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风波再起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场闹剧,以王灿烧掉董卓的来信而结束。≯> ≧ ≤.<<1≤Z≤W<.≦≦

    大帐,气氛再次活跃了起来。

    推杯交盏,大言笑晏晏,各路诸侯举杯欢庆,好不高兴。

    袁术白皙的面颊上升起抹红晕,醉眼朦胧,好似真的喝醉了样。他端着斟满酒的酒樽,颤颤微微的站起身来,走到王灿跟前,大声喝道:“王灿,今日多有得罪……这杯酒,向你赔罪,干了这杯酒,咱们的嫌隙笔勾销!”

    说完,袁术仰头饮而尽。做完这切,袁术嘴角勾,露出脸的笑意,笑呵呵的望着王灿,等待着王灿的反应。

    王灿眉头微蹙,这算是道歉么?

    道歉?这样算是道歉么?

    王灿怎么都觉得这不是道歉,而是示威,赤裸裸的示威。

    王灿不明白袁术这货为什么老是与他过不去,汝南的事情本就是两军交战,各为其主,生死由命的事情。袁术扯着这件事情不放,王灿心也是有些恼怒,听着袁术道歉的话,好似是上级下达命令:你必须接受我的道歉样。

    这般语气,王灿无法接受。

    “公路,你道歉从来都是这么霸道吗?”王灿轻轻的呷了口酒,抬头望着袁术,冷声说道:“既然是站出来道歉的,就该有道歉的样子,你这样直呼其名,呼来喝去,莫非是拿我寻开心,亦或是有其他想法?”

    袁术闻言,霎时愣住了,身体怔怔的站在王灿身前,好似石雕样动不动。

    按袁术心的想法,采用这种方式向王灿道歉,既保全了袁术自己的面子,也向王灿道歉了,举两得,无论如何,都是相当完美的。当着各路诸侯,即使袁术语气生硬,态度有点恶劣,王灿怎么也该表现下,大度些,接受他的道歉。

    不知怎的,王灿居然拒绝了。

    王灿张口说出的句话,让袁术下不了台。

    所有诸侯的目光都聚集在袁术身上,看袁术会做出什么反应?

    大帐左侧,曹操见此情况,脸色阴沉了下来。得饶人处且饶人,袁术这样骄傲的人,能低下头向王灿认错,已经很不错了,王灿揪着不放,未免有失气度。

    公孙瓒身后,刘备面色凝重,眼露出浓浓的忌惮之色。

    从王灿对待袁术的态度可以分析出来,王灿此人绝对是个以直报怨,睚眦必报的人,这样的人不好惹,也不敢惹。

    惹毛了,就好似惹到了疯狗样,甩都甩不掉。

    各路诸侯,心各有想法。

    王灿笑呵呵的望着袁术,脸不屑的神情。袁术借酒疯道歉,保全面子,王灿才不会让袁术得逞呢。他这么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若是随意的答应了袁术的道歉,也表现出了番胸襟气度,但更多人的人会认为王灿这是畏惧袁术。同时,王灿更加清楚袁术的性子,小肚鸡肠,想要和解是不可能的,道歉不过是形势所逼而已。

    本就是死对头,干脆把事情做绝了,看袁术如何对待?

    正当袁术踌躇不定,举止失措的的时候,袁绍站起身来,沉声说道:“公路,既然是道歉,就要有道歉的模样,要端正态度,袁家的人,拿得起,放得下。”淡淡的训斥了袁术句,袁绍转身朝王灿拱手说道:“为先,公路性子倨傲,抹不下脸面,故而言语措辞有些失礼,你多多原谅,我在这里替本初向你道歉了。”

    说完,袁绍弯腰朝王灿揖了礼。

    王灿可以拒绝袁术,却不能得罪袁绍。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袁绍是铁定担任盟主了。这种情况下,王灿和袁绍抬杠,让袁绍下不来台,明显是不明智的。他也赶忙站起身,叹息声说道:“本初,既然你都如此说了,我和袁公路之间的事情就不计较了,笔勾销。大家都是为了讨伐董卓来的,本应该戮力同心,为国效力才是。”

    袁术咬碎了钢牙,恨恨的瞪了王灿眼。

    目光看向袁绍的时候,眼神复杂无比,有感激,有嫉妒,有愤恨……

    各种神情在袁术眼轮转交替,或许他真的比袁绍差吧!这个念头升起就被袁术掸压了下去,他才是袁家嫡子,怎么能输给袁绍这个庶出子?

    冷哼声,袁术衣袖甩,回到了坐席上,闷闷不乐的喝酒。

    袁绍亲自替袁术道歉,也让众诸侯见识了袁绍的心胸气度。

    这幕,除了王灿,袁绍也成了大赢家。老袁家四世三公,家学渊源,教育出来的人非同般呐,各路诸侯暗暗点头,纷纷朝袁绍露出钦佩的眼神。袁绍见此,心嘿嘿笑了笑,脸上却本正紧,风轻云淡,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生样。

    “来来来,大家喝酒,喝酒!”

    袁绍朗声道:“今夜本是高兴地时候,就不要考虑哪些令人头疼的事情了。”

    “对,对,喝酒,喝酒!”

    ……

    众诸侯,纷纷举杯庆贺。

    正当气氛再次热络起来的时候,袁绍的亲兵掀开大帐门帘,从旁侧的过道走到袁绍身旁,附耳窃窃私语。袁绍听了亲兵的话,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不多时,大帐6续有诸侯的亲兵走进在,在自家主公耳侧窃窃私语。

    热闹的气氛,再次变得凝滞了起来。

    王灿见此情况,心叹息声,袁绍设下宴席,为他接接风洗尘,遇到的事情却如此麻烦,真不知道这充满喜庆的宴席是鸿门宴?还是接风宴?亦或是针对他来的?

    王灿身旁,袁术也得了消息。

    目光望向王灿,脸上露出阴测测的笑容。

    王灿见到袁术的笑容,心咯噔下,估摸着又有事情冲他来了。

    正当袁绍犹豫着要不要把事情告诉王灿的时候,随身保护王灿的黑衣武士也走进了大帐。黑衣武士走到王灿身旁,低声说了几句话,王灿顿时愣住了,他娘的,李儒这阴险狡诈的小人,居然还有留有后招。

    王灿摆摆手,示意黑衣武士离开。

    深呼吸口气,王灿平复了下浮躁的心情,站起身来,朗声道:“我汉士兵营寨外的事情,想必诸位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大家得到了消息,就随我来吧,看看董卓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王灿摆手,说道:“本初,孟德,请!”

    “请!”

    曹操、袁绍也不客气,直接大袖挥,便朝大帐外走去。

    “诸公,请到灿营寨叙。”邀请了曹操、袁绍,王灿又朗声说了声,将所有的诸侯都邀请到营寨。这件事情,必须要公开处理,否则后患无穷,李儒这厮,简直就是阴魂不散,胡搅蛮缠,让王灿很被动。

    王灿心,早就已经问候了李儒的祖宗十代无数遍。

    泼污水的计谋,也只有李儒这厮才想得出来。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王灿行得正,坐得直,兴堂堂正正之师,自然不惧李儒的阴谋,只要慎重稳妥,处理得当,对王灿也不是没有好处。

    ps:第更到,求收藏、鲜花,多多投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