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枭首示众三日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各路诸侯,带着亲随,迅朝王灿大军驻扎的营寨行去。  .

    袁绍、曹操二人走在最前方,其后依次是王灿、袁术、孔融……

    王灿跟在曹操、袁绍身后,低着头,神色凝重,心想着如何处理李儒设下的圈套。董卓派人送到大帐的信,是李儒走的第步棋,不管王灿如何处理这封信,李儒都会走第二步棋。若是王灿看了董卓的信,第二步棋,则成了杀招,王灿想躲都躲不了。如今王灿没有看董卓的信,第二步棋又可以独立出来,达到离间王灿与诸侯关系的效果。

    约莫刻钟,行人抵达汉军营寨门口。

    王灿眼尖,眼看去,只见个尖嘴猴腮,两撇字胡,身穿袭黑袍的年人站在营寨外,来回踱步,焦急的等待着。年人身后,还有两个衣衫单薄,妖娆艳丽,在寒风秫秫抖的女子。

    这三人,就是李儒派遣来拜访王灿的人。

    相貌怪异的年人是说客,旁边的两个女人,则是送给王灿的赠品。

    不管送过来的女人有没有用,年人能否说服王灿,只要脏水能泼在王灿身上,离间王灿和各路诸侯的关系,李儒的目的就达到了。王灿目光往后扫,只见裴元绍手持狼牙棒,如巍峨大山般将三人挡在营寨门口,不让三人进入营寨。

    “呼呼…幸好,幸好!”

    见到这幕,王灿暗暗说道,心也松了口气,裴元绍没有让三人进入营寨,王灿也好撇清关系,若是让三人进入营寨,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就难以说清楚了。

    “就这三人?”

    袁绍走到营寨门口,惊讶道:“董卓派来的人,就是这样的货色。个尖嘴猴腮,面目可憎;其余两个风尘女子也是胭脂俗粉,俗不可耐,这样的人怎么会是董卓派遣来拜访为先的人呢?我看肯定是有人陷害为先,故意栽赃嫁祸,泼脏水。”

    不等董卓派遣的使者说话,袁绍就下了定论。

    袁绍席话,想撇清王灿与董卓的关系,洗脱嫌疑。

    “嘿嘿,人家还没说话,你怎么就知道不是董卓的人呢?听他们怎么说吧!”袁术不阴不阳的说道。关键时刻,这厮又按捺不住心的躁动,跳出来搅局了。

    袁绍、曹操都是眉头微蹙,瞪了袁术眼。

    袁术洋洋自得,没有理会袁绍、曹操,戏谑的望着王灿,等待着王灿说话。

    “嗯,公路之言甚是有理,就依公路之言,听听二人怎么说。”王灿也不争辩,袁术之言或许正是各路诸侯心的想法,只是其他诸侯慑于袁绍的面子,心如是想,却不敢当面说出来。袁术无惧袁绍,才敢把事情挑明了。

    “裴元绍,带他们三人过来。”

    王灿声令下,裴元绍睁开了微眯的双眸,瞪着董卓的使者,不耐烦的哼哼道:“主公让你们过去,快走吧。”边走,裴元绍边呵斥道:“待会儿说话,你们三人小心点,若是说错了话,嘿嘿,老子当即宰了你们。”

    声音森冷无比,好似股阴风吹过。

    三人闻言,身体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下。

    三个人风尘仆仆来到营寨,却被裴元绍拦在营寨外,可是吃够了裴元绍的苦头。春寒料峭,寒风凛冽,冷得人颤颤抖,裴元绍拦住三个人,让他们呆在寒风,吹得嘴皮干裂,面色紫,凄惨得很。

    “主公,人带过来了。”

    砰的声,裴元绍狼牙棒矗立在地上,出声沉闷的响声。

    三个人身体登时颤,被裴元绍吓到了。尤其是衣衫单薄,妩媚诱人的两个女人,更是面色苍白,眼露出浓浓的恐惧。

    王灿从沉思清醒过来,看向裴元绍,笑了笑。

    裴元绍的话,下点醒了王灿,让王灿有了处理的办法。

    “说吧,当着众诸侯的面,董卓派你来有什么事情?”王灿目光落在年人身上,眼带着戏谑之色。这个年人,不过是李儒扔掉的弃子罢了。既然是被李儒扔掉的,王灿就让他彻底出局了。

    年人谄媚笑,急忙说道:“是…是…是这样的,董太师让小人传给将军。董太师说只要大人愿意归顺董太师,董太师愿意收大人为义子,官爵不低于都亭侯吕布,同时,只要大人愿意,董太师也可以让大人担任益州州牧,割据方。”

    王灿目光阴冷,沉声道:“董卓义子,益州州牧,董卓还真是看得起我呀。吕布杀死义父丁原,又成为董卓义子,头上已经顶了三家姓氏,这样个三家姓奴,有什么好羡慕的。我王灿也是大好男儿,祖宗姓氏,岂能随意更改。”

    “再说了,益州州牧刘焉,大汉宗亲,皇室贵胄,董卓想罢黜便罢黜么?介匹夫,妄自尊大,狂妄无知,迟早身死族灭,遗臭万年。”

    王灿脸不屑,目光盯着年人,眼闪过抹杀机。

    年人听着王灿的话,浑身冷,感觉站在这里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急忙说道:“大,大,大人,话已经带到,小人可以走了么?”

    王灿笑道:“走,来都来了,还想走么?”

    年人瞳孔缩,察觉到情况不对劲,疾声道:“大人,我不过是带话的使者,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况且您杀我也没有任何好处,您就大人大量,放小人条生路,小人上有老,下有小,有大家子人需要养活啊。”

    王灿阴测测笑道:“董卓派你来,早就安顿好你的后事了,你放心就是。董卓匹夫,三番两次泼我脏水,离间我与诸位同僚的关系,尽做些不要面皮的事。你就留在这里,权且当做给董卓的个教训!”

    话音落下,王灿大喝道:“裴元绍何在?”

    裴元绍抱拳喝道:“主公,末将在此!”

    王灿冷声道:“董卓使者助纣为孽,心存不良之心,枭示众三日,以示惩罚!”

    “啊,不要啊,不要啊!”年人闻言,眼前黑,身体软就瘫倒在地上,动不动,旋即,年人胯下,滩水渍打湿了片,股腥臊的气味传了出来。

    裴元绍不理会年人哭喊,神情冷峻,拉拽着年人离开了。

    不会儿,声惨叫声传来,年人便被杀了。

    两个女人听了之后,身体颤,瘫倒在地上怔怔呆。

    “王灿,这两个女人怎么处理?”袁术嘿嘿笑了笑,眼漆黑的眸子滴溜溜直转,炽热的眼神在女人身上来回逡巡挪动,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好似双大手落在女人身上,轻轻的摩挲着,让两女感到阵不安。

    王灿目光转,笑说道:“公路有兴趣,这两人就送给公路吧。”

    两女闻言,眼闪过丝喜色。

    那惹人怜爱的神情,眼眸的汪春水,妖娆纤细的腰肢,都让袁术心颤,军营没有女人,袁术憋久了,见到这两个女人便忍不住了,小腹传来的燥热感让袁术恨不得冲上去揉捏番。

    “咳咳…这个…这个……”

    袁术想留下两女,却又感觉有些不妥。

    ps:第二更,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