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一封信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傍晚,会盟营地片通红。  ≦.≦1ZW.

    火把、篝火,噼噼啪啪燃烧个不停,照亮了漆黑的夜晚。

    盟军营地,各路诸侯的营寨星罗棋布的遍布各个地方。傍晚时分,各路诸侯都聚集在袁绍大帐。

    袁绍端坐在主位上,脸正色。

    曹操坐在左侧第位,袁术坐在右侧第位。

    曹操后面,依次是北海太守孔融,兖州刺史刘岱,豫州刺史孔伷……

    袁术后面,依次是冀州太守韩馥,西凉太守马腾,北平太守公孙瓒……

    起兵响应的十路诸侯,分别坐在大帐。

    王灿不仅是汉太守,也是这次宴会的主角,袁绍特意替王灿接风洗尘,迎接王灿,故而位置与十路诸侯不同,被安排在袁绍右下角。

    这个位置,是袁绍特意安排的。

    “诸位,我给大家介绍个人。”袁绍伸手指向王灿,朗声道:“这位是汉太守,蔡邕弟子,王灿,王为先。”

    太守职,很普通,在场的诸侯,不是刺史州牧,就是太守。

    蔡邕弟子的身份却不同,想拜蔡邕为师,非常困难。王灿是蔡邕的弟子,让在座的诸侯很惊讶,没料到王灿的身份。

    大帐,各路诸侯议论纷纷,有欣羡的,有嫉妒的,有不屑的……

    众生百态,皆而有之。

    王灿朝坐在大厅人拱手致意,即使他讨厌这样的礼节,又不得不这样做,和诸侯们打交道,无法避免。

    “蔡伯喈什么时候收弟子了?”

    坐在曹操下方的孔融呷了口酒,慢条斯理的问道。

    孔融身穿袭淡蓝色儒袍,面白,短须,双眸炯炯有神,年龄约莫三十出头,接近四十,端坐在坐席上,自有股儒雅之气。

    袁绍嘿嘿笑了笑,语气略显轻浮,惊呼道:“孔北海,这件事情你居然不知道?问问在场的诸位,想必很多人还是清楚这件事情的。为先拜蔡伯喈为师的时候,北郎将卢植,太尉杨彪,司徒王允,都参加了拜师礼,这事情可是轰动时的,孔北海孤陋寡闻矣。”

    “哈哈哈……”

    袁绍话音落下,大帐顿时传来阵阵大笑声。

    孔融闻听,脸色阵红,怪袁绍多话。

    其实,不止孔融不知晓。

    大帐的许多诸侯都不知晓,只是碍于面子没有说罢了。

    王灿拜蔡邕为师,洛阳附近的人知晓,偏远地方却没有消息传去。毕竟这是古代,不是手机电话满天飞的时代。

    不过,孔融气度不凡,被袁绍打趣,心也没有生气。他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王灿,那平淡柔和的目光让王灿头皮阵麻,感觉非常不舒坦。

    “桀桀…桀桀……”正当诸侯们放声大笑的时候,大厅传来阵森冷的笑声。袁术站起身来,走到王灿身前,说道:“诸位只知其,不知其二。王灿不仅是蔡邕的弟子、汉太守,曾经还是汝南的黄巾贼呢。”

    “什么,王灿曾经是黄巾贼?”

    孔融神色滞,柔和的目光瞬间变得森冷无比。

    “黄巾贼,不就是黄巾贼么?”曹操喃喃低语了声,目光依旧清澈,没有任何变化。

    公孙瓒身后,刘备、关羽、张飞三人听闻王灿是黄巾贼的消息,眼精光闪烁,脸上露出抹讥讽之意,旋即眼神又转为嫉妒之色。王灿个黄巾贼,都已经是汉太守了,刘备身负刘姓血脉,皇室宗亲,却仍旧漂泊四方,居无定所。

    这样的差距,使得刘备眼充斥着嫉妒之色。

    “哼,黄巾贼也配坐在大帐?”

    张飞冷哼声,脸不屑的神色。

    张飞的嗓门很大,大厅所有的人都听见了张飞的话。

    王灿循声望去,见说话的人是张飞,冷笑声,沉声说道:“黄巾贼?难道黄巾贼不是大汉子民么?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虽是黄巾贼,难道就不能投靠朝廷,成为朝廷官员,为国效力。”

    “有道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董卓霍乱朝纲,欺凌百官,目无皇上,我虽然曾经是黄巾贼,然而现在却担任汉太守,是牧守方的朝廷官员,如何不能安坐在大帐当,倒是你张飞,莽撞无知,说话不经过脑子,有什么资格评判他人。”

    王灿番话说得抑扬顿挫,目光落在张飞身上,脸鄙夷之色。

    大帐,诸侯们听了王灿的话,都是面带沉思之色。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句话,道尽了每个大汉子民的责任。

    孔融听了王灿的话,脸郑重的神情。他站起身来,走到王灿身前,深深地朝王灿揖了礼,歉声道:“闻王太守之言,如晨钟暮鼓,人深省,蔡伯喈收王太守为弟子,伯喈之福啊,孔融冒犯之举,还请见谅。”

    孔融是孔子二十世孙,也是海内闻名的大儒,这样的人道歉,王灿哪敢接受。

    王灿赶忙站起身,挪了挪位置,又伸手扶住孔融,和声道:“举公折煞王灿了,举公海内闻名,是与家师齐名的大儒,您这拜,让王灿情何以堪?如何面对世人?”

    孔融摆手道:“无妨,无妨!”

    呵呵笑,孔融拍了拍王灿的肩膀,然后坐回了坐席上。

    有孔融带头,些诸侯对王灿的态度也随之转变,没有向刚才那般恶语相向。

    袁术见没有达到打击王灿的目的,心暗恨不已。与袁术相同,关羽、张飞都是咬牙切齿,脸愤恨的神情。唯独刘备眉头微蹙,陷入了沉思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能够说出这番话的人,难道不是忠于大汉朝廷么?

    “哈哈哈……来来来,今晚给为先接风洗尘,诸位喝酒!喝酒!”

    袁绍见诸侯的态度转变,就没有计较袁术砸场子的事情了。

    袁绍特意为王灿设宴,本意就是为了增加王灿在各路诸侯心的分量,被袁术横插脚,袁绍心非常的恼火。却没想到王灿机智过人,席话便打消了诸侯心的芥蒂,反而是让王灿变得更加重要起来。

    如此来,袁绍的目的也达到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诸侯们交头接耳,王灿和袁绍、曹操也是频频举杯,喝酒助兴。

    正当酒宴正酣的时候,大帐外闯进来个士兵,士兵手拿着封上了漆的信封,疾步走到大帐央,朝袁绍拜道:“主公,营寨外有人送来封信,说是董卓送给王太守的。”

    “什么?董卓送的。”

    袁绍闻言,如遭雷击,他恶狠狠地瞪了士兵眼。

    王灿刚刚度过难关,这个没脑子的士兵就急冲冲的跑进来,说什么董卓送给王灿的信,这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董卓要收买王灿,王灿已经不可靠了么?

    这样的事情,私下说就行了。

    现在被士兵当众说出来,王灿的境地又变得尴尬起来。

    ps:第二更,求收藏、鲜花,大家拉小东把,冲上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