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乱世枭雄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亲自前去迎接曹操,大帐郭嘉、荀攸也坐不住了,赶忙起身,跟在王灿身后,起去迎接曹操。 ≤.≤﹤1ZW.

    赵云禀报之后,出了军帐,便离开了。

    行三人,王灿走在最前方,疾步朝营寨门口走去。

    营寨外,个身穿黑色棉布长袍,身高六尺,面颊略显黝黑的年人站在营寨门口,虽说年人身体不高,堪堪米六三左右。然而,年人望营寨门口站,动不动,神色不骄不躁,自有股不凡的气势从年人身上散出来。

    王灿三人疾步而行,不会儿,便到了营寨门口。

    见营寨门口只有人,王灿愣了愣,没想到曹操居然只身前来拜访,连刘备都带了关二哥、张三哥充当打手,曹操人前来,真是出人意料。

    “可是曹操,曹孟德?”

    王灿朝曹操走去,还没有走到曹操身前,便出声询问道。

    年人闻言,略显黝黑的脸上露出抹爽朗的笑容,也迈开步子朝王灿走去,边走,边说道:“正是曹孟德,叨扰之处,还请王太守见谅。”

    龙行虎步,行走如风,当真是气度不凡。

    曹操虽然个子矮,面目平凡无奇,但举止间,却有股军人的气质,豪爽、大气。

    “孟德兄,里面请!”王灿迎着曹操,就往营寨走去。路上,曹操、王灿都没有说话,直奔王灿的军大帐。

    大帐,宾主落座。

    曹操坐在左侧,荀攸、郭嘉坐在右侧。

    王灿刚坐下,当即命令道:“上好酒好食!”

    不会儿,士兵就端着酒食来到大帐,将酒食摆放在案桌上,供王灿四人食用。王灿斟满酒,端起酒樽,朝曹操敬道:“孟德兄,这杯久,敬你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孤身刺杀董卓,其胆识令人好生佩服,请!”

    王灿端起酒樽,仰头饮而尽。

    对曹操刺董,王灿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但是,曹操敢于孤身进入董卓府邸,以献刀为名,刺杀董卓。这已经不是般人能够比拟的。曹操刺杀董卓不成,逃出洛阳后,又广檄,号召天下诸侯讨伐董卓,这举动,也是令王灿佩服不已。

    敢为天下先,曹操就是敢为天下先之人。

    虽然曹操刺杀董卓略显莽撞,但无疑是个英雄男儿所为。

    曹操听见王灿的恭维话,脸上却浮起抹尴尬之色。刺董失败,成为丧家之犬,何敢言勇!他端起酒樽,饮而尽,说道:“王太守,操痴长几岁,称你表字,可好?”

    王灿笑呵呵说道:“固所愿尔,不敢请耳!”

    不管李宗吾评价曹操如何黑,但这‘黑’何尝不是身不由己呢?

    曹操又斟满樽酒,饮而尽,叹息道:“为先,我刺杀董卓不成,反而成了丧家之犬,有什么好佩服的,喝酒,喝酒……”

    “对,喝酒,喝酒!”

    曹操句话,郭嘉欢呼庆贺,这厮酒鬼,简直是嗜酒如命。

    “孟德兄,请!”

    王灿瞪了郭嘉眼,没有继续谈论曹操刺杀董卓的事情,转而问道:“孟德兄,我刚刚抵达盟军,不知道孟德前来拜访,有什么事情?”

    曹操见王灿问,当即说道:“操急忙前来拜访,是为了盟军的事情。”

    “哦,孟德是想要担任诸侯盟主?因此前来说服王灿,想让王灿支持孟德。”王灿咄咄逼人,没有留下丝毫的余地。

    曹操摇摇头,却又点点头:“为先之言,半对,半错。”

    王灿神色惊讶,不明所以,说道:“愿闻其详!”

    曹操沉声道:“操拜访为先,确实是做说客来的,同时也是为了盟主之位。不过,做说客不是为了操自己,而是为了袁本初,操拜访为先,是想请为先支持袁本初担任盟主,不知为先之意如何?”

    没有弯弯道道,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出了目的。

    曹操此举,可以称得上是堂堂正正,没有丝毫的遮掩。

    王灿闻言顿时愣住了,没想到曹操竟然是袁绍的说客,沉默了片刻,王灿问道:“孟德,莫非是袁本初让你来的?”

    “哈哈哈……”

    曹操朗声大笑,良久才停下来,摇头说道:“为先竟如此高看袁本初么?曹操不才,担任过洛阳北部尉,担任过西园校尉之的骑都尉,履历、官职都不低于袁本初,袁本初虽出身袁氏,家世出众,但袁本初想要命令曹操,还欠缺点火候。”

    语气,张狂嚣张。

    神情,桀骜不驯。

    这席话,说的是掷地有声,曹操的神情落在荀攸、郭嘉眼,也让二人为之侧目,对曹操也是升起抹钦佩之意。这样个矮个子,虽然身体矮小,面目略显黝黑,其心胸气度,却不输给任何人。

    “灿失礼了,孟德兄见谅。”

    王灿也是拿得起,放得下,误会了曹操,当即道歉。

    曹操摆摆手,说道:“无妨,无妨,为先有此想法,也是正常的。”

    王灿脸疑惑,问道:“孟德兄,论能力、论威望、论才干,你丝毫不输于袁本初,为什么不自己担任盟主,反而替袁绍做说客呢?”

    曹操闻言,脸上露出落寞之色,沉声说道:“我与本初从小相识,相交莫逆,是知交好友。但是,是好友的同时也是竞争对手,这次会盟,我是号召者,然而本初参与进来,就肯定想担任诸侯盟主,力压我头。”

    “这是我和本初的私事,若是夹在诸侯会盟,就会让会盟变得复杂起来,很可能还没有开始挑选盟主,便已经开始内斗了。”

    “这是我不愿意与本初争斗的第个原因。”

    “其二,本初虽然性子优柔寡断,但能力、声望、背景,都相当出色,有担任诸侯盟主的资格。”

    “其三,本初出身袁氏,老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这是本初的大优势,而且本初相貌堂堂,威风凛凛;反观曹操的情况,宦官之后,相貌平凡。两相比较,本初更加合适。”

    话从曹操口说出,虽然曹操贬低自己,王灿却感觉不到曹操有自卑之意。

    或许曹操是宦官之后,他却没有看不起自己。个连自己都看不起的人,如何能成就大事,想要有作为,先看清楚自己。

    王灿听完之后,心感慨不已。

    曹操这厮,相比于袁绍、刘备,真的是大为不同。

    袁绍出身名门,话语透出股傲气,即使袁绍表现得亲贤下士,但是骨子里的骄傲却是难以消除的,即使袁绍面带笑容,也让人难以真正的亲近袁绍。

    刘备仁德,但是否真的仁德?这就值得商榷了。

    每个踏上皇帝之路的人,哪个不是沾满血腥,脚下踏着累累白骨。

    然而,曹操这个说出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真小人,却显得尤为可爱,至少不让人反感。而且曹操前期,确实是想着忠君报国,匡扶汉室。只是,随着权利的攀升,天下大势的改变,已经是身不由己,不得不改变了。

    这个大混乱的时代,不仅是人改变环境,更是环境逼迫人生改变。

    ps:第二更,继续求收藏,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