数排定,陶刺史都是王灿父辈、祖辈的人了,这样个性格刚直,有高尚的节操的人,举孝廉,拜尚书郎。后迁幽州刺史,征拜议郎,继而作为车骑将军张温的参军,西讨韩遂,战功赫赫,功勋卓著。后来黄巾起兵,攻打徐州,陶刺史被任命为徐州刺史,大败黄巾军,如此公绩,令人心往神驰,敬佩万分,王灿与陶刺史比较,着实让王灿汗颜。”

    陶谦闻言,连连摆手,表示王灿过誉了。

    不过,谁都喜欢听赞美的话。

    尤其是陶谦这般年近六旬的老人,喜欢缅怀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

    王灿从陶谦举孝廉开始,将陶谦的功绩说得清清楚楚,陶谦心非常高兴,暗赞王灿这个小伙子懂事,明理,有前途。

    ……

    从武将公孙瓒,臣陶谦开始,王灿历数大帐各路诸侯的功绩。

    众诸侯,听了王灿的话,对王灿都是非常喜欢,心暗赞王灿这个小伙子虽然年轻,却懂事,会做人,会做事。

    这席话,自然是王灿说出来交好各路诸侯的。

    效果,很明显。

    王灿见此,心也升起抹小小的得意。毕竟王灿说话的时候,当着这么多所有诸侯的面宣扬功绩,这些诸侯们都是倍儿有面子。

    最后,王灿说道:“反观王灿,去年成为汝南黄巾贼领,然后入洛阳,拜得蔡邕为师,经老师大力推荐,朝廷敕封为汉太守,为朝廷牧守方。然而,论名望,王灿刚出道年,没有丝毫的建树。”

    “相比于本初,却是相差太远,本初从黄巾作乱开始,就从军入伍,东征西讨,担任朝廷要职,参谋军事,王灿纵使再活几年,也难以望其项背。”

    “论胆量,本初敢于朝堂之上喝斥董卓,王灿却无此胆量。”

    “论能力,本初出身袁家,家学渊源,做事、做人,都比王灿出众。”

    “论胸襟,本初能当着众人替袁公路向我道歉,胸襟广阔,如此杰出的人,难道不能担任诸侯盟主。”

    王灿侃侃而谈,神色诚恳,大声说道:“举公、袁公路二人推举王灿为盟主,王灿心暗自高兴,却又感觉汗颜。王灿能力、胆量、胸襟、名望,都不如本初,如何能担任盟主呢?”

    “话说道这个份儿上,诸公下决定吧!”

    王灿说完之后,大帐又变得安静了下来。

    袁绍脸上古井不波,没有任何表情,好似根木头样,不过眼眸却闪烁着浓浓的喜色,王灿番话,让袁绍也是欢喜莫名,同时听见王灿无条件支持他,袁绍身上散出来的冷意也消失得干干净净。

    这小子,还算上道。

    袁绍暗暗说道,旋即,袁绍心又冷冷笑,王灿左右逢源,所有的人都讨好,威胁太大了,不能任由其展,需要适当的打压打压了。

    曹操目光复杂,望着王灿,心五味杂陈。

    这小子,简直是活泥鳅,滑不溜手,让人难以捉摸。他站起身来,朝袁绍拜了拜,朗声说道:“操拜见盟主!”

    王灿也站出来,躬身道:“灿拜见盟主!”

    “拜见盟主!”

    “拜见盟主!”

    ……

    见曹操、王灿、孔融、公孙瓒、陶谦等诸侯都拜袁绍为盟主,其他的各路诸侯,也都是站出来拜见袁绍,愿意奉袁绍为盟主。最后只剩下袁术人,大势之下,袁术也不能阻挡,不情不愿的站起身,朝袁绍拜了拜,却没有说话。

    袁绍挺胸收腹,昂起头,脸正色,说道:“承蒙诸位看得起袁绍,绍就扛起这个重任,担任盟主,统领诸位共同讨伐董卓,还天下百姓个安稳幸福的日子!”顿了顿,袁绍又大声道:“大帐之外,绍已经准备好了祭祀天地的祭台,诸位随我来,定下盟约,祭天盟誓!”

    说完之后,袁绍撩衣袍,大步朝帐外走去。

    王灿、曹操相视望,都笑了笑,便跟着袁绍走出了帐外。

    早就准备好了祭台?

    换句话说,袁绍早就将盟主之位,视为囊之物。

    各路诸侯窃窃私语,交头接耳,不过也是纷纷起身,朝大帐外走去。

    盟军营地央,座高台坐北朝南搭建起来。高台上,摆放着祭祀天地的牲畜、祭品,袁绍左手摁在腰间宝剑上,身穿甲胄,身披大红色披风,头戴金盔,大步踏上台阶,走上了祭台。

    待袁绍走上台去,又有士兵捧着尊小鼎走到袁绍身前。

    小鼎装着牲口的鲜血,袁绍伸手蘸了点牲畜的鲜血涂在嘴唇上。紧接着,下方的各路诸侯也伸手从旁边士兵端着的小鼎蘸了牲畜的鲜血涂抹在嘴唇上,表示愿意遵守约定。

    歃血为盟,始于春秋战国时期。

    结盟者把牲口的血涂在唇上,表明信守言语约定,食言即遭天谴。

    王灿也是蘸了点鲜血,在嘴唇上抹了点就罢了。

    袁绍目光掠过所有的诸侯,满意的点点头,才朗声说道:“汉室不幸,皇纲失统,贼臣董卓,乘衅纵害,祸加至尊,虐流百姓,绍等恐社稷沦丧,集合义兵,共赴国难,凡我同盟,齐心合力,以致臣节,必无二志,有违此盟,天诛地灭,皇天后土,祖宗明灵,实皆鉴之。”

    袁绍声音洪亮,面色涨红,眼闪烁着浓浓的兴奋之色。

    大权在握,这样的感觉真好。

    “凡我同盟,齐心合力,以致臣节……”

    “凡我同盟,齐心合力,以致臣节……”

    ……

    祭台下方,众诸侯、士兵大声呼喊,宣誓盟约。

    王灿站在诸侯的前列,望着意气风的袁绍,暗暗摇摇头,这样个扭曲的诸侯联盟,袁绍就这么在意?

    仅仅是宣誓就能凝聚起讨伐董卓的力量么?

    王灿打心底认为这种利益的联盟是最不可靠的,旦触及各路诸侯的利益,就会土崩瓦解,而且袁绍本身也是路诸侯,遇到事情的时候,说不定袁绍就是第个破坏盟军誓言的。

    ps:四更之二,爆啦,求收藏、鲜花,给点力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