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王灿的决定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孟德兄,你这是何苦?”

    王灿叹息声,端起酒樽,朝曹操的方向扬起,然后饮而尽。≯>≯  ≦.≦1ZW.

    对于曹操,王灿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后世许多人言曹操疑心重,心子黑,杀吕伯奢不眨眼,杀孔融不留情,杀杨修更是心胸狭窄,无容人之量。

    然而,这样个人,是否真是如此?

    眼见为虚,耳听为实,非后人揣测所知……

    曹操听见王灿说话,摇了摇头,猛地灌下大口酒,自嘲道:“为先替我觉得不值么?呵呵,为先多虑了,曹操不是什么圣人君子,不是什么仁德贤人。相反,曹操也有自己的私欲,这次把盟主之位拱手让与袁本初,是无奈之举。”

    “但是,只要诸侯盟军能够击败董卓,救出小皇帝。大汉就有了再次兴的机会,到时候,百官各司其职,朝纲运转,涉及治理天下之重任,操绝不退让半步。谁上谁下,旦凭个人能力分高低。”

    “这次诸侯会盟,至关重要,不能有丝毫的差错。而且董卓的西凉铁骑非常厉害,若是我们不精诚合作,恐怕还没有和董卓交战,就已经被董卓各个击破了。盟军需要的是团结,而不是尔虞我诈,团结致,才是重之重。”

    几杯酒下腹,曹操、王灿之间,更加热络了起来。

    推杯交盏,更显热情。

    曹操目光紧紧盯着王灿,沉声问道:“为先,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该说的,我也说了,现在轮到你做决断了,为先意下如何?”

    王灿笑说道:“不瞒孟德兄,盟主之位,灿本就是支持袁本初的。”

    “哦,这是为何?”

    曹操眼眸亮,好奇的问道。

    王灿嘿嘿笑,说道:“哪有这么多为什么?不过是利益驱使罢了。我没有孟德兄那样开阔的心胸,为大局着想。率领士兵从汉出,不愿万里前来讨伐董卓,是想借讨伐董卓的机会,打出王灿的威名,让天下人皆知王灿之名。”

    “灿决定选择袁绍做盟主,说来有些好笑,大军快要抵达盟军营地的时候,袁术想要招降我。我不从,便与袁术战,虽然战胜袁术,麾下士兵也有所损失。袁绍为了拉拢我,给了万石粮食、千套铠甲、千柄钢刀,百匹战马,如此大方之人,着实罕见,因为这个原因,选了袁绍做盟主。”

    “况且王灿身为汉太守,有能力为大汉略尽绵薄之力,还是可以的。”

    王灿也不隐瞒,直接说出了讨伐董卓,以及选择袁绍的原因。

    不过,王灿的话也是半真半假,假的是为大汉略尽绵薄之力,真的是打出王灿的威名,以及袁绍的慷慨支持。王灿钦佩曹操的心胸气度,却不会将心真正的想法透露出来。若是王灿直接说出练兵、练将,然后准备推翻大汉朝,曹操肯定是第个拔刀相向的人。

    听完王灿的话,曹操怔了怔,旋即朗声大笑。

    “好,好,好个人王为先。”

    曹操抚掌赞叹道:“这世上之人,谁人无私欲?谁人是圣人?为先席话看似放荡不羁,却也是人之常情,为先性情人,操以为甚为有理。做大事的人,实现自己目的地同时,为朝廷,为百姓,为大汉天下,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这才是个真正的人。”

    蓦地,曹操笑声嘎然而止,眉头也紧蹙起来。

    王灿见此,忙问道:“孟德兄,想到什么难事了么?”

    曹操点点头,说道:“为先,你是蔡伯喈的弟子吧?”

    王灿不明所以,老实的说道:“嗯,灿确实是蔡邕弟子。老师不仅将昭姬托付于我,还向董卓引荐王灿,若无老师,也无今日之王灿。”

    曹操叹息声,道:“诶,都怪操没有考虑清楚,如今为先起兵伐董,董卓知晓之后,第个遭殃的就是蔡伯喈了。不过听为先之言,蔡伯喈将昭姬送到汉,想必早就明白董卓暴虐,诶,伯喈殇矣!”

    王灿还以为是什么重要机密,没想到是蔡邕的事情。

    他笑说道:“孟德兄不用担心,离开汉的时候,灿就派人前往洛阳,接老师入汉居住了。到现在,想必老师已经出了洛阳,前往汉了。”

    曹操眼眸亮,竖起大拇指,赞叹声:“为先目光长远,操佩服!”

    王灿摆摆手,说道:“哪是王灿的功劳,这不过是得益于奉孝和公达罢了。孟德兄,我来为你介绍,这是郭嘉郭奉孝,担任汉参军职,这是荀攸荀公达,担任汉郡丞职,两人才华出众,都是我的左膀右臂,不可或缺之人。”

    曹操闻言点点头,朝郭嘉、荀攸施了礼。

    或许是郭嘉太懒散的缘故,曹操目光掠过郭嘉,直接停留在了荀攸身上。顿了顿,曹操问道:“敢问公达,与荀彧,荀若是什么关系?”

    荀攸捋了捋颌下三缕短须,笑说道:“荀彧乃是家叔,莫非孟德见过叔父?”

    曹操点头道:“荀若淡雅出众,仪表不凡,又有经天纬地之才,操岂能不认识。”

    王灿插话问道:“孟德兄,你在何处遇见若?”

    曹操打趣着问道:“为先,你乃是公达的主公,公达又是若之侄,莫非为先还不知晓若的事情?”

    王灿嘿嘿直笑,道:“若、公达之事,乃是家事,我不便过问。”

    其实,不是王灿不过问,而是荀彧对王灿有意见,让王灿无计可施。

    曹操嗯了声,解释道:“这次诸侯讨董,袁本初带着麾下的臣武将前来会盟,公达便在官之列。袁本初多次邀请我赴宴,我才与若相识。”

    认识?

    王灿心撇撇嘴,恐怕曹操这厮已经向着怎么挖袁绍墙角了?

    不过,这是袁绍、曹操之间的事情,王灿不会过多干涉,他有了荀攸、程昱、郭嘉三大谋士,已经是相当满足了。荀彧的事情,无非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强求不得。

    酒过三巡,曹操略显黝黑的脸上浮起抹涨红之色。

    他站起身来,朝王灿拱手道:“为先,晚上还有宴席,今日到此为止吧。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做了,操这就告辞了。”

    王灿站起身来,说道:“孟德兄,慢走,恕不远送。”

    “不送,不送!”曹操摆了摆手,晃悠悠的离开了军大帐。

    待曹操离开之后,王灿坐下来,目光望向郭嘉、荀攸,问道:“奉孝、公达,刘备、曹操都见了,有什么印象?”

    ps:三更完成,求收藏,鲜花咯。

    明日周,又要冲榜了,预定鲜花、pk票、贵宾票,大家努力扔吧,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