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吃瘪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被王灿训斥番,刘备好似吃了蟑螂样,心翻腾得厉害。  ≤.≤≤1≤Z≤W≤.≦﹤

    望着王灿淡淡的笑容,心五味杂陈,难以说清楚。

    刘备已经快三十岁了,按照虚岁的算法,过了三十岁,已经是而立之年。然而王灿却还是二十出头的青年,这样个年轻人如同长辈般耳提面命的谆谆教导,使得刘备心非常的别扭,很不舒服。

    饶是刘备脸皮厚如城墙,都是脸色红,耳根烫。

    丢脸,丢人。

    刘备心如是说道,不过他心不舒服,反应却相当快,脸色瞬间就恢复了平静,漆黑的双眸古井不波。刘备心动,放弃了和王灿搭讪的想法,目光望向荀攸,笑问道:“涿郡刘备,拜见先生,不知先生贵姓?”

    说话的时候,刘备满脸微笑,礼仪周到,极尽诚恳之意,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荀攸不好拒绝刘备的问候,大袖甩,朝刘备拱手说道:“颍川,荀攸,荀公达!”

    语气平淡,话语简洁,没有多余的话。

    刘备听了后,神色愣,怔了怔,旋即眼眸亮,惊呼道:“莫非是颍川荀氏,当朝司空荀爽祖孙,曾担任朝廷黄门侍郎的荀攸,荀公达?”

    种惊讶,种惊喜。

    刘备好似现了新大6样,兴奋无比。

    荀攸点点头,默然不语。王灿端坐在主位,如同个路人样声不吭,以路人的眼光打量着刘备。当王灿看见刘备双眼冒光,目光灼灼,连搭在双膝上的大手也略微颤抖的时候,心叹息声,很明显,刘备动心了。

    求才若渴,不是刘备本就如此。

    而是刘备无人可用,没有个拿得出手的谋士。

    刘备心激动,却也按捺住心浮躁的心情,目光朝郭嘉望去。

    郭嘉嘿嘿笑了笑,不等刘备自我介绍,便懒洋洋的说道:“颍川,郭嘉,郭奉孝!”

    刘备闻言,又想了想,旋即惊呼道:“奉孝祖上,莫非是习《小杜律》,断狱三十载,人人称道的海内大儒郭弘?”

    郭嘉也是点头笑了笑,脸色有些红。

    这不是激动造成的,而是惭愧所致。郭氏族,家学渊源,世代修习西汉杜延年修订的《小杜律》,乃是刑名之学的大家族。然而到了郭嘉,却放弃《小杜律》不学,转而学习兵法之术,天占卜之道,着实有愧于祖宗。

    “呼…呼……”

    刘备神色激动,丝毫没有受到刚才王灿席话的影响。

    王灿看着刘备在帐下左右逢源,心也是阵感慨。不得不说,刘备此人脸皮厚,却也能力出众,似郭嘉、荀攸的出身信手拈来,这不是个普通人能做到的,而是有大量知识的积累,以及长久的坚持,才有今日的效果。

    如此人物,只要有机遇,绝对飞冲天,龙游九州。

    只见刘备撩衣袍,从坐席上站了起来,走到大帐央,分别朝荀攸、郭嘉拜了拜,说道:“今日能遇到两位先生,当真是备之福,两位先生家学渊源,才华出众,相貌堂堂,真是令人欣羡。”

    “这厮脸皮真厚!”

    见刘备说话面不红,气不喘,好似没有看见王灿样,郭嘉心暗暗忖度道。若是般人,遇到王灿刚刚番话的刁难,早就大怒而拂袖离去,哪还会面带笑容,和郭嘉、荀攸二人聊天。

    郭嘉微眯着眼睛,没有搭理刘备的意思。

    荀攸心叹息,却还是回了礼,说道:“卢公海内大儒,学为儒宗,世之楷模,玄德为卢公弟子,人人羡慕,有什么好欣羡的呢?”

    帐下,关羽、张飞闻言,心都阵酸。

    欣羡?刘备出身皇族,却还得编草鞋维持生计,似郭嘉、荀攸这般,还不值得欣羡么?

    两人跟着刘备走南闯北已有六年光景,到现在刘备依旧是事无成。如今又被个小娃娃侮辱了,还得忍气吞声,和帐的其他人他招呼,谈交情。这样的情况,张飞、关羽都感到心酸。

    堂堂大汉宗亲,沦落到如此地步,可叹!可悲!

    荀攸句客套话,非常简单。

    然而,刘备听了之后,心却阵激动莫名。

    只要没有直接拒绝,刘备就有机会。他轻咳声,脸上浮现出抹缅怀之意,缓缓说道:“不瞒公达,备虽然家境落魄,身份卑微,祖上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以族谱而论,备祖上是汉景帝第九子,山靖王胜……”

    刘备说到此处,脸上洋溢着骄傲无比的荣光。

    然而,刘备正要往下说的时候,王灿却打断了刘备的话,说道:“玄德,这都是三百多年前,近四百年的事情了,几百年之后,谁是谁的子孙,谁又说得清楚呢?高祖皇帝膝下子嗣繁多,后又生了七国之乱,以至于刘氏血脉遍布天下。这天下间,身体内留着刘氏血脉的人不在少数,若是谁都说祖上是哪位皇帝之子,那还了得,九州大地,岂不是到处都是皇亲国戚,这样来,天下都要乱套了。”

    “我辈之人,身逢乱世,不应该瞻仰祖辈荣光,而应该靠自己的努力,封妻荫子,名流千古,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靠天、靠地、靠祖上,不算是好男儿所为。”

    王灿席话,让刘备显摆族谱的心思落空了。

    刘备本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宣扬下他是皇室宗亲,哪知道王灿棰砸下,使得刘备晕乎乎的,好不难受。

    刘备深呼吸口气,旋即淡淡笑,说道:“王大人说的有理,我辈之人,遭遇乱世,此值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岂能假手于他人。祖上的荣光已经是昔日的光辉,不值得挂怀,当今之世,英雄豪杰四起,也是大展宏图,光复祖上荣光的大好时机。”

    席话,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好,大哥说得好!”

    张飞脸兴奋,挑衅的看了王灿眼,露出得意的笑容。

    王灿没有否定刘备的话,也是抚掌大笑,说道:“玄德说的有理,天下大事,假手于他人岂是男儿大丈夫所谓。我辈之人,当效仿卫、霍之功,牧马南山,扬威塞外;亦或是行霍光之法,整饬天下,给天下百姓个安定平和的日子。”

    刘备闻言,目光悚然。

    他的脸上流露出惊讶的神色,没想到王灿竟有如此志向。

    此人当为我之劲敌!

    刘备心暗暗忖度声,不过他的脸上依旧是满面笑容,说道:“王大人年纪虽轻,却志比天高,令人佩服。不过,备营还有要事处理,告辞了。”

    没有喝杯酒水,只是说了几句话,刘备便离开了。

    刘备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认识王灿,结交了王灿麾下的两名谋士。

    这已经完成了目的,再留在王灿帐,受王灿打压,刘备也忍受不了。刘备离开,王灿没有起身相送,淡淡的说了句:恕不远送。然后目视刘备三人离开。刘备刚刚离开大帐,赵云便走到大帐,说道:“主公,骑都尉曹操来访。”

    “哦,竟然是曹操?”

    王灿愣了愣,反应过来便说道:“让他进来吧。”

    赵云闻言,转身去请曹操进帐。就在赵云掀开大帐门帘的时候,王灿站起身来,说道:“子龙稍等,我亲自去迎接曹操。”

    ps:第更到,求收藏,求鲜花咯。