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推选盟主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次日,阳光明媚,艳阳高照。≧≥≧ ﹤.<≤1﹤Z≦W≦.

    大早,赵云、裴元绍都带着各自的士兵列阵训练。

    与此同时,袁绍大帐,聚集了各路诸侯。

    座次与昨日夜晚没有分别,袁绍端坐在主位上,王灿坐在袁绍斜下角,曹操、袁术分别坐在左右两侧,其他各路诸侯依次按照顺序坐着。

    袁绍目光掠过大帐的各路诸侯,轻咳声,说道:“诸公,今日将诸位同僚请到大帐,是为了推选出盟主。诸公聚集在起,是为了讨伐董卓,剪除奸贼,然而蛇无头不行,鸟无翼不飏,没有统的号令,就不能令行禁止,因此,我提议各位选出自己认可的人作为盟主,大家议议吧!”

    顿了顿,袁绍说道:“曹孟德刺杀董卓,有大胆量;檄讨伐董卓,有大胆略;散尽家财,骑兵讨董,有大胸怀,我提议由孟德担任盟主。”

    说完之后,袁绍便微眯着眼睛,闭目养神。

    曹操心好笑,知道这是袁绍以退为进的方式,但曹操早就打定主意推举袁绍为盟主,也就笑而过,拱手说道:“本初过誉了,操何德何能……”

    正当曹操要说出推举袁绍为盟主的时候,袁术突然打断了曹操的话,说道:“袁本初推举曹孟德盟主,我是不赞同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我也推举人,此人年轻有为,俊朗出众,不仅是汉太守,也是蔡邕弟子……想必诸位也知道是谁了吧?嗯,我推举王灿,王为先为盟主,号令各路官员。”

    袁术话音落下,大帐顿时安静了下来。

    气氛,也凝滞了起来。

    静!

    安静得有些死气沉沉。

    众所周知,袁术与王灿有过节,还是那种老死不相往来,打了死结永远无法解开的仇恨。袁术反常态,推举王灿为盟主,这是什么意思?各路诸侯心满是疑惑,不明白袁术打的是什么注意?但是却又不能问,让人心很难受。

    袁术志得意满,看着各路诸侯的表情,心升起抹快意。

    不明白?不明白最好,这就是他要的效果。

    诸侯们面露沉思之色,声不吭,大帐,寂静无声,没有人说话,只剩下淡淡的呼吸声,以及砰砰的心跳声。

    袁绍正闭目养神,听见袁术的话,眼眸睁,眸光闪过道冷意。

    袁绍轻轻的瞥了袁术眼,目光转向王灿,等待着王灿的回答,这时候,便是看王灿的决断了。

    不过,袁绍看向王灿的目光,却带着丝冷意,让王灿都感觉背脊凉,冷汗涔涔。

    袁术句话,王灿再次成为众人的焦点。王灿也是瞪了袁术眼,这厮简直是根搅屎棍,无事找事,尽干些没**儿的事儿。袁术这样说,直接把王灿架在火上烤,使得王灿站在了袁绍的对立面,而王灿又不得不作出解释,稳住袁绍。

    对于盟主职,袁绍志在必得,不论谁挡住袁绍的路,袁绍都会毫不犹豫的铲除掉挡在前面的绊脚石。

    这时候,王灿已经是必须要站出来说话了。

    若是王灿不解释,就会使袁绍认为王灿口腹蜜剑,嘴上套,暗地里套。他站起身,朝袁绍、曹操、孔融等各路诸侯拱手施了礼,然后朗声说道:“诸公,灿有话说,请诸公听王灿言。”

    “呼呼……”

    王灿站在远处,也能感受到袁绍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紧张么?不自信么?”

    王灿心好笑,这或许就是袁绍的为人之道,优柔寡断,没有足够的心胸气度。王灿刚抵达的时候,就已经言明了支持袁绍做盟主。现在因为点动静,袁绍就快要翻脸了,看袁绍的神情,分明是怀疑王灿,害怕王灿担任盟主,影响到了袁绍。

    “王大人,你说吧,我支持你哦。”

    袁术身后,第二列,坐在壮汉身旁的青年大吼声,眼带着浓浓的期待。

    这青年昨夜见识了王灿烧毁董卓的信,诛杀董卓的使者,手段高明,杀伐果断,心对王灿升起了抹钦佩,见袁术支持王灿,也大吼声。

    “伯符,你怎的如此莽撞。”

    青年旁边,壮汉低喝声,瞪了青年眼,示意青年不要说话。

    袁术听了之后,却是阴测测的笑了笑。

    这小子,很不错,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

    袁术笑得正欢,袁绍却是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双漆黑的眸子滴溜溜直转,眸子闪烁着冰冷的杀意。即使距离袁绍有些远,王灿也感受到袁绍整个人好似冰霜样,浑身散着股冷意,让人难以接近。

    其实,按照座次安排。

    袁绍隐约已经有了盟主之势,然而名不正,言不顺,不论如何,袁绍都必须把盟主的位置拿出来公选,让所有的人选择他,袁绍才能名正言顺的布号令,只是袁术这搅和,使得袁绍心的计划落空了。

    曹操下方,孔融也是不怕事的主儿。

    他也说道:“为先呐,你是蔡伯喈的弟子,与卢植、王允、杨彪、马日磾等朝廷重臣关系匪浅,又是牧守方的太守,我看你担任盟主也是绰绰有余的嘛,相信许多同僚对你担任盟主,还是很放心的。”

    “孔北海,你?”

    曹操目光瞅了孔融眼,低声道:“这局面已经够乱的了,您这样横插脚,不是使得局面更加不可控制了么?”

    孔融低声道:“孟德,做人呐,行得正,坐得直,盟主本就是推举产生,谁不可担任,谁又能定非要担任呢?”

    曹操闻言,叹息声,目光落在王灿身上,只能看王灿的决断了。

    稳定!乱局!

    全在王灿念之间,就看王灿的野心了。

    王灿扫了袁绍眼,此时袁绍已经是面红耳涨,目光盯着孔融,眼迸射出熊熊的怒火,有了袁术个搅屎棍,居然又来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孔融,可恨,可恼。

    “王太守,公路、举(孔融字)都推举你担任盟主,你就屈就了吧。”

    袁绍咬牙切齿,森冷的声音从牙缝透露出来。

    王灿叹息口气,曾几何时,袁绍也称呼王太守了么?当局者迷,袁绍还真是被盟主蒙蔽了眼睛,看不清局面,看不清人了。他拱手说道:“诸公,请听我言,王灿多谢后将军袁公路、北海太守举公的青睐,推举王灿为盟主。但是,对于盟主职,王灿是万万不敢想的,也不能担任的。”

    “王太守,这是为什么呀?”

    袁术身后,那青年再次询问道。

    壮汉低喝声:“伯符,你若再乱说话,就不要跟在爹爹身边了。”

    “哦,知道了。”青年非常不情愿的低下头,不说话了。

    ps:四更之,爆了,收藏、鲜花、票票扔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